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杀青香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出招
    萦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x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周瑾面色忧虑,“可是……我总想着再给她们一次机会。这些女孩子,太可怜了!“

  “活在这世界上,谁又不可怜?谁没有说不出的苦?“周至柔淡淡道,“大姐姐,我们的精力有限,是分散了,还是集中改变更多人的命运上?“

  周瑾听了,不再多言。

  这次削减已经入学的学生学籍,引起相当大的影响。

  对于被退学的女孩家庭来说,明明让自家闺女上了学,也是说好了,三年食宿全包,他们都放弃女孩在家做活的收益了,怎么学校还反悔了呢?

  这些人带着朴素的思想,以为自家女孩做了错事。那也不要紧,做错事的孩子多了,打一顿啊。谁家的孩子不挨几顿打?打完了,就长记性了。

  有些家长还拿着棍子过来,示意老师,随便打,只要不打残废都行!

  让人哭笑不得。

  周瑾看到这一幕,也是心软,叹息不已。

  “山长,要不,再和柔乡君说说情?翠儿她们太可怜了!现在赶她们走,她们怎么回得去呢?哪个女孩不做梦,能进来的都想着将来能出人头地,进作坊,当不了大师傅,也能凭一技之长端一辈子的饭碗。现在让她们走,那不是断了一辈子的出路啊!“

  周瑾摇头,“我妹妹性情不同,她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我越是说情,反而让这些女孩们没了退路。“

  说完,她便分散心思,不再理会退学一事。

  没想到外面反倒风风雨雨起来——主要是那几家不愿意消停,好容易抓到一个把柄,还不可劲的抹黑?

  “虚伪!扯什么为了救助贫困家庭的女孩,你们看看,先把人收了,又把人赶走,这不是把人往绝境逼么?“

  开始只是故意散播,后来真的有个女孩想不通,跳了河——虽说后来被人救起,可这件事还是因此发酵了!

  凭什么?

  人家女孩要是犯了什么大错,逐出也就逐出了,明明人家在学校里表现一向很好,勤奋,好学,和老师同窗都相处得极好,没有一个人说坏话。这样的好学生居然被勒令退学,到哪里说理去?

  难怪想不通想自尽。

  因为泣血的委屈啊,倒是引起一阵抱打不平的路人。

  周瑾日常出行,经常遇到“好心人“劝她,不要太严苛了,人家女孩上门学习,虽然也是没交什么束脩的,可既然把人收下就得尽心。孩子不好可以教导,不能随便放弃啊。放弃了,不就违背了初衷了么?

  走到哪里,都有类似的好心人,语气好的会谆谆告诫,不好的直接质疑办学的目的。

  人言可畏啊!

  周瑾被如此“围追堵截“不是三五天,而是一出门就遇到类似的情况。而且随着事件发酵的程度,整个玉京城都传遍了,也是她和妹妹周至柔的名声太大,太多京城百姓关注的缘故。

  情势之下,周瑾想的不是自己的名誉,而是怎么减轻舆论的压力——不至于影响到周至柔。

  “实在不行,我就动用私房钱,安顿这几个女孩吧。“

  这已经是花钱摆平了,如非必要,她是不会出此下策的。

  然而周至柔的行动比她更快。

  她也是思虑不周,说完自己的想法之后就进了实验室。一头扎进去,外面的风风雨雨都顾不上了。一直到十天之后出来,才发现外界舆论的压力,已经非常严峻了。

  “外面都怎么说的?“

  卢慧因轻轻一叹,“其实到底怎么回事,大家心里明镜一样。都是那几户眼红的,你没有在化妆品生意上让步,她们一直不甘心,总要找点麻烦出来。“

  “单纯她们在后面怎么鼓吹,无事能掀多大浪的?要是我没猜错,只怕还有其他人联合了。“

  卢慧因摇头,“这我就不知晓了。“她微微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周至柔,“不过,最近的生意越发红火了……“

  明了。

  一个人吞不下许多蛋糕,她从来没有想过独占好处。就是没想到,她固执的排斥几个家族,倒是让他们联合起来。而得了利益的家族,似乎也没有为她说好话的意思。

  毕竟,好处已经占了,何必给自己立户仇家呢?

  这种情况,要么周至柔力挽狂澜的摆平,要么认怂,低头把那几家引入局,只是原先占据好处的恐怕也不会满意的!

  本来能得到的好处平白要给人分走,谁答应啊?

  如果非要答应,也不是不行,再拿其他的好处来交换啊。

  周至柔相通了关键,冷笑一声,当她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捏么?

  她通过在百花会的巨大影响力,再次举办了一次招商会。这次招商会是里程式的,将“金氏商号“的影响力扩展成全天下每个州府都存在的起因。

  “招标会。“

  大门彩旗飘飘,谁也不理解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周至柔也不需要别人理解,她只要看到的人愿意进来就好。

  招标会分里外两层。

  里面的,自然是权贵的特权阶级。这里面,她将目前比较红火的生意,香皂,化妆品两样生意的资产负债表拿出来。先说成本,这一年来,盘了多少铺子,耗费了多少原材料,路上消耗多少,再到支出,每个铺子多少人,直接销售管理成本多少——谁见过这个啊!

  那些拿了股份的,只管拿钱,只要每个月的钱不少他们的,他们就满意了。

  而且他们要求也不高,以后继续拿钱就行了。

  但周至柔不按常理出牌,她用现代化的管理手段,套路是一套套的。先从财务开始,财务审核这步,她一开始就建账,精细极了,招标会也算是股东大会吧。公开报账,一行行,每一大类一小类的分门别类,就是不懂经商的人也明白了大概。

  至少最基本的会计恒等式知道吧——利润等于收入减支出。

  原来这一年赚了这么多钱!

  底下人心里面的小算盘打得精明,我分了多少,谁家分了多少。按照这比例,赚得最多的人……还是周至柔?怎么从她手头分出更多?

  个人想法不同,面上的表情就是千奇百怪的。

  周至柔坐在上面,对什么人怎么想的毫不在意。因为下一刻,大家就只有一个思想了。

  她会统一所有思想。

  什么思想?

  赚钱啊!

  赚更多的钱啊!

  从此后只会有她一个声音。她要做什么,就必须做什么!

  她决定减少下一阶段的股东分红,甚至是下下阶段的,同时把自己所有赚来的钱全部投入进去——开始跨国生意!

  南魏的市场不大吗?北汉的女人也不少吧?所有知道化妆品生意的,也是见识过这几样小小的东西是怎么掀起狂热的,怎么,不相信?不相信的人屁股做错地方了吧,来这里干嘛?这里的人可都是深信不疑,对产品有着非同一般认可的!

  周至柔开始描述她的设想。

  成功不难,只是找到好的项目,把经验复制罢了。

  能在东梁成功,那么相信在南魏,北汉也会收到好的反馈。但是呢,毕竟做生意是要冒风险的,要是不愿意呢,也不勉强。她这里无条件,以三倍价格收回原始股份。

  简单的说,和她周至柔做生意,如同做一条船,你愿意上船,就得同进同退。她要激进的扩张,你不能由怨言,还得出钱出力。不愿意,就退下来吧,有的是人愿意顶上。甚至你的损失也有弥补。

  怎么选,自己想。

  里面的招标会里讨论不停。各家族的代表,只是过来看看热闹,顺便看看周家两姐妹的笑话罢了,万万没想到,马上要做出这么大的决定。

  根本没有准备啊!

  急的赶紧回去报信。

  所有人都预感了,这是大生意啊!若不定要影响家族两三代的!

  金夫人母女两人都是经商的奇才。金夫人就别说了,她是闷声发大财,直到死了,人们才知道她原来经商就赚得百万财产——唯一的缺陷就是出身了,所以才千方百计的找了落魄的周庆书吧。要不是命短,她这辈子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还很难说。不信的人,请看梁坤。

  而周至柔就弥补了其母缺憾,她出身书香世家的周家,自小的成长环境……也有些不如人意的地方。但她回到了周家,认祖归宗了!同时接受了千金闺秀的教育,再加上天生的经商头脑,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金夫人都能将生意做遍魏、梁、汉三国,那么她的女儿也想做大做强,不是很平常么?

  一门生意如果能遍及天下,这……这谁敢估量其中的利润?

  招标会权贵们还没决定,外面一层的早就已经人头涌涌。

  “我要买!“

  “给我买,我,我把所有的家产都押上。“

  人真是非常奇怪的动物,前一刻,还在数落人家,嫌弃人家某某地方做的不好,做得不够完善。一旦涉及自己的利益,马上就变了个态度。尤其是在可能带来大笔收益的情况下,更是热情无比!

  被派遣出来回家族请示的,见到外面的拥挤情况,显然受了惊吓,“怎么回事?“

  “周老板说,卖股份。一千文一股。有钱的都过来买了。实在没钱的,也邻里协商这,合两家三家,一起买。“

  “卖股份?她,她怎么敢卖股份?我们还没同意卖呢!“

  气得掉头回去。

  可这一出去,就再也出不来。

  因为听闻消息的京城百姓们,全部蜂拥过来,将道路挤得水泄不通。人挤人,差点发生踩踏事故!

  可见人们的狂热。

  周至柔没有出面,一切都让自己的实验室助手,也是孟家人出面。一个个登记,旁边就是密谍司的大箱子,还有户部来人——来收税的。

  现场办理。

  八百八十文塞入密谍司的银箱子,一百二十文交到户部的银箱子。两边都给契书加盖红章,另外有印刷体周至柔股份字样。以后年终分红,就凭这张契纸——可万一丢失,或者被人抢走怎么办?

  小额的不管,自己负责。基本一二两碎银也不至于有人图财害命吧,保管不好自认倒霉吧。大额的,比如一次性花一千贯的,可以留下密押。那么将来发放股利的话,需要密押。别人即使拿到了契纸,不知道密押也没有用。

  一直办理到晚上,还是有大批的百姓没有办完。甚至后面还有陆续拿钱过来的。

  怎么办,劝走?

  不听。生怕自己走了,别人没走,那么自己不是吃了大亏。

  京城里谁不知道化妆品生意的火爆啊,这可能是他们接触的最赚钱的生意了,要是不能参与一股,将来肯定后悔死。

  后来,还是孟生花拍板,拿来密谍司拷问犯人的牛油蜡烛,给不愿意走的人继续办理。

  然后,就这么一直持续三天。

  三天后,那些被关在招标会里头的人才得以出来。

  这会儿,他们根本没有选择了。

  因为周至柔三天筹集的资金,超过十万两。

  相信么,就在这京城,眼皮底下,一群底层的泥腿子,竟然集中了十万两之多!

  他们倒是想勒令周至柔不许收别人的钱,可这么做,马上就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再说,周至柔不收这些人的钱,收他们的——怎么感觉求人的人,是他们呢?感情他们捧着钱,非要让周至柔收下?这不显得……有些下贱么!

  什么时候,主宾移位了?

  短短一年之前,周至柔还是那个游说他们出钱的,都知道她不缺钱,但大家就是喜欢她明明有钱却还需要他们的势力帮忙的感觉!

  “不能这样啊,这样下去,我们会一点说话余地都没有。“

  “你们才发现?我早就发现了。“

  “发现有什么用?能改变什么?“

  这一句戳心的话,让众人都沉默了。

  “也罢,想多了,只要继续能赚钱,咱们也不亏啊。“

  “怎么不亏?以后她说要扩大经营,就不分红了,那分不分,还不在她一句话?“

  “是,都在她一念之间。但她要是一直不分,信不信外面那些泥腿子就能生啃了她?“

  “那反过来,她要是分红,还分了很多,外面那些家伙能把她捧上神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