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冥公子 > 第107章 万人刀
    <=""></>  八.

    一路上冥公子将车开得四平八稳,但碍于刚才严晓峰那番话,我总难免格外留意窗外的景物。不过坚持不多会儿就放弃了,因为山路上挺难看出周围景物的差异,一旁是山体,另一边不是树木就是石头,以及一望无垠的旷野,看久了,视觉就变得有点麻木,很容易丢前忘后。

    透过后视镜,可看出严晓峰也同我一样一直紧盯着窗外,并且比我专注和持久得多。

    憔悴又严肃,这让他看起来就像个一脸阴鹜的幽灵。

    直至有一辆小货车一路从后面超了上来,大约嫌我们在这么空旷的山道上也开那么慢,还特意按了两下喇叭。这接地气的声音才让严晓峰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靠在椅背上,有点溃然般卸下原本紧绷的神色,整个人彻底瘫软了下来。

    “累的话你可以先睡会儿。”听见动静冥公子朝后瞥了他一眼,道。

    “不用。”严晓峰苦笑了声,“我怕眼睛一闭再一睁,会发现原来眼前这些是我做的梦。”

    “这几天不太好过是么。”

    “岂止是不好过,简直不是人过的。”

    “我看你身上和腿上刮伤挺严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么?”

    “……也不算是出什么事,是刚开始那会儿心里急,所以晚上也想赶路,但这条路连盏灯都没,夜里差不多是伸手不见五指,所以一不留神滑到路岈子下面,让石头给割的。得亏没有感染,不然这几天有我好受的。”说着,似有些不堪回首当时的遭遇,严晓峰垂下头将那条伤痕累累的裤子抹了抹平整,随后掏出刚才冥公子给他的那包烟塞了支进嘴里,啪啪两声点燃,用力吸了口。

    看来这烟倒确实是货真价实的,不过虽然真,倒也跟普通的烟有个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它虽然冒着烟雾,但没有刺鼻的烟味,甚至一点气味都没有。不知这一点严晓峰有没有察觉,应该是没有,他思维似乎随着身体一起瘫软着,直到吸完半支烟,才发现我时不时透过后视镜在打量他。于是掐灭了烟头苦笑着对我道:“其实两年前就戒了,但今天一看到就没能忍住,不好意思了。”

    边说边将窗开大了点,手当扇子把烟朝外扇了出去,扇着扇着想起了什么,指着车顶处个取代了金佛的红字问:“这车是佛教协会的?”

    “……不是。”

    “哦。先前看到外面车顶上也用红漆刷着这样的字,跟庙里见过的梵文像得很,还当是遇到了庙里出来的车,没想到会碰上你。”说着,朝冥公子看了一眼,然后又问我:“这位是你男朋友?”

    “不是。”我忙否认,“只是普通的……朋友。”

    “那也该是个佛学爱好者吧?”这句话问的是冥公子,但见他没有回应,便有些尴尬地靠回到椅背,忍不住又取了支烟出来。

    倒是没抽,只含在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咬着。过了片刻,冷不丁地说道:“我一直在想,我们头儿那时候病得已经那么厉害,为什么他明知王川知道些什么,却不像我一样去找他问,而是要那么大老远的路跑到汶头村去。”

    “那原因是什么呢?”我问。

    “后来琢磨了一下,可能是他已经去找王川问过了,但看王川那种情况知道问不出什么,所以想去村里碰碰运气<="l">。因为那时候听我们说要去阎王井吊棺材,村里人说过不少忌讳之类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这病有关。”

    “倒也是。”

    “对了,你也是从小到大在那个村里长大的,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这种病?”

    “我?”

    突然问起我这个问题,我想起刚才冥公子的暗示,所以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含糊着摇了摇头。严晓峰见状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倒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若有所思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轻轻咕哝了句:“算了,还是等见到王川再说。不过说实话,你们村的人迷信得有点瘆人。”

    “那你亲身经历的这些事也都是迷信么?”我问。

    “这个么……”他愣了愣,随即目光却变得有些狐疑,扭头看了看我,道:“提到这个,说起来好像有点奇怪……你们对我的话难道都一点儿没感到怀疑过么?”

    “……什么?”

    “如果从没听说过这种病,为什么你们对我刚才说的那些事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

    “因为一来,基于您的身份;二来,基于您身体的状况。光凭这两点,您也不像是个胡编些神神叨叨的故事,只为诳人带你进村的人,毕竟那样做只会适得其反,不是么?”大约知道我回答不上来,所以冥公子很快替我答道。

    “……的确,就像我第一次听王川说那些话的时候一样……”

    话刚说到这儿,突然冥公子一脚油门令严晓峰身子猛朝前晃了晃,立时住了口。

    “怎么了??”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加速吓得一跳,忙转头去问。

    冥公子没有回答,只是再次踩了下油门。

    速度一瞬间提到了一百码以上,令我再次感觉到肾上腺素激增的刺激。急忙抓住把手的同时,就听严晓峰啊的一声惊呼,紧跟着用力往我椅背上拍了一把,指着后视镜对我急道:“卧槽!那是什么东西!快看!你快看!!”

    他叫得那么急又那么惊惶,让我一时手忙脚乱,根本没能从后视镜里看出任何东西。

    索性一扭头朝后窗看去,便见身后那片天像是被生生劈成了两半。

    前一半是晴空万里,后一半一直到身后的山路尽头,那片天是乌黑的,好似阵雨来临前的征兆。

    黑蒙蒙的天幕下无声无息显现出一支军队。

    踏着尘土遥遥而来。第一眼看去时,远得还只能看清他们身上闪闪发光的铁甲,眼睛一眨,已近得能看清楚为首那批骑兵的脸。一张张如同风化了的木乃伊一般的脸,没有眼睛,幽黑的眼眶内冒着冉冉黑烟,同他们手中随风摇曳的黑幡交织在一起,腾云驾雾一般,朝着我们的方向直逼过来。

    这不就是先前在北汶山外看到的那支军队么?

    他们当时明明是朝着跟我们相反的方向一路而去,却不知为什么又回来了,而且看上去明显是冲着我们这辆车而来的<="r">。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追我们?

    刚想到这儿,突然严晓峰浑身一颤,匆匆对我做了个后退的手势,随后猛一下朝椅面上伏倒。没等我照着他的意思做,就见原本离得至少还有百多米远的那支军队中,为首一名一身黑甲的骑兵突然扬鞭策马纵身一跃,倏然间竟已到了我们这辆车的后窗处。

    眼看只差一步那巨大的铁蹄就要朝车窗上踏来了,所幸就在这时车子一声咆哮,再次加速,闪电般跟那骑手再度拉开了约莫几十米远的距离。

    与此同时冥公子忽然朝我肩上轻轻一拍。

    我以为他是要我坐坐正,岂料刚转回头,就见他一按带扣将我身上的安全带啪地下松了开来,随后一把抓住我的手按到方向盘上,没等我反应过来,不紧不慢对我说了句:“替我稳住。”

    稳住?他难道不知道我根本不会开车??

    但这一点我根本来不及跟他沟通,因为没等我开口,他已经以比语速快得多的速度一瞬间松开了方向盘,然后抓起一旁那只装着喷枪和油漆的塑料袋,从里面拉出一包盐来。

    这当口我总算在惊魂不定中稳住了方向盘。

    其实感觉真车的方向盘把控似乎要比游戏中心那种模拟驾驶简单得多,所以很快缓过劲,一眼瞥见他的举动,忙问:“你要做什么??”

    他笑笑。边打开车窗,边问了句:“听说过撒豆成兵么?”

    “当然。”

    “今儿让你见识一下撒盐成兵。”

    话音刚落,他一把撕开包装袋,哗啦一下将那一整袋盐朝外抖了出去。

    顷刻间窗外白花花一片,煞是壮观,但只短短瞬间就被风吹得烟消云散。

    盐是撒完了,可哪儿来的什么兵?

    见状我正要问他,却见他手往窗外一伸,在空气中写字般扬撒划出数道纵横交错的弧度。

    最后一道弧度划过之后,就见原本消失不见的盐竟如笔直一条线在车旁悄然显现,尾随在他手指轨迹之后,极为醒目地逆着风向豁然展开,在空气中交织出一行巨大而潦草的字迹。

    跟他写在车顶上的字不一样,这是很清晰的一行汉字,所以这回我总算看懂了那些字写的到底是什么:

    ‘留人门,绝鬼路,和合天地八维,百神归命,万将随行,急急如律令。’

    然后嘭的声响,那些字碎裂成一个个小指大小的人。

    被风一吹,瞬间像吸足了气一样呼啦啦一阵暴涨,随即化成真人大小一长排白色人形,在紧跟而至的那支军队再次逼近的刹那,倏地调转头,齐刷刷往那片整整齐齐的队伍里冲了进去。

    两拨‘人马’冲撞到一起的刹那,就好像冷水撞进了滚油,让那支原本整齐有序,固若金汤的军队一下子被打得碎乱。但到底只是盐幻化出来的东西,哪怕体积变得再大,同那些阴兵身体刚一碰触,就碎散了开来,很快被山道上的风吹得干干净净。

    不过消失过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些阴兵没再继续追赶过来,而是仿佛迷了方向似的,团团聚拢在同‘盐人’冲撞的地方,一边原地绕着圈,一边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像是在跟空气进行着无声的厮杀<="r">。

    诡异又壮观,着实是有些迷人的。

    正当我为自己脑子里竟突然产生出这样一种想法而感到吃惊时,冥公子接过我手中的方向盘轻轻一转,令车子唰的下轻巧绕过弯道,将那一片景象阻挡在山体背后。

    “他们为什么追我们?”于是把身子坐了坐正,我问他。

    “这恐怕得问问他。”

    边说,他边朝后视镜里瞥了一眼。这时我才留意到,在由始至终的沉默中,严晓峰正苍白着脸瞪大了一双眼,像看着一对活鬼般一动不动紧盯着我和冥公子。

    “……你……你们到底都是些什么人?”过了半晌,他总算从喉咙里挤出点声音,沙哑着嗓门问了句。但没等有人回答,他突然身子朝前一倾,一把抓住驾驶座的椅背猛拍了一下:“快开过去!别停!”

    如果他刚才的样子像活见了鬼,那这会儿的表情无疑像是在被鬼追,惊恐得一瞬间脸都似乎变了形。

    他到底看到了什么一下子紧张成这样?

    当即顺着他目光朝窗外看去,我看到离车五六十米远的地方,笔直一条道中间蹲着一团黑漆漆的东西。

    依稀似乎是条狗,毛很厚很长的一条狗。

    但随着距离的接近,我发觉它体积要比普通体型的狗大很多,这么大的体积可能是山里的野狼,可是狼的毛不可能有那么长。这毛长得简直像是人类精心蓄留的头发,柔滑,顺长,密密麻麻覆盖在它身上,把脸都给遮没了,只隐约露出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透过毛发闪闪烁烁朝我们这方向望着,眼瞅着我们径直往它那儿快速过去,却始终如一尊石像般蹲在那里,一动不动,异乎寻常的冷静。

    这到底是个什么动物……

    正当我凑近窗玻璃试图想看看清楚时,冥公子一脚刹车,将车停在了离那动物十米开外的距离处。见状严晓峰不知怎的一下子面色发青,异常激动地往前探出半个身子,拍着驾驶座的椅背大喊:“开啊!开过去啊!”

    冥公子没有任何反应,那动物却似感觉到了来自车内的杀意。

    当即忽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依旧维持着刚才那种姿势紧盯着我们这辆车,慢慢朝前走了一步。

    这动作令它身上的长毛则随风一飘,显露出四条肌肉发达,如同马一样脚尖漂亮的四条腿。

    “吼!”然后它抬起脖子朝我们发出低低一声咆哮。

    真诡异,这上半身像狗,下半身像马,全身都被长头发一样的毛发给包围着的动物,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却像头雄狮。

    而一听到这声音,严晓峰全身突然剧烈地抖动起来,抖得椅背都被他掰得瑟瑟颤抖。

    “开啊……”一边抖着,他一边凑到冥公子身边,咬牙切齿般对着他耳语:“熄火的话这车可就再也开不动了……开啊……你他妈的开啊……”<=""><=""><="">
    
    《冥公子》来源:https://www.jx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