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祝安好时临渊小说 > 第99章 去
    《祝安好时临渊小说》来源:https://www.jxzw.net
    祝安好脸色逐渐冷凝下来,她抬头盯着吴妈,压低声音:“是祝念晴?”

    吴妈立即低下头,小心翼翼:“这只是我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小姐不要随便下结论,这对您也不好!”

    祝安好抿唇,不露端倪:“好,我知道了吴妈,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吴妈点了点头,见祝安好还算理智,起身道:“那小姐我就不打扰您了,以后您自己要照顾好自己,我今晚就离开了,恐怕以后也不能照顾您了。”

    祝安好蹙眉,拉住吴妈:“吴妈?您这是要去哪?”

    吴妈笑了笑:“我老啦,要回乡下去照顾孙子啦!”

    “爷爷刚走,您怎么……”祝安好一愣,明白过来:“是他们赶你走?”

    吴妈并不在意:“没关系,反正老爷子也不在了,我留在老宅也没什么用,我也该回家了!”

    祝安好想了想,问:“老宅的其他佣人呢?是不是都被他们辞退了?”

    吴妈点头:“是的,不过我们也没什么怨言,小姐您不用为我们不平,平日里老爷子对我们厚重,反倒是我们觉得对不住老爷子和您了!”

    祝安好能跟在爷爷身边的人,都是人品过得硬的,更何况在这个节骨眼上把所有人辞退,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吴妈,您等我一下!”

    祝安好转身跑上了楼。

    不一会儿下来,塞了一张储蓄卡给吴妈手里:“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这些年谢谢您照顾爷爷!”

    吴妈立即推开,连连摇头:“不不,我做的都是应该的,小姐这钱我不能收。”

    “吴妈,您收着,这是您应得的,钱也不多,就当给您回乡下养老了!”祝安好硬是把钱塞给了吴妈,又亲自送吴妈去了回乡的火车站。

    回程的车上,司机问:“太太,咱直接回家吧?”

    祝安好坐在后排车座,脸色冷凝,声音平静:“不,去警察局。”

    爷爷的死,总不能就这样算了!

    司机愣住:“警……警察局?太太您……”

    “让你去就去。”祝安好没解释,并冷声强调:“不准告诉时临渊。”

    司机倒抽一口气,只能硬着头皮点头,朝警察局的方向开了过去。

    …………

    世玺集团。

    时临渊在处理电脑里的邮件,桌上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姜沉。

    拿起接听,对方语调冷郁且带着些微怒意:“过来城中警局。”

    “怎么?”时临渊蹙眉。

    “把你女人带回去。”姜沉冷冷说了句,直接挂了电话。

    他隔着窗户朝警局办公室里看,头疼。

    祝安好固执的坐在椅子上,跟对面两个警察道:“为什么不能立案?”

    两个警官叹了一声,为难道:“时太太,我们理解您痛失亲人的心情,可不嫩只是因为您的怀疑,没有任何证据,我们警方就立案调查吧?”

    另一个警官道:“再说,我们已经调取了医院的死亡通知书,祝老爷子的死因是心肌梗塞。”

    祝安好摇头:“可我对爷爷的死有怀疑,你们不去调查当然找不到证据

    !既然你们做不了主,那我要见你们领导!”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还愣着做什么?”祝安好目光越发冷冽。

    “时太太,这不是能不能做主的问题,而是我们不能因为您的猜测,就去擅自调查和搜查,这样是妨碍他人权益的。”

    警察苦口婆心,试图劝说。

    “我说了我要报警,我要立案调查!”

    祝安好一拍桌子站起来,已经没了耐心:“我肯定爷爷是被人害死的,我是受害者,受害者凭什么不能报案?”

    他们也知道祝安好不好惹,紧张得也跟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时太太您先别激动,我们……”

    “你们聋了?”

    办公室门被推开,熟悉的声音随声而至,“我太太说了要立案。”

    祝安好扭头,看着已经迈着长腿走到她面前的男人,有些错愕,她没让司机告诉时临渊。

    两个警察低头:“……”

    姜沉倚在门口,语调不耐:“让你带你女人走的,不是让你来耀武扬威的!”

    时临渊牵起祝安好的手,声音冷冽:“我以为,让你们调查一桩案子,不是什么难事?怎么?有问题?”

    姜沉走进来,摆手让那两个警察出去,跟时临渊直视:“只要不立案,这里的人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这一点你女人不懂,你也不懂?”

    时临渊并不退让:“找了证据,再立案。”

    姜沉耸肩:“随你。”

    说完,懒得搭理他们,转身走了。

    祝安好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睫毛无意识的抖了抖,唇角隐去一抹自嘲。

    对啊,她办不到的时候,只要时临渊就可以。

    她不懂的规矩,时临渊懂。

    “怎么一个人跑过来,不告诉我,嗯?”

    男人轻轻抚摸她脸颊的发丝,语调变得温和。

    她忽然想到什么,拽着男人的袖口仰头问:“笔迹鉴定结果出来了吗?”

    时临渊点头:“嗯。”

    “是爷爷的亲笔签字吗?”祝安好有不好的预感。

    男人答:“是,笔迹鉴定无误。”

    “哦,”她失落的垂下目光,而后又问:“那个律师呢?他有没有问题?”

    时临渊答:“那律师是爷爷之前经常合作的律师,暂时没什么问题。”

    祝安好不再问,轻轻松开了男人的袖口,淡淡说了句:“时间不早了,回家吧。”

    她很乖,没有再闹,也没有再说话。

    车上一路安静的像是不存在。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害死人不留痕迹的方法吗?

    很多。

    如果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她该怎么办?

    让害死爷爷的人逍遥法外吗?

    时临渊知道她此刻心情不好,回到家亲自看着她喝了一碗八宝粥才稍稍放心。

    祝安好看着将她抱回自己房间的男人,目光有些恍惚。

    时临渊把她放在床上,扯过薄被盖在她身上,“你乖一点,睡一觉心情会好一点,好不好?”

    她捏了捏掌心,在男人转身离开的时候,从床上重新坐起来。

    “时临渊。”她着急的叫男人的名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