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冥公子 > 第42章 神与鬼之夜十二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zw.net
    相当奇妙的声音。

    裹在风里四下飘忽着,听起来离得很远,却又似乎近在咫尺。

    所以明明空荡荡细若游丝,但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把刀子,一刀刀穿透耳膜,叫人听得清清楚楚。

    听着听着,我脑子里突然生出一种浑浑噩噩的感觉。

    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难以思考,难以行动,就连周围的空气都仿佛是凝固的。

    尽管如此,说实话,那一刻我心里的好奇却是远大于恐惧。可能是因为对逃离死亡阴影的可能性已不再天真地抱有过多期望,所以反而更想知道,眼前那些不知是神还是鬼的东西,他们到底会长得一副什么模样?毕竟,他们可是这世上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都没法有那运气见到的东西,无论这运气算是幸运,还是厄运。

    但可惜,就在我刚刚绷着僵硬的脖子朝那些白花花身影定睛望去时,身体却极其灵敏地跳动了一下,随后完全脱离了我脑子的控制,自说自话往桌子底下刺溜一下钻了进去。

    真可谓敏捷得像只猴子。

    当然这敏捷跟我完全沾不上边。虽然心乱如麻,可是思维却是连自己一根手指都没法控制,只能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自己手脚并用地钻到桌底正中间,紧跟着掀开地上一块瓷砖,一边朝掌心里啐了口唾沫,一边将那块瓷砖啪的下砸了个粉碎。

    然后用沾了唾沫的手抓着那些碎块,无比熟稔地朝身周撒了一圈。

    刚撒完,那些回荡在周遭唱经般的声音便戛然而止,突然而来的寂静让人错愕,以至过了几秒钟后我才反应过来,显然我是再次被眼球里那个家伙给控制住了。

    只是跟前次不一样,这次我完全清醒着,所以能非常清楚地感觉到他控制我做着那番举动时所带给我身体的影响。

    这影响是疼,非常强烈的疼痛。

    无论钻进桌子底下,还是将牢牢砌在地上的瓷砖掀起并拍碎,全都是超出我自身所能负荷力量的极限。我眼球里的寄生者用了这样超负荷的力量,才能让我在如此僵滞的状态下爆发出如此敏捷的动作,而这力量施展出的同时,被原本制约我身体的那股阻力给反弹了回来,反弹力直接施加在了我的身上,所以让我每一根骨头每一个关节都不堪重负。

    因此一度痛得几乎要叫出声,却被那寄生者控制着,连一点细微的呻吟都发不出来。

    便只能硬生生忍了下来,直到最难熬的那瞬间过去,脑中的疑团却立刻接踵而至。

    这个寄生者为什么要操纵我这么做?

    是为了帮我躲开那些不知是鬼还是神的东西么?

    可是既然面对的是那样一种超然的东西,区区一张桌子和一圈瓷砖碎块撒出来的圈子,又怎能轻易阻止他们找到我?

    这些疑问刚从我脑中一闪而过,不远处那道门上的把手突然喀拉一阵响,有人在外头对它拧了几把。

    但连着几下都没能把门拧开,不免急了,于是嘭嘭两声巨响,那人一边用力拍着门,一边朝着房间里低吼了声:“丘北棠!你干啥呢!顶着门想干啥呢?!”

    我没法回答。

    嗓子里的声音被寄生者卡得死死的,于是只能继续沉默。这令外头敲门的敲门声越发巨大和急迫起来:“我警告你!丘北棠!你他妈再不开门等老子进来有得你苦头吃!开门!快他妈开门!!”

    话音未落,不知是不是他敲狠了的缘故,那扇门喀的声轻响,开了。

    心跳由此加快起来,因为头没法随意转动,所以完全没法看到外面的情况,亦因此完全无法知道那些追着我来到此地的白色人影在见到他突兀闯入后,会做些什么,而这个警察进门的时候,是不是能够看到他们。

    在他进门后至少有五六秒的时间,屋里是一点声音都没有的。

    真是难捱的五六秒。

    紧跟着一阵略带迟疑的脚步声慢慢从房门方向踱了过来,边走边问:“丘北棠?你钻在桌子下面干什么?”

    我依旧没法回答,也没办法做动作示意。

    见状他可能误会了什么,轻轻骂了句粗话,然后几步走到桌子边,在桌面上用力敲了敲:“出来!有胆子顶门没胆子交代自己这演的到底是哪出戏吗??”

    见我仍不吭声,他再次朝桌面上用力敲了一把:“出来啊!不出来难道还要我过来请啊?”

    说完,皮鞋啪踏啪踏两声径自绕过桌子往我正面处走了过来,但两步过后,不知怎的脚步声突然戛然而止,他停留在桌子侧面一动不动,连呼吸声似乎也瞬间被某种力量给抽了去,静到可怕。

    他怎么了……

    疑惑间,身旁扑通一声响,借着眼角余光我瞥见他跪了下来。

    然后再次扑通一声,一颗脑袋不偏不倚正倒在我面前那片空地处。

    见此情景我只觉得自己那颗心脏也快要扑通扑通跳出喉咙了,因为这脑袋不是别人的,正是那位刚刚还在问我话的警察。

    脑袋落地的同时,头上那顶大盖帽滴溜溜滚到了一边,露出他的脸。

    脸色蜡黄,眼睛瞪得老大,像是倒地那一瞬见到了什么把他惊到肝胆俱裂的东西。

    偏偏如此恐惧,却始终没能发出一点声音,只将一股惊恐硬憋着给尽数挤压到了头顶,迫使眼睛瞪得撑裂了眼皮,直把两颗眼珠挤得几乎要从眼眶里落出来。

    这样的眼珠里,自是完全见不到一点生气的,就好像木偶的眼睛,空有形状,却完全没有一丝灵魂。

    他竟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死了……

    ‘啧啧……’正当我为此看得头皮发麻嘴唇发干之际,脑子里一道话音悠悠然飘了出来,‘阴年,阴月,阴时生人。北棠北棠,说你倒霉却也真够走运,偏巧在这种时候碰上这么一个人。哎我说,发啥呆呢,有人替你挡了一道,还不赶紧滑脚?’

    说完,仿佛身上一层紧裹着的硬壳突然间噼里啪啦碎裂了开来,我一下子能动了。

    当即透过桌底匆匆朝周围扫了一圈,没见有一道白色人影,遂立即撑起身子想从桌底下钻出去。但没等我探出头,脑子里再次响起那寄生者的话音,只是这次,却全然不像刚才那样悠然:‘不行,给我回来。’

    “……为什么?”

    ‘别费事了,走不脱了……’

    “……为什么?”

    ‘呵,你这倒霉孩子只会问为什么这三个字的是么。”

    说完,见我咬了咬嘴唇没吭声,他便接着又道:‘血月之下两道开,鬼之道,神之道。然,鬼道尚且还可以借机会绕绕,而这神之道,只怕没那么容易放过你了,所以……’

    话没说完,他突然停顿下来,与此同时我激灵灵一个冷颤。

    随即弹身而起,几乎像被火烫了似的以最快速度连滚带爬退进了先前蜷缩的那个位置,然后死死盯住前方那具被我刻意忽略了的尸体,捏着拳肩膀再次一阵发抖。

    因为就在刚才无心一瞥间,我发觉这具尸体竟然通体变成了乌黑色……

    不单发黑,且还全身膨胀了起来。

    但再细看,却又哪里是变成黑色,实则,是整具尸体上爬满了老鼠。

    密密麻麻上百只如幼猫大小的老鼠,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入此地,在我跟寄生人说着那几句话的短短片刻功夫,无声无息聚集起来,披着一身油光锃亮的黑毛,一动不动蛰伏在那个警察的尸体上。

    意识到我的目光,它们一边轻轻拱动着尖尖的鼻子,一边用它们那双圆鼓鼓的小眼珠看向我。

    随后冲着我吱吱叫了起来。

    奇怪的是,这叫声听起来似乎相当耳熟,隐隐约约,仿佛六个字在无限轮回: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不由得再次一激灵。

    天……这竟是一群会念经的老鼠……

    作者有话要说: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