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冥公子 > 第41章 神与鬼之夜十一
    
    脑子里的声音让我一瞬间记忆如同开了闸。

    那些被某种不知名力量所牢牢锁在我脑子里的记忆,在眼药水洒落的当口,突变成一幅幅清晰无比的画面,一道又一道在我眼前闪现,几乎让我应接不暇。

    我看到突然去了火车站之前的那个自己,在自己租屋门口,被周琪拖着往屋里走。

    最初几乎是毫无招架能力的,因为我深深记得那时候眼睛特别疼,疼得根本无力对周琪的力量做出反抗。

    但渐渐我的挣扎力度开始变得明显起来。大约是房门猛地自动在我身后关上那一霎,我先是一呆,几乎像是彻底放弃反抗的样子,但紧跟着突然异常用力地挣了一把,直将周琪拖着我走的脚步硬生生止住,随后一把反握住周琪的手,把她朝我这边拖了过来,并在距离接近的同时抓住了她脖子上的绳子。

    形势的急速扭转令周琪开始往后退。

    边退边用力捂着脖子上的绳子,似乎这根绳子是她的一道软肋。

    这举动遂令我想起最初在床上做梦时,我也曾以此令她放弃了对我的纠缠,并急速离去。

    所不同的是,这次她并没有离去,因为我始终抓着那根绳子不放,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这样大的力气,不仅以此困住了她,还把她连扯带拽地拖进了我的房间。

    做这举动的时候我看起来完全不像个女人,而是像个力大无穷的男人。

    甚至连面目表情都跟我不像是同一个人。

    在把她拖进房间后,我开始把那根绳圈收紧,收得很慢,似乎是借机欣赏周琪在我手中挣扎的样子。

    然后渐渐的,那根原本就脆弱的脖子完全拧在了一块儿,令周琪看起来极其痛苦。

    我从不知道鬼也是会有生理上痛苦的,尤其是她这样在人间逗留了那么久的厉鬼。

    她尖叫着瞪着我,伸出长而尖的手指想抓我,但诡异的是,明明她跟我之间距离近得身体都快贴到一起了,可是无论她怎样发狠,无论怎样挣扎,手指就是碰不到我。

    好似我身周有一圈看不见的保护层。

    我在这层保护层的作用下继续慢慢收拢着手里的绳子,继续静静看着她。

    直至她那张脸开始发黑。

    原本白得跟瓷器一样的一张脸,突然像博物馆里那些放置了太久的古尸,不仅发黑,而且发硬,一种肉眼可以辨别的硬。

    几秒钟后咔擦一声脆响,那颗僵硬的头颅从她僵硬干枯的身体上断裂了下来,落地滚三滚,围绕着我的叫张大了嘴,似乎仍想对我狠狠咬上一口,以此排出胸中一口恶气。

    但牙齿尚未碰到我的鞋子,它们就碎了,碎散了一地,然后在周琪长长一声尖叫里,跟她的头颅和身体化作了一团灰尘一样的东西。

    见状我转身打开窗,让风把那些盘旋不散的东西驱赶了出去。

    随后拉上窗帘,抬起头一边四下看着,一边绕着房间慢慢走着。

    走到五斗橱前时,突兀肩膀颤了颤,似是被镜子突然照出的自己的脸给惊到了一下。

    但不出片刻却兀自笑了起来,边笑,边将镜子端起,对着自己的脸仔仔细细端详着,从脸到脖子,再从脖子到衣领。

    想再继续往下照,却皱了皱眉,似是觉得拨开衣领的动作着实有些麻烦。便索性将衣服全都脱了,从里到外脱了个干净,然后再次拿起镜子,一边从上至下继续慢慢看着,一边从上至下在自己的身体上慢慢抚摸着。

    “啧,差不多算是飞机场了。”随后从嘴里发出这一句轻轻的咕哝,我重新穿上衣裳,再将原先整理得差不多的行李从床底下拖出,晃晃悠悠朝家门外走了出去。

    一路走,一路东看西看,似乎沿途无论看到些什么都是让我饶有兴致的。

    尤其是女人。

    那些穿着时尚又清凉,身材又恰好是非常不错的女人。

    每当有这样的女人从我面前走过时,我总会朝着她们看上半天,有些对此视若无睹,径自离去,有些则会一个白眼,或直接朝我反瞧过来。

    每每遭遇如此,我也不以为意,乐呵呵拖着行李继续前行,那样边走边看,硬是把一段又需公交又需地铁的路程全部走完,然后到了火车站。

    一到火车站,就立刻买了回家乡的火车票,我不晓得缘何我在买票的时候神情如此眉飞色舞。

    之后,看看时间还早,就在车站附近到处乱晃。买了很多吃食,大块的披萨大块的蛋糕,牛排羊排还有各种各样的小食,一顿全部吃完,再跑进附近商场,刷卡买了我平时无论怎么也不舍得去买的几千块钱的衣服和鞋子。

    穿上如此昂贵的新装,瞬间形象光鲜了起来,所以逛街的兴致也就更高了一些。

    我拖着行李昂首阔步在火车站偌大的广场里到处乱走。

    享受着周围拥挤的人流,更享受偶尔会朝我投来的悄悄一瞥,甚至时不时还停在有大块玻璃的地方长久逗留着,就为了欣赏玻璃反光里自己衣着光鲜的样子。

    目睹这一切,我突然明白,原本的失忆对我来说可真算得上是件好事。

    可惜命运这东西偏偏喜欢跟人作对,在你刚意识到那是件好东西的时候,轻而易举地把它从你身上夺走,再把一切你难以接受的事实真实一面原原本本扔回到你身上,逼你重新接受这一切。

    而我只能默默继续看着,看记忆中的那个我在终于嘚瑟完了一身新衣以后,从地摊上买了本封面最为暧昧的书,随后悠然站到广场中间。

    笑吟吟地站着,笑吟吟从包里翻出面镜子照了照。

    镜子里映出我的脸,还有我右眼那枚血红的瞳孔。

    我发觉瞳孔里竟再次浮现出了一张脸。

    那张在我家里见到时以为是幻觉的脸。

    他用着同我一样的笑容透过镜子的反光看着我。

    他笑我也笑,他抬头我也抬头。

    然后,我听见自己嘴里咕哝出了一句根本不是我所说的话:“你该整整你的飞机场了,北棠。”

    那之后,这段原本缺失的记忆终于跟我现存的记忆对接了起来,也让我原原本本地明白了自己瞬间从家到火车站的过程究竟是如何而来的。

    显然,是因了右眼里这个男人的关系。

    我不知道他到底算是什么。

    是鬼?是妖?还是神?

    无论是什么,他寄生在了我眼球里,不仅占据了我的右眼,还能操纵我的行为。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想到这里,忍不住问了句。

    ‘东西?’脑子里的声音笑了笑,‘瞧这孩子多不长眼,一开口就称呼自己的救命恩人为东西。”

    “长在别人眼球里,不叫东西还能叫什么?”

    ‘神。’

    “我可从没见过长在别人眼球里的神。”

    ‘是么?呵,你小时候倒没这么不长见识。啊……对了,说起来,就在昨天白天的时候,你倒也乖巧得很,对我磕头甭提磕得有多诚心,怎的一个晚上一过,你就转了性了?’

    “你……你是雪菩萨??”

    ‘你觉得呢?’

    昨天白天让我磕头磕得无比诚心的神,只有一个,就是我一心希望能像小时候那个高人一样将之请来,化解掉我身上这糟糕命运的雪菩萨。

    可是我昨天依葫芦画瓢的那场仪式并没有完成,它被一个从天而降的自杀者给打断了,所以,雪菩萨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换句话说,即便真的出现了,堂堂一个救人性命的神,又怎么会钻到我的眼球里,还操纵着我买吃买喝,以及日本的**?

    想到这里,右眼球内的硬物突然动了一下,令我一下子痛得几乎跪倒在地。

    脑子里则响起轻轻一声笑,随后有某种轻柔的东西按到了我那只剧痛无比的眼球上,轻轻拂了两下,适时缓解了那股剧痛:‘想什么呐……好歹也是头一个见过你光身子的男人,对我稍许敬重些可好?’

    当真是放屁。

    险些没忍住要爆了粗口,但眼睛里残留的痛感让我适时按捺了情绪,沉默着没有吭声。

    ‘你长大了。’然后听见他轻轻叹了口气,笑了笑。‘可惜胸还是那么小。’

    “呵!说得好似你真是那个雪菩萨一样。”

    ‘不然我是谁?’

    “天晓得你是谁,我只知道,一个救人性命的神,绝对不会像你这样猥琐地偷看别人。”

    ‘偷看别人啥了?’

    明知故问,我咬了咬嘴唇没理他。

    他倒也没再继续吭声,似乎一瞬间忽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趣,同我一样沉默下来,这份突如其来的寂静倒叫我立时听见一种有点奇怪的声音。

    吹吹打打,如同锣鼓喧天,唢呐欢腾的声音。

    远远地从看守所外某个地方传来,若隐若现,好似哪家在这种凌晨的时间突然办起了喜事。

    可是谁家会在凌晨操办喜事呢……

    想到这里,脑子里传来轻轻一道话音:‘别动,别做声。’

    “为什么?”我不由同他一样压低了声音问。

    ‘虽是凌晨,这神与鬼之夜,可还没有完全走完的呢。’

    “什……什么意思……”

    ‘就是说,北棠,你这小倒霉蛋,不仅身上中了要死人的咒,还不幸在血月之夜见到了某些要人性命的东西,所以这会儿他们找你来了……呵呵……’

    话音未落,房间内那扇狭窄的天窗突然嘭的声朝里打开。

    与此同时,那些原本听起来遥远又模糊的锣鼓声霍地如近在咫尺,一番热闹无比的吹吹打打之后,就见窗外一片白影重重,挟带着股阴冷无比的风,从那小小的空隙外直扑而入:

    “生魂来……生魂来……佛塔之下九泉开……”

    作者有话要说:

    ...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