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冥公子 > 134.驱魔 七
    

    这件事,赵实第二天见到周伟时, 没敢跟他说。

    一个像影子一样的女人, 凭空消失,难不成是鬼。

    但这怎么可能。

    虽然这些年来赵实为报社找噱头没少写过神神道道的段子, 但信是完全不信的。像西开教堂、朝内81号之类所谓不干净的地方,他去了不知多少回,深知都是套路。好多看上去神秘诡异的东西, 不仅摆拍还要加上后期精修, 所以越是接触这类方面越多,越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也所以, 后来仔细想了想, 赵实觉得昨晚所见到的, 要么是被王川的举动给惊吓出来的幻觉,要么, 可能连王川那回事, 都是他做的一场噩梦。

    反正夜里睡得稀里糊涂,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后来没多久,王川身上突发的状况,让赵实不得不又重新正视前一晚的遭遇。

    那天王川早中饭都没吃。赵实给他送吃的,看他躺床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心以为他疯病又发作,也没去管他。等我姑姑过来收拾房子时听说, 不太放心就进房去看了眼, 才发现王川病了。

    发烧发到39度, 姑姑给他喂了片泰诺,他又闹了一阵,慢慢静静下来睡着了。

    那时还以为他只是单纯的感冒了,但下午时,赵实和周伟正守着电脑干活,猛听见楼上传来阵杀猪似的惨叫。

    惨叫声正是从王川屋里传出来的,他俩匆匆上楼后开门一看,就见王川脸色发青,额头的汗黄豆大,一边嚎叫着喊痛,一边蜷缩着身体在床上打滚,

    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让王川安静下来,也始终问不出他到底哪儿疼,反倒是被他一声声哀嚎给叫得发慌,简直束手无策。好在还是周伟眼尖,发现王川捂住身体的被褥上隐隐渗着点单血渍,忙把那块被褥扯了下来。

    然后匆匆往里一看,两人都被吓得一跳。

    王川下半身皮连着肉,翻了开来,像被什么钝器给锉过。

    伤口不算大,但一道道的好几条,又没及时处理,所以发炎了,胯下血糊糊一团,高高肿起,简直惨不忍睹。

    接触到空气,王川疼得更厉害了,哭喊叫着狠狠甩开两人的手。

    周伟起先还看得直发愣,后来回过神,登时笑得合不拢嘴:“哈哈,这疯子怎么会伤成这样,他把自己这玩意儿当成铅笔往卷笔刀里钻了?”

    赵实没笑。

    笑不出来,因为王川身体成这样子,不正说明了自己昨晚见到的那一切,全都是真的么。

    王川睡了一把凳子,他身后还站着个女鬼。

    简直是活见鬼。

    更活见鬼的是,那天下午,周伟前脚刚跟着邻居去请医生,我叔叔后脚就下了楼。

    这是赵实住进我叔叔家后,第一次见到他这么自主的举动。

    好像是个正常人一样,虽然行动比较缓慢,但还算自如,眼神也不那么木讷,和他们刚住进来时见到的很不一样。所以赵实乍然在厨房撞见他时,非常紧张。

    老年痴呆和精神病患者毕竟是不同的,记忆力不衰退到一定程度,就还能自主掌控判断力。

    所以他很担心清醒过来的叔会把他当成贼,大喊大叫,或者拿起砧板上那把菜刀直接将他撵出门。

    不过我叔什么也没做。

    对于家里有外来者的存在,他好像并没觉得不妥,或者说,虽然他看起来是清醒的,但其实依旧活在自我的意识里,完全没注意到这屋子里还有其他人。

    自顾自地在厨房找了块冷馒头后,他就转身离开了,走到客堂两张遗像旁,一边咕咕哝哝跟遗像说话,一边啃馒头。

    赵实躲在厨房里,小心翼翼观察了他好一阵。

    确认我叔其实仍处在病态中,确认不会有自己担心的危险发生,他才放下心,踮手踮脚从我叔身后绕过,想不引起任何注意地溜上楼去。

    谁知就在这当口,我叔忽然回过头,朝着赵实皱了皱眉:“这么晚,你要到哪儿去?”

    赵实心里咯噔一下。

    以为我叔真的醒了,当时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但是过了一会儿,当心跳不那么快的时候,他发现我叔刚才那句话,并不是对他说,而是对着他身后。

    他身后是楼梯,楼梯上没有人,只有从楼上房间里飘出的王川的哀嚎声。

    但这比跟他说话更让人心惊。

    没有人,难道是在跟鬼说话?

    好在他很快想起刚才我叔跟遗像说话的样子,遂反应过来,那不过是一个神经系统病变的人的胡言乱语。

    果然,那种文章写太多了,人也变得疑神疑鬼的了。

    正自嘲着,赵实听见我叔幽幽叹了口气,点着头又说了句:“那行,走前多穿件衣裳,看着要变天了。”

    刚说完,赵实发誓,门窗都关得好好的客堂里,突然刮起阵风。

    冷嗖嗖的,从楼梯上一吹而下,把赵实的头发吹得飘了飘。

    那瞬间脑子好像有点恍惚,他摇晃了下,抬起头时瞥见楼梯口有个人影。

    一个模糊的轮廓,背朝外,干瘦得像个晾衣架,一动不动站在王川的房门口。

    再仔细看,人影不见了,我叔朝着空空的楼梯笑了两声,眼神又变得木木的,拿着馒头慢吞吞回过头,对婶婶遗像说:“你也吃啊,阿梅不吃,我一个人又吃不掉。”

    赵实眼皮抖了下,想起昨晚,惊出一身冷汗。

    当天傍晚,周伟带来的赤脚医生给王川处理完伤口后刚一离开,赵实就对周伟说,“我看我们今晚还是不住这儿了吧。”

    周伟不解,问:“为什么。”

    赵实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

    总不能直言了当地讲,自己担心这地方,觉得这地方好像有鬼。他怕自己会被周伟笑死。

    正琢磨着,周伟拍了他肩膀一下,目光带着点兴味地说道:“先别说这个,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

    “记得我在阎王井拍的照片吗。本以为啥也没拍到,不过今天整理电脑时,我发现了点东西,你一定会感兴趣。”

    回忆着这段时,赵实捶胸顿足,极其后悔那时没有当机立断带着周伟离开。

    但世上没有后悔药。

    况且那时候他又被周伟的发现给吸引了。

    两个一心想做大热门的人,当时浑然不知,自己正被自己大老远赶来苦心搜寻的新闻线索给牵着,踏进了一条不归路。 166阅读网
    《冥公子》来源:https://www.jx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