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驱魔人的自我修养 > 419、不愧是那个男人
    
  空间置换。

  地面布满裂纹,龟裂的像是一张张无形大口。

  放眼望去,一切皆是黑暗。

  最原始的恐惧,莫过于黑暗。

  每个人都会怕黑,因为潜意识里,那些对黑暗的恐惧便篆刻在基因里。

  当然,公交车并不会怕黑。

  但这里的确不是现实,而是类似曾经的学校,或者说鬼次元。

  恶灵杜维利用潘尼怀斯能制造人恐惧的事物的能力,构建了一个纯粹恐惧的世界。

  其本质,实际上是维达教的那些邪教徒的恐惧情绪。

  它们害怕的一切,都在这个虚幻的世界之中体现。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窃窃私语。

  凄厉的女人哭泣声若隐若现。

  哗啦……

  看不见的存在从身旁走过。

  恶灵杜维和公交车出现在了这里。

  “我赢了!”

  它不在乎这个恐惧世界会不会给公交车带来影响。

  它只知道,按照赌局的规则。

  它现在是赢家。

  而公交车则是输家。

  但公交车还没有放弃,它依旧在反抗着恶灵杜维发动的赌局。

  这是完全不公平的。

  等同于作弊。

  相对的,恶灵杜维便感觉到了一阵排斥,公交车想要把它踢出去。

  那些黑色的细密丝线也快速退了回去。

  铺天盖地的如同潮水一般,塞满了整个车厢。

  在司机座位上。

  一个人形轮廓睁开了眼睛。

  细密的黑色细线组成了身体,但那双眼睛却是真实存在的。

  血红一片,没有眼白和瞳仁的区别。

  眼睛睁开的时候,整个公交车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拥有了某种意志。

  恶灵杜维感觉到了强烈的排斥。

  之前公交车想要把恶灵杜维变成司机。

  可现在,它直接放弃了这个念头。

  转而想要逃走。

  “真是可笑。”

  恶灵杜维把手术刀拔了出来,硬生生的顶着强烈的排斥感,站在车厢。

  赌局的力量正在发挥作用。

  “在我面前,你根本没有掀桌子的底气。”

  “你以为我是他?”

  “你以为你能杀了我?”

  话语中的声调从低到高。

  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恶灵杜维的杀意已经压抑到了极致,直接爆发。

  它要弄死公交车。

  黑暗中,忽然亮起了红色的光晕。

  一个气球高高飞了起来。

  恶灵杜维随手一挥,直接将手术刀插入车身,然后猛地用力,硬生生的将车身的铁皮给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坐在司机位置的那个存在站了出来。

  它直接走到恶灵杜维面前。

  随着每一步落下,整个车厢内的黑色细密丝线,拥聚在一起,蠕动扭曲,就像是潮水一般汹涌澎湃。

  压抑的气息无比强烈。

  恶灵杜维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存在。

  一个是怪异,一个是比怪异更为特殊的恶灵杜维。

  两者之间的无形交锋,一出现便胶着了起来。

  啪……

  一个打火机从口袋里飞了出来,悬浮在恶灵杜维身边。

  火苗出现的一瞬间,便像是疯了一样疯狂燃烧,扑向了那个由黑色丝线构成的人形轮廓。

  “我讨厌你的眼睛。”

  恶灵杜维这么说着,赤红的火焰疯狂燃烧,蔓延到了那些丝线上。

  对方几乎可以看做是公交车的本质。

  火焰刚刚蔓延过去,便直接顿住。

  在公交车上,黑色的细密丝线根本就烧不完,前赴后继,反而逐渐将火焰压制了下去。

  它离恶灵杜维越来越近了。

  整个车厢内的光线也变得越来越暗淡。

  这对恶灵杜维很不利。

  于是,它眯了眯眼睛,悬浮在外面的那个红色气球,突然涨大了一圈。

  一个个诡异的存在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有修女,有玛丽·肖,也有其它的不知名恶灵,以及一些莫名其妙的存在。

  甚至,还有一个约四米高,脑袋狭长,没有手臂的巨大人形怪物。

  林林总总,铺天盖地的来到了公交车外。

  所有维达教徒恐惧的事物,在这一刻全都具现了出来。

  恶灵杜维和杜维只有本质的区别。

  能被它当做底牌的,一定是能决定胜局的产物。

  所有的恐怖之物,在出现的一瞬间,全都干了一件事。

  它们在恶灵杜维的驱使下,拆起了公交车。

  从车门,到车窗玻璃……

  一块接一块的被拆卸下来。

  这已经是耍无赖了。

  轰……

  突然之间。

  一声巨大的响声出现。

  恶灵杜维皱了皱眉,它扭过头看向了黑暗之中。

  “恐怖屋?”

  它能感觉到,那个鬼玩意闯进来了。

  得快点干掉公交车。

  否则的话,它没法同时和两个怪异抗衡。

  想到这,恶灵杜维把手伸进了怀里,再掏出来的时候,已经拿出那张面具戴在了脸上。

  它的本质同样也是面具恶灵。

  而这张面具的正主黑影却跟死了一样,不敢发出半点气息。

  “我不喜欢面具,所以你得死。”

  恶灵杜维这么说着的同时,它的气息变得阴冷的过分,彻骨的寒意扩散。

  它向前走了一步。

  左手伸开一握。

  那个由丝线构成的诡异存在,就被它抓在了手里,硬生生的将脑袋给扯了出来。

  可这玩意本就是由丝线构成的,没有所谓的实体一说。

  恶灵杜维刚动手,脑袋就像水一样的流动,想要退回去。

  “有用吗……”

  它的语气十分冷漠。

  瞳孔一缩。

  已经有一小半化作丝线流走的脑袋被定住了。

  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也变得狂暴了起来。

  这是反抗。

  但恶灵杜维却冲它低声呢喃:“你跑不了的。”

  话音落地。

  另一只手握着手术刀,直接刺向了其中一只眼睛。

  噗……

  声音很奇怪,有点像是气球爆开。

  整个手术刀没入其中

  恶灵杜维就像是在解剖尸体一样,只不过它现在的行为非常粗暴,虽然拿着手术刀,但却更像是屠夫。

  一只眼睛被戳爆,整个公交车都发出了嗡鸣的声音,车厢晃动。

  狂暴的压力让恶灵杜维闷哼一声。

  但它没有迟疑,拔出手术刀以后,再次向着另一只眼睛刺了进去。

  一样爆开。

  然后,恶灵杜维便硬生生的拽着那些黑色丝线,走下了公交车。

  那些围在周围的恐怖事物,全都退到一旁。

  恶灵杜维拽着那些丝线,随手一拉。

  公交车翻了……

  而就在这时,恐怖屋出现在了恶灵杜维头顶,往下坠落。

  砰……

  周围的恐怖事物全都爆开。

  而恐怖屋却并没有落地,它不停的颤抖,被某种力量挡住了。

  在下方,恶灵杜维抬起头,眼神漠然的凝视着头顶的恐怖屋。

  “你也想死?”

  、

  160337895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x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