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冥公子 > 第71章 血棺八
    水心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x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八

    老道说,坦白讲,当时他没想那么多,也不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樂文|

    虽然确实是利用了那个女人的爱女之心,但也的确是在为她解决问题,否则,她恐怕一辈子都会在她女儿‘还活着却被埋葬’的阴影里挣脱不出来。而且,在屋里的种种发现,又让老道对这尸体和她的死越来越感兴趣。可以说,原本纯粹是为了他的背魂棺而来,后来,却是更多为了想知道这女孩的真实死因,和她死后为何会出现种种异相,譬如尸体的气味,譬如感觉不到尸体的死气……

    所以当天晚上,一等两个徒弟把盖得严严实实的棺材趁黑推到这女人的家中,老道就根据女孩的生辰八字给推算了个时间,然后在那个点做了场请‘神’仪式,将女孩的魂魄请进了背魂棺内。

    但这过程老道心里并没有底。

    因为毕竟人的眼睛是见不到魂魄的,道士也不例外,所以按规矩,在行请‘神’仪式时,要摆放三支引魂香,和一只猫。引魂香的粘粉是用阴沉木所提炼,一经燃烧,据说可以通过死者的七窍跟死者的魂魄建立某种联系,然后将他们停留在躯体里的魂魄从中引出。而猫则并无太多讲究,只需是母的,刚下过崽最好,将它捆绑后放在需要接纳魂魄的容器内,如果引魂成功,魂魄可以借着母猫身体渡入容器。随后将猫放出,如果猫的一双瞳孔发白变瞎,则意味着魂魄已顺利被容器所接纳,不会出什么状况。

    可是那天晚上,不知是捆绑时绳子没拴紧,还是被猫的爪子给挠断了,当到了时间老道的两名徒弟把棺盖打开后,就见那只猫像团闪电似的从里面冲了出来,没等人来得及瞧见它的眼睛,便从敞开着的窗户逃了出去。

    随后再想找它,却能从何找起。所以老道觉得心里很没底,尽管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是瞧见了那只猫半边脸上的白色瞳孔,但鉴于它行动如此敏捷,实在难以断定它那双眼到底是瞎了还是没瞎。

    不过,即便如此,当时迫于时间和条件的有限,老道仍是按着古书上的方法,开始用背魂棺对棺中那道魂魄进行了施法。

    ‘背魂棺,魂背千里鬼神惊。’

    古书上言,这种棺材能将人的魂魄锁在里面,通过棺材内部特殊的结构,和制作棺材的特殊木料,渐渐对魂魄进行炼制。最初,施法者能以此控制魂魄,例如操纵它开口说话,操纵它去做一些人所无法做到的事情。当时间久了,棺材和魂魄几乎融为一体,变得越来越厉害,甚至厉害到连‘鬼神’见了都不得不退避三分。

    老道自然并不奢求自己能拥有连鬼神都退避的力量,他只想试试看,是不是这东西真的有传说中那么神奇,能让死人的魂魄开口说话。

    在他印象里,他以前所见的类似举措中最为有效显著的,当是用扶乩的方式通过某些媒介让死人做出类似有答有问的举动。但即便能力最为高深的一些尊长,也无法做到能让死人或者他们的魂魄开口说话。所以,若这口棺材真能做到这一点,无疑对于眼下所有的宗教来说都是一大突破性的发现,此后,迷信与否都将重新被定义,每每想到这一点,总让老道为之兴奋到寝食难安。

    因此,即便心知有风险,他仍是义无反顾。当然,对于女孩的母亲,他是断然不可能实话告之的,只跟她说,这么做是完全是为了能让她女儿开口,同时也是为了防止是否真有什么不好的东西缠着她女儿。若是真有,这口棺材就能将那东西束缚住,以免他们做法时,那东西受到刺激借助她女儿的尸身作祟,更添祸害。

    女孩的母亲自然是对老道的一番话深信不疑。

    所以,无论在见到他们带来的那口棺材时有多惊诧,无论对他们那番请‘神’的仪式有多惶恐,她始终一声不吭,非常合作地守在一旁,绝无干涉。

    其间,倒是女孩的爸爸出现过两次状况,险些给他们带来一些麻烦。

    一次是在道士们将猫捆绑住的时候。不知为了什么,那男人突然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要朝那口打开着的棺材里爬进去,幸好老道眼明手快,在他一脚踩进去的时候将他一把给拉住了。

    第二次是那只猫逃掉的时候。那时候所有人都在窗边找着那只猫逃离的踪迹,所以没留神那女孩的爸爸又一次离开了自己坐的地方,跑到厨房拿了把菜刀过来,然后一声不响就朝棺材头上剁了过去。

    一边剁一边还恶狠狠地对着棺材边骂边吐口水:滚你妈个蛋!滚你妈个蛋……

    等三个道士反应过来时,棺材头上已被他砍出数条深浅不一的痕迹,忙把他架走了,这一次得了他妻子的允许,把他绑在了椅子上,这才让他安分下来。

    谁知他才安静下来,他们就听见棺材里传出了一阵哭声。

    说到这里时,老道肩膀突然颤了一下,面色微微有些发白。

    “这哭声有什么不妥么?”见状,冥公子问。

    老道点了点头,说,起先他们以为是那女孩的魂被棺材弄醒了,正纳闷呢,为什么他们眼下什么都还没做,棺材倒自己起作用了?

    谁知女孩的妈妈一听,立刻摇头道,“不是!这不是我女儿!”

    这怎么会不是呢,明明是个年轻女孩子的哭声啊?老道刚把话问出口,就见那女人见了鬼似的死瞪着那口棺材,然后又是摆手又是摇头,连连朝后逃似地倒退:“我自己女儿的声音我还能听不出吗?不是!那根本不是我女儿!她是个什么东西?!”

    女人的话叫老道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背魂棺收魂,是根据入魂者的生辰八字而来的。所以在引魂前,老道要先把死者的生辰八字连同她的头发和指甲一起在棺材前烧化,方能将带着死者魂魄的猫放入棺中。

    所以怎么可能这棺材里发出哭声的,不是死者本人呢?

    当即有那么一股冲动想打开棺材看看是出了什么问题,但背魂棺有个规矩,一旦入了魂封了棺,七七四十九天里不能再把棺盖打开,否则开棺泄邪,开棺者会被背上整整三年的霉运。

    因此只能硬着头皮把棺材从这屋里带走,因为那女人说什么都不肯再让那口棺材停在自己家,甚至要老道马上把这口棺材烧掉,因为她坚信,那个害她女儿自杀的东西肯定被关在了这口棺材里。

    不知是否真是被这女人说中了,在老道依言带着俩徒弟把棺材拖出屋子时,按理过门槛时不能用车推,而是要人抬出去。但当两个徒弟把那口原本份量不重的棺材抬起走到门槛中间时,那口棺材突然猛地朝下一沉,然后棺材里再次发出一阵哭声。

    老道当时就有点火了。

    他觉得这是一种挑衅。

    无论这口棺材到底有没有被他制成一口能驱使鬼魂的背魂棺,但很显然,棺材里如今有一个魂魄,这魂魄以如此显眼的举动来昭示自己的存在,无疑是一种挑衅行为。所以原本是想把棺材抬到僻静处再看看怎么处置这件事,老道却当即喝令两个徒弟把棺材停下,然后取出桃木钉,转身就想往棺材里钉进去。

    这么做无疑是要破坏掉棺材的。

    如此难能可贵的一块木料,一旦被破坏了完整性,往后只怕也再难找到这么好的料。

    但当时老道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拿他的话来说,出家至今,虽说以往跟着师长们游方或者给人做法事,期间也或多或少见过一些怪异的东西,但这么直接的有声音,并且几乎有实质的接触,还是第一回。

    他说那从棺材里发出来的哭声简直能把人听得头皮都炸了。

    尤其那两个徒弟,年纪轻,虽然不至于吓到把那口棺材丢了自己逃,但僵立在那儿,当时连动都动不了了。

    所以老道义无反顾就取了法器要朝棺材里钉进去,但就在这时,棺材里那原本凄凄哀哀,轻一阵重一阵的哭声,却突地变成了一种像是在哀叫般的嚎啕。

    嚎得可瘆人了,要不是为了对得住自己身上那件道袍,老道几乎当场给惊得跌滚倒到地上。

    勉强抓着门框站稳了,正想鼓足勇气去看看棺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紧跟着听见里面嘭嘭嘭地一阵响,像是有人在里面使劲拍打棺材盖。

    眼见棺材盖被拍得一下下往上顶,突然一切又都安静了下来。

    不止拍打声没了,连哭声也静止了。

    过了片刻,就见到一片片锈斑一样的颜色从棺材头处渗出来。

    位置正是先前被用菜刀劈出来的那几道痕迹,真跟受伤出了血一样,然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不出片刻,就把好好一个棺材头染得‘鲜血淋漓’。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