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冥公子 > 阎王井二
    水心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x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暑假开始的第二个星期,我被老家来电叫回去参加她的葬礼。

    接到电话那刻极为震惊,因为堂姐比我只大一岁,我们是睡一张床长大的,自幼形影不离,上了大学后才被迫分开。却没想到才分开不过两年,她竟去世了,也不知道究竟是生病还是怎的,电话里没来得及问个仔细,只顾着一个劲发愣,等省过神时我叔早已经把电话挂了,所以当晚我就收拾好了行李,推掉了跟同学的出游计划,然后在第二天一大早踏上了回乡的旅程。

    我的家乡在很偏远的一座小城里,小得如果不说省份,别人都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说是城其实跟个镇差不多,面积倒也不算小,但是人口少,放眼四周全是山,名副其实的一座山城。

    到家时灵堂已经设了六天,棺材停在客堂里,老远望见堂姐的照片在香案上摆着。

    我一见那张熟悉的笑脸就眼角发酸,想过去拜拜,但家人没允许,因为是傍晚了,我又还没换衣服,所以被他们领着从偏门进了宅子,然后先去楼上探望了一直都把自己关在房里没出来过的婶子。

    世界上最大的悲伤,莫过于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逝世在自己前面。

    所以一进屋就能感到一股巨大的哀痛朝我席卷过来,我看到两年前还性格开朗无忧无虑的婶子一个人在床上坐着,抱着堂姐的衣服,面无表情像根木头一样坐着一动不动。我叫她,她也不理,头耷拉着,神情专注地抱着那卷衣服,好像抱个小孩一样。

    不知道为啥突然间我就哭了起来,原本在旅途上闷了三天两夜都没掉过一滴泪的,却在看到婶子这副样子时一下子无法控制地大哭了起来。

    见状叔叔他们把我拉了出去。说来惭愧,原本应是我去安慰他们,却变成了他们不停地安慰我。后来我总算哭停了,那时到了晚饭的时间,可我一点也吃不下,我隔着火盆看着那间挂满了白灯摆满了花圈的客堂,那地方曾经是我跟堂姐夏天纳凉冬天挑灯看书的所在,现在那张经常用来当书桌用的红木矮柜上摆着她的红漆棺材,挂着全家福的地方摆着她的遗像。

    我想不通怎么她突然间就死了,所以在他们劝我吃饭的时候,我直截了当地问我叔叔,丘梅姐她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黑漆棺材不用要用红漆棺材。难道她是自杀的么?

    叔叔说她不是自杀。

    丘梅姐死于一场意外。她在厂里做事的时候不慎被工业用药水给伤到了,心急慌忙想去处理伤口的时候从楼梯上跌了下去,摔断了脖子。

    说完叔叔闷声哭了起来,这个铁塔一样高大的男人蹲在我边上,手捂着脸,指关节暴突得仿佛是要将自己的脸撕下来。然后他重复着对我道:“她才刚结婚半年,她才刚刚怀上孩子……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叔叔的话让我有点吃惊。

    丘梅姐结婚了,我却一点都不知情。我俩从小玩到大,几乎无话不谈,但她结婚半年甚至有了孩子,却对我只字未提。这让我非常意外,也有点难受,却已无法再当面质问她原因,猜想可能是她怪我在外头整整两年连过节都没有回来过一次,所以就故意没有告诉我,意识到这点,我愣愣看着她那张遗像发了阵呆,随后见到一个陌生男人朝我走了过来,问我身旁的叔叔道:“阿爸,她就是堂妹北棠么?”

    叔叔朝他点点头,然后拍拍我膝盖指着他跟我介绍:“小棠,这是你堂姐夫,王川。”

    王川是个很典型的本地人。身体黝黑粗壮,性格老实木讷,他看着我似乎有些不知道该跟我说些什么,所以在叔叔介绍完后好一阵冷场,在我边上木木地站着,直到叔叔看了眼他手里的东西,他才想起来把它递给我,随后对我道:“这是按你尺码给你找的,明天进山时穿。”

    我接到手看了看,原来是套重孝服。

    但披麻戴孝是至亲才可以的,我好像还轮不上能穿的资格,于是当即问了声:“姐夫,是不是弄错了,我不能穿这个……”

    而没等他回答,突然啊的声尖叫从后面的楼上传了出来,把在场所有人都给惊得一跳。

    听声音应是婶婶。我不知她出了什么事,见叔叔他们立刻朝楼梯处跑,便赶紧跟了过去,没等上楼就见婶婶苍白着脸从她屋里尖叫着跑了出来,一边用力推开那几个试图抓住她的阿姨,一边奔下楼冲进客堂,随后猛地往棺材上一扑,整个人压在棺材上,使劲推着棺材盖,嘴里反复哭叫道:“丘梅啊!丘梅啊!!丘梅说她要闷死了啊!!”

    王川和叔叔两人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她从棺材上拉了下来。

    她跪在地上继续大哭。

    哭得所有人也跟着她一起哭了起来,连王川那样表情木讷的人眼圈也红了,他转身到我面前吸了吸鼻子,哑着嗓子对我道:

    “没弄错。明天都得穿这个,因为明天要送丘梅进阎王井。”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