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独步仙路 > 056、炼制阵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xzw.net
    尹真儿又想,洛长生独自上山来,他爹定是少不得给些符器宝器的,所以他出了事他爹才会第一个知道。如果不是他爹找来,洛长生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尹真儿对这事心有余悸,说起来,这仙门之外还是挺无情的,大家都不是正式弟子,都要忙着修炼,自然少有情份在,门一关,谁也不知道屋里的人怎么样了,如果修炼时出了什么意外,化成一堆白骨都不会有人发现啦?



    许言说:“炼气期弟子不能闭关太长时间,加上肉身还需要少量食物或辟谷丹,一般都不会呆在房间里很长时间……”



    “这么说,让外门弟子自己挣取灵石换辟谷丹和聚气丹也是有理由的了?”



    “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备用令牌会浮上一层灰的。”



    ……



    那也只有死了才会被发现。



    回到自己房中,继续炼气,炼了一会儿,尹真儿没有继续下去,她拿出那个用妖兽的胃囊制成的乾坤袋。



    乾坤袋里的空间虽然比较大,但是由于是用胃囊炼制的,看上去十分之丑,不然,诛妖门的弟子们也不会搜刮了里面的宝物之后将这个乾坤袋“赠送”给她。



    胃囊制成的乾坤袋延展性非常好,尹真儿运起真气做了拉伸,毫不犹豫地将它劈开,埋着头制作了很多面小旗子。



    制作完毕,她盘腿坐下,要试着用玉简里提到的方法炼制阵旗了。



    其实,凭她现在的修为,炼制阵法还太早了点,起码要进入炼气中后期炼制出来的法阵才有较大的杀伤力。



    接触到修仙世界以来她一直过的胆战心惊,她需要储存一些傍身的东西,失败无妨,炼出来的阵旗威力小也无妨,她总是要熟悉这个流程,要先练手的。



    运气,使用御物术驱使一面小旗子腾空而起,小旗移到她的正前方,固定住不动。尹真儿将体内的金行灵力运到指尖,默念玉简中的阵法要诀,静候片刻,待金行灵力真正稳当下来,再将灵力输到小旗上。



    妖兽的胃囊制成乾坤袋,本身就有一定的灵力,现在她试图向这些小旗子里分别注入五行属性的灵气,改变阵旗的属性,等她制出五行旗,就可以布五行阵了。



    回想之前洛尽安对付闵行之的时候,以暗藏法术的符箓为阵旗,她知道,阵旗是可以炼制的,用什么材料都行,但是如果做阵旗的材料五行与凝练在上面的法术五行符合,则杀伤力会更大。



    胃囊五行属金,用金行灵气在上面凝练法术再合适不过,成功率会比较高。



    果然,尹真儿试炼,只一次就成功了。



    带着金行阵法的金行灵力输入到阵旗之上的时候,浮现起一片金光,待金光完全没入阵旗之中,她收术,拿起由胃囊做成的这片阵旗仔细查看,上面细细密密的符文与玉简上记载的正是一致的。



    心中大喜,再接再厉,她又炼制火行阵旗。



    当她朝腾空的小旗子注入带火行阵法的火行灵气的时候,却没有第一次那么顺利,阵旗由有灵力的胃囊制成,当她注入火行灵气,遭到了阵旗的抵制,损耗过大,却是没成。



    而运用带木行阵法的木行灵气朝阵旗注入灵力的时候,刚一接触到阵旗,灵力便都消散,溃不成军。



    尹真儿祭炼阵旗消耗过多的灵力,加上几次失败,心中难免着急,额上已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她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感觉自己的心性不稳,怕再有个差错,赶紧停了下来。



    花去了一日的时间,此番门外已入夜,尹真儿出门透气,去到洛长生门外,房门紧闭,没有人应,索性到勤事殿去找许言打探洛长生的情况如何了。



    许言说洛长生他爹已经将他接下山去了。



    许言摇摇头:“没想到洛长生也是没有天资之人,看来,他是不会回来了。”



    尹真儿问:“是他爹亲口说的吗?”



    “无法修炼到炼气五层,成不了内门弟子留在这里何益?”



    看来是许言自己猜测的。



    尹真儿也不清楚为何洛长生明知自己不能修炼还要留在这里,他酷爱研究阵法丹药炼器等,这些没有修为的加持始终无法有大进益,这么一个痴人竟然修炼无道,尹真儿替他惋惜得很。



    他炼丹引火都需要运用五行生克之力来帮助自己,想起洛长生在她家为她炼制解药的时候特地嘱咐她去寻找十年以上的杨木枝来生火——



    想到这里,尹真儿突然明白自己炼制阵旗失败的原因在哪里了!



    用作阵旗的胃囊五行属金,炼制金行阵旗有益,练习火行和木行的却失败,是因为她没有顺着来!既然五行有生克,她又想在金行的材料上布上其余四行的法阵,火克金,金克木,自然难免相战一番。



    如果她明白这个道理,她一开始就应当按照五行相生的顺序来炼制。



    金生水,炼制好金行阵旗之后,应该利用金行阵旗的力量帮助她炼制水行阵旗才是。



    她加快步伐,往巽院自己的房间而去。



    刚要拐进去,一个佯装在院子外沉思的外门弟子突然对她出手,尹真儿一心在考虑自己炼制阵旗的事,根本就没有料到会有人在此等着暗算她。



    那人一根绳子拴住她的腰,将她拉了过去!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人就一个符箓贴在她的额上,尹真儿顿时昏睡了过去。



    那人携着她,往后山奔去,不知道穿过多少个山头,奔了多少里远,便将她随手一扔!



    被扔出去的时候尹真儿依旧没醒,但是贴在额上的符箓却自己消散了,她一苏醒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急剧往下掉落。



    连忙运起真气,试着运用轻身术,虽然第一次用,本身的修为还不够使用这个法术,但是情急之下用也算有点作用,起码她落地的时候没有被摔成残废。



    竟然有人将她如一件东西一样走到远处就这么丢弃了,可恶!



    她日日在房间内苦修,并未得罪什么人,方才见那个人也算个外门弟子,现在看来,外门弟子真是鱼龙混杂,什么奇葩的人都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