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冥公子 > 阎王井十四
    之后,从午夜一直到第二天早晨那些早点铺逐一开张,我漫无目的地在路上游荡了整整六个小时。

    无处可去,也没敢找酒店住,因为我完全不敢再让自己处在独身一人的环境里。

    快到七点时,才发觉自己逃出门时手机忘屋里了,不过即便带着又哪里还敢再用它,所以匆匆吃了点早饭,就径直去了医院,唯恐错过老张醒过来的消息。但到了医院老张仍昏睡着,静静躺在床上,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一张脸由昨天的苍白变成了蜡黄色。

    不知为什么,她的脸看起来五官全都凹陷了,死气沉沉像具没有生气的尸体,跟火车上收到她照片时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一旁坐着她的爸妈,忧心忡忡看着她,一夜没睡让老俩口憔悴无比,但又强打精神欲言又止,可能是被医生关照过不要打扰病人,所以纵然心里急的跟什么似的,却也不敢相互间说些什么,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连呼吸都不敢放大声。

    见状我正想过去叫他们离开这里,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但她爸爸一眼看到我立刻站起来拉住了我,压低声问:“昨晚那个男的呢?我们打了他好多个电话都是关机。”

    我想他可能还在睡觉,但老爷子并不认同我的说法,甚至还愤怒了起来,在拿着手机到走廊又把刘杰的号码拨了一阵后,他气冲冲返回来对我道:“睡觉!他小子居然还有心情睡觉!就他昨天胡说八道的那些我还不信了!今天怎么着也得跟我一道去警察那儿说个清楚!”

    “您报警了??”

    “那还用说!要不是孩她妈劝着我,昨晚他在的时候我就应该去把警察找来了!他以为那些鬼话能骗得了谁??好端端躺床上会变成这个样子!屁!一定是那个臭小子跟倩倩吵架对她动了粗,把人打成这样怕担责任,就扯了那么一个荒诞到可笑的谎来蒙人!”

    “孩子他爸……”见老头说话声越来越响,唯恐惊扰到了女儿,老太太忙起身阻止他:“够啦,从刚才咕哝到现在,有完没完?什么事不能等到以后再说,别吵着女儿了……”

    “以后??就现在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以后还能再找到人??”

    “老头子你少说两句成不……”

    “少说?丘同学,我问你,你说那小子的话谁会相信,你信?你倒是说说,没碰到撞到,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身上骨头断掉,内脏受伤,脑袋里还出血??你说怎么可能!他怎么不说是外星人干的……”

    话还没说完,突然床边哐啷一声脆响,原来老张竟是被惊醒了。

    眼睛不知什么时候睁了开来,用力看着我们,想要说话,但太过虚弱很难发出声音,所以只能伸手拍落了床头柜上的茶杯,以引起我们的注意。

    见状我们全都安静了下来,她爸爸更是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急匆匆扑到床边一把抓住她的手,用轻得不能再轻的话音颤抖着道:“你可醒了……倩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手伤到没有啊……不要吓爸爸啊……”

    “不是刘杰……”过了好一阵,我才从老张蠕动了半天的嘴唇里分辨出了这四个字。

    她爸爸显然也是听清了,脸色顿时一变,费解又带着点愤怒地直起身把手一挥:“你不要替他隐瞒。”

    “真……真的不是刘杰……”老张盯着她爸爸的脸,再次用力挤出这么一句话。

    “不是他难道是你自个儿弄的??”

    老张没说什么。也许是觉得说了也没用,也许是她爸爸的话戳到了她心里某些东西,她眼角突然挂下泪来。

    这一下可把她妈妈急坏了,啪的下打在她老伴的肩膀上怒道:“够了!你真的够了!有什么话不能等她好一些再说!”说罢,一把将他朝病房外拖了出去,之前那个强势又高大的老头瞬间如同只被霜打焉了的茄子,任由她一路拖走,居然一声不响,也毫无反抗。

    直等二老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我才在老张身边坐了下来,正寻思该找些什么话安抚下她的情绪,让她别再继续哭,却不料一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我一下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死死瞪着我,仿佛一瞬间被某种极度恐惧的情绪所包围,连眼球都崩出了几道血丝。

    “怎么了……老张……哪里不舒服么……”我吓得赶紧问她。

    她摇摇头,随后,见我试图起身,她突然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别走……你听我说……你回过家了么……北棠…”

    我不得不重新坐回到了床沿上,因为她这一把抓得还挺用力:“回过了。”

    “……那……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么……”

    我愣了愣。

    看着她那张憔悴又惊恐的脸,遂想起夜里在房间那场可怕的遭遇,不由手心一阵发凉。

    难道她也在那屋里见到过什么了?

    一时不确定是否要如实跟她说,正犹豫不决的时候,她眼角再次滑出一行泪来,随后使劲张了张嘴示意我凑近她,一等我靠近,便立刻着点急迫地将嘴贴到我耳朵边,努力挣扎着发出声音对我道:“昨天……跟你发完消息后……有个人压……压到了我身上……”

    “什么……”

    “……我想叫醒刘杰……但……但根本来不及……她就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一直……一直掉到我身上……跟我身体合在了一起……”

    说到这里她喉咙里突然发出咔咔一阵怪响,我吃了一惊,匆匆抬起头,见她脸上表情比刚才似乎更加恐惧了,一边瞪着我,一边用手拉扯这自己的喉咙,似乎想说什么但无论怎样也没法再继续说出来。

    “老张……别说了……等好点再说……”见状我忙伸手阻止住她这番举动。

    但她却不肯听,一边用力将手从我掌心里挣脱,一边用口型继续对我道:“……她还在身体里……救救我北棠……她还在我的身体里……”

    话音未落,她身旁检测仪突然滴滴尖叫起来,因为她血压突然急剧升高,而且心跳也一下子窜到了120。

    闻讯医生护士立刻疾奔了进来,门外的老两口也是。

    在对她进行紧急救治时,她的手仍死死抓着我,任护士怎么拉也拉不开,直到他们给她注射了一针镇静剂,才总算安静了下来。但直至闭上眼睛之前,她始终都紧紧盯着我,大张着的嘴仿佛一直不停地在对我重复着那三个字:救救我……

    我不知道边上人是否注意到这一点,她这副样子实在太可怕了,可怕到让我忍不住脑里不停想到昨天那个从窗外爬进来的女人。

    以至后来怎么离开的医院,我都几乎想不起来了,因为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好像做了场极为离奇又可怕的噩梦。

    直到被两只脚习惯性地带着慢慢返回到自己的住处,我才猛一下回过神来。

    一抬头,看到那栋老旧的房屋在中午灼热的阳光下静静面对着我。

    我突然打了个寒颤。

    真有意思……以前无数次来到这里,我从来都没留意到过这一点,那就是——这栋楼即便处在这样灼烈的阳光下,即便处在这样一个朗朗的青天白日,它看起来都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每一扇窗户都是黑漆漆的,窗框上长满了暗红色的锈斑,墙上到处爬着斑驳的青苔。

    似乎每扇窗户的每个角度,都极为有效地规避着阳光的直射。

    这真是有点奇怪不是么。

    想到这里时,我忽然意识到就在离我不远的正前方,有个人正跟我一样抬头打量着这栋楼房。

    很高的个子,披散着一头很长也很黑的头发。

    大约是仗着一副模特似的身架,所以穿什么样的衣服都是好看的,即便穿着中老年人才穿的那种白衬衫,以及一眼就能看出是从地摊上买来的廉价牛仔裤,也不妨碍他背影给人带来的致命吸引力。

    但不知为什么,当下最吸引我的却不是他这身材,而是他身上那件陈旧泛黄的白衬衫。

    不知为什么它看着让我觉得有点眼熟。

    意识到这一点,我不禁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他的背影上,对着那件衬衫再次仔细看了两眼。这很快令他感觉到了什么,长发轻轻一甩,他突兀回头瞥向我,而就在我下意识迎着他视线也朝他那张脸看去后,立时就是一呆。

    奇怪,为什么他这张脸看起来也是有点眼熟的……

    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

    但为什么会想不起来呢?这么一个美得好像是从明星海报或者画像上走下来的人,大凡见过一次,必然是很难忘记的吧。可为什么偏偏无论我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曾见到过他,明明这种熟悉感是如此强烈,呼之欲出……

    琢磨着,正试图迅速挪开视线以免难堪,却见他忽然转过身径自朝我这里走了过来。

    边走边看着我,似乎以此便能用他那双黑幽幽的眼睛锁定住我所有的动作,随后,兴许一眼窥出我手脚僵硬的局促,他朝我笑了笑,轻轻对着我弹了下手指:“是不是觉得我看起来有点眼熟。”

    我一呆。

    弹指声过后,我身上那种僵硬的束缚感一瞬间就消失了,但是见鬼……之前只是觉得他看起来眼熟,现在发觉非但如此,连他声音听起来竟也是耳熟的。

    这声音听起来怎么竟跟那个骷髅人一模一样……

    “你是谁……”不由立即全身紧绷起来,我警觉地瞪着他。

    他挑了挑眉,似乎我的问题让他多少有点出乎意料:“昨晚才刚见过,这么快就忘记了么。”说完,忽地想起了什么,他嘴角扬了扬,抬起手指按在了他那张精美到无可挑剔的面孔上:“原来是我忘记了……呵,不好意思北棠,借用了你画的样子,忘了跟你说上一声。”

    尽管他说话方式没有丝毫威胁感,我仍是在他那张看似温雅的笑容下悄悄捏紧了满是汗液的手掌。

    他果然是那个骷髅人。

    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可以按照别人的画随心所欲变成画里人物的样子?

    还是他能用我画出来的人物,在自己骨骼外包出一层完整的血肉之躯……

    那可不就成了画皮了么……

    脑中胡思乱想的念头开始让我感到思维局促起来的时候,他已距离我仅仅一步之遥。

    如此之近的距离,终于让我从他那张立体真实化了的脸上,非常清楚地捕捉到了我落笔中日积月累所养成的每一点习惯。譬如发丝线条每一道应有的流畅,譬如脸部轮廓的比例分寸,譬如眼神的深度和睫毛的长度,再譬如嘴角那道我极爱添加的,似有若无的上扬弧度……

    由此我拳头捏得更紧了起来,这种说不清到底是惊诧还是恐惧的感觉让我脑中一片空白。

    见状,也不知是出于安抚,还是为了让我从这呆滞中清醒过来,他突然伸出手朝我肩膀上轻轻一拍,又再朝下一抹:“不打算请我上去坐坐么?”有点奇怪的动作,让我不由自主顺着他手移动的轨迹低头往下看了一眼,遂看到我脚底下那道被太阳照得无比清晰的影子。

    看到的同时,我在头顶炙热的阳光下狠狠打了个寒颤。

    因为我发觉自己影子上长着两个头,且其中一只被他手指的影子牢牢抓握着。

    “见鬼!”立刻猛朝后跳开,我脱口惊叫了声。

    他看着我的样子笑了笑,抓着影子的那只手朝边上轻轻一甩:“没错,还真是见鬼。”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