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冥公子 > 第116章 番外 法僧五
    水心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x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五.

    卢友坤去而复返,原本虽说令人意外,但还不至于能让我感到吃惊。|排行榜m|

    但眼前的卢友坤,实在跟我记忆中的那一个差了太多太多。

    记得送他离开金华村的时候,他肿瘤疼痛发作,虽打了止痛针,但腰基本已经直不起来。所以后来他放弃自己回去的打算,高价从附近的县城包了车进来接他走的。

    那时看着他那张蜡黄到已经开始透出黑气的脸,分明是已濒临死亡的感觉。谁想,短短几天过后,突然再次见到他,不仅腰杆笔直说话声中气十足,而且原本枯槁如活死人般的一张脸,白里透红、荣光焕发,简直如同枯木逢春。

    若说这改变是几个月后看见,倒不一定会让我这么惊讶,问题是这才几天过去,一个得了癌症晚期的病人竟然能恢复这样,怎么能不叫人感到吃惊。卢友坤也是知道我会有这反应,所以没等我开口,他立刻哈哈一笑,然后把他从金华村离开后的那一番令他产生这样大一个变化的经历,从头到尾给我和玄因讲了一遍。

    原来,卢友坤那天刚离开村子不久,病情突然急剧恶化,不仅疼痛难忍,而且大口吐血。

    吓得司机赶紧调头回来,把他送进了村卫生所。但这小小卫生所怎么可能应付得了他这样的病,忙想要司机帮忙送去县城大医院,但司机早已开溜,于是只能马上联系县医院派来救护车,但路途遥远,一时半会儿的根本赶不过来。

    等车的时候,卢友坤的状况变得更糟。

    止痛针完全不起作用,他痛得整条走廊全是他的惨叫声。

    之后,大量便血令他一度曾失去知觉,虽然清醒过来后,他似乎感觉好了一点,但从医生闪烁而无奈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这感觉并不是因为病情好转,只怕是回光返照。

    所以当医生离开后,虽然对自己的死早做过心理准备,卢友坤仍是忍不住再次痛哭起来。

    他说他实在控制不住。

    当时诊所里只有他和另外一个老太太两个病人,在他痛得大呼小叫的时候,老太太一直同情地看着他,后来还叫自己的孙女过去帮他翻身,给他喂水。

    这孙女让他想起自己的女儿。

    那个被离婚的小娇妻留在他身边的唯一的亲人,刚刚过完七岁生日,还在家里傻傻地等着最后一波化疗之后,自己能去医院来看他。所以忍不住大哭起来,然后哭着哭着,就跟那个老太太说了起来。

    说了一些他作为一家上市大企业的老板,从不会轻易跟别人说起的一些东西。

    他说他二十五岁时跟恋爱了八年的女朋友结婚,两人白手起家,三十岁时共同在商场打下一片天下。

    人常说男人有钱就容易变坏。之后的岁月,生意是越做越顺,人的心思也是越变越活。五十岁时,他不顾妻子的愤怒,提出了离婚,因为他被一个小自己三十岁的女人迷得神魂颠倒,并且还使那女人有了身孕。

    他说他记得很清楚,离婚那天妻子问他,除了自己不能生育,这些年来他到底爱不爱他。他说不爱,如今才知道什么叫爱,那是一种可以令他果断抛掉半边江山,也要争取到离婚的勇气。

    然而短短两年后,那个让他爱到可以果断抛掉半边江山也要娶她的新娇妻,被记者拍下跟某当红偶像明星在宾馆里开房的照片,几近全口裸,发到网上顷刻间闹得沸沸扬扬。

    这无疑是对他一个莫大的讽刺。

    于是半年后,他再次离婚。

    离婚时他给了娇妻一大笔钱,而她答应将他们的女儿留在他身边。

    那个小小的、他现在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所爱的女人。

    他说,一场原本完美的婚姻,最终以闹剧方式收场,他本以为这已是他人生中最糟糕的一个阶段。谁知不久后,一个普通体检,所诊断出来的结果瞬间打断了一切,令他从此被打入这人世间真正的、最为悲惨的深渊。

    如今细想起来,那可能是当初他抛弃自己糟糠之妻所得的报应。只是除此之外,他自认并不算是个多坏的人,世上比他坏的人多了去,为什么偏偏是他要得到这么可悲的命运。如今眼看要死在山里,女儿一点也不知道,当然,知道也没有什么用。只苦于自己竟因自己一念之差再也没法跟她见上最后一面,这种遗憾,实在比病魔本身更叫人痛不欲生。

    说到这里时,卢友坤泣不成声,那老太太也听得眼圈发红。

    所以,在他又一次被肿瘤的疼痛折磨得哀叫出声时,听见那老太太对闻声赶来的那名医生道:“真怪可怜的,家里还有个七岁的孩子呢……要不……去找那位神仙爷看看?”

    “这恐怕不好吧,他是外边的人。”

    “神仙爷不是常说要积德么?他孩子那么小,当妈的又是个为了钱就可以不要孩子的,你说他万一真的死在这里了,那他孩子今后可怎么办……”

    “有时候感觉命运实在是样很奇妙的东西。”讲到这里时,卢友坤对我说。

    他曾经为了爱一个女人而辜负了一个女人,此后生活变得越来越倾斜,并最终还迎来绝路。

    现在却因为对一个女人的爱,而赢得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同情,并由此获得一次活下去的契机。

    同卢友坤同在村卫生所看病的那个老太太,恰好是村长的妻子。

    女人对孩子总是特别容易心软,尤其是当了妈的女人。所以她可以不为一个癌症患者的痛苦挣扎所动,但不能不为自己脑海中所联想的一个五岁的孩子突然失去唯一亲人后的生活,而感到忧心。

    因此在将医生说服后,她走到卢友坤床边问他:“看你脖子上挂着佛像,手腕上缠着念珠,想来是个信佛的人。”

    友坤点点头。

    “那你相信世界上有活神仙么?”

    卢友坤苦笑:“如能真的遇见活神仙那倒好了。”

    “听小刘大夫说,你昨天喝金华泉的水喝坏了肚子,想必你也是应该相信这些东西的。不过小刘大夫也告诉过你了,泉水能治百病是招揽游客的噱头,根本没什么用处。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没有什么神仙泉,但这些年咱们村倒一直都有个能治百病的人物,但凡村里有人得了什么在医院看不了的疑难杂症,只要去见见那个人,准能治好。”

    “真的?”说到这里,卢友坤隐隐明白,这老太太刚才跟医生那番谈话里指的神仙爷究竟是什么意思。也因此预感到老太太接着会对他说些什么,所以一度几乎忘了身上的痛,他睁大眼睛,静静等着老太太继续往下讲。

    “所以这就要看你怎么想了,因为再过会儿救护车可能就要来了。”

    “您老怎么说?”

    “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跟救护车去县里的大医院,那边可以给你继续治疗,不过你也知道,你这病熬不了多久。另一个选择,就是让救护车回去,你跟我们一道上趟金华山,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那位活神仙么?”

    “这要看你信不信了。”

    卢友坤自然是信的。

    他没有不信的选择余地。

    即便跟着救护车去往再大的医院又能如何,他有大把的钱,去过世界上最好的医院,可是无论怎样也完全阻止不了癌细胞的扩散。

    一次次治疗的失败让他终于绝望地意识到,这世上唯一能救他的,大概唯有信仰。

    所以这两年来,他近乎痴迷地潜心修佛,便是因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任何东西能再令他从越来越黑暗的深渊里挣脱出来。而原本只期望能从中悟出点什么来,或者得到些慰藉,以此令他摆脱对绝症的恐惧。如今突然听人说有包治百病的活神仙一般的人物存在,那无疑应是得到了佛祖的庇佑。

    因此他立刻二话不说就立刻做出了选择。随后,在亲口拒绝了救护车的载送之后,他由村里人用担架抬着,跟随他们从另一条路上了金华山。

    一路拾阶而上,很远,大约走了两三个小时,久得几乎让备受疼痛折磨的卢友坤以为快要撑不下去了。所幸又咬牙捱了片刻后,在一阵恍惚的昏沉中,他总算在旁人指点下,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座破败的小庙。

    “它像个幽灵似的悄然出现在夜幕下那条细长蜿蜒的山道旁。”说到这里时,卢友坤的话音顿了顿,神情似有些恍惚,然后肯定地点了下头:“确实像个幽灵似的,突然就那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