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绝命阴妻 > 第五百八十二章结局亦是开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xzw.net
    “敕!”

    我冷笑一声,根本没废话,手一挥,四张五雷符飞出。

    “你!”

    黄七爷脸色一僵,四道电光在他身前炸开。

    我趁势向前,守字剑直刺而出。

    至于偷袭不守规矩什么的,我根本没考虑,你在路上设置那么多陷阱,我还和你讲什么公平。

    一剑刺入电光,正中其胸,却有如刺入革皮,剑身上传来一种滞涩感。

    下一刻,电光消散,地上只余一句焦黑的皮囊。

    “替身!”

    我喃喃着,环视一眼四周,入目的是影影倬倬的林木,似乎每一个方向都藏有敌人。

    握紧守字剑,我抬头辨认了一下方向,按照记忆中的方位,迈步出发。

    走了不到十步,我停顿下来,正面的一棵树身上出现了一张人脸,一缕缕雾气也从潮湿的地面升起,使得整片林子朦朦胧胧的。

    “救我!”

    那张人脸挣扎着向外伸着,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显得更加清晰了一点。

    “方木!”

    看着那张脸,我脱口而出。

    “救我!”

    他向前冲着,半个身子从树身的束缚中挣脱,向我伸出了一只手。

    “方木!”

    我下意识向前一步,想要抓住他的手。

    方木是埋藏在我记忆深处的一个人,他是我的道童,只是他怎么会被束缚在这里。

    “救我!”

    一只长满了树皮的手猛地抓住了我的手,向后一拉,我撞向了前面的树,耳边再次响起了那道痛苦的声音,一段记忆也在同时浮起。

    前世的我好茶,方木是我的道童,伺候我的饮食起居,是他在我的茶中加了料。

    我现在依然记得,我倒地的那一刻,方木眼中一闪而逝的愧疚。

    害了我,他为什么落到如此下场?

    还没想清楚,一个尖锐的硬物顶在了我的腰眼上。

    “撒手!”

    一道熟悉的阴冷声音响起,顶在腰间的硬物撤去,眼前的景象一变,雾气退去,树身上的人脸消失,一条羊肠小路出现在眼前。

    “为什么?”

    黄七爷出现在小路上,这次的他,没有了之前的底气,一脸怒气的望向我的身后。

    “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后果,我和你说过,不要和我耍心眼!”

    那道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话音中带着一股浓浓的煞气。

    我回过头,看向身后,一个身穿素蓝色道袍的中年道士缓缓走出,正是那个道士。

    看着那张阴冷的脸,我忽然有些恍惚,一段段记忆重叠在一起,我张了张嘴,叫道:“师弟!”

    “师兄!”

    阴冷道士凝视了我半响,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

    “值得吗?”我看着他问道。

    “值得!”

    他向前迈出一步,眼中带着一股偏执,沉声道:“我要向师父证明,我比你强,比你更适合当掌教。”

    “我做到了,龙门派为东北道教祖庭,萨满教在我的算计下烟消云散,五大仙家俯首称臣!”

    他略有些癫狂的说着,脚下的步伐也再次加快,几步便来到了我的身前,一双大手一伸,握住了我的肩膀,咬牙道:“可你看不到,我要证明给你,给师父看,可你死了,你憋屈的死了,我永远不能向你证明,我比你强大!”

    “就为了证明你比我强,所以你设计我,让我又活了两世?”我苦涩的一笑,心中升起的是浓浓的悲哀。

    “对!”

    他狰狞着点头,松开了把着我的手臂,寒声道:“三百多年,我耗尽了心血,等待的就是这一天!”

    说完,他陡然伸手,指向了黄七爷:“你,今天别想走!”

    “疯子,你这个疯子!”

    黄七爷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转身便想走。

    “你走的了吗?”他冷哼一声,左脚跺地,人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黄七爷和他一前一后,消失在羊肠小路前。

    我缓缓吐出一口气,一段段记忆连接在一起,让我知道了真相。

    桀骜少年俗家姓王,他有野心,也有能力,更想将门派发扬光大,可师父不属意他,认为他私心太重。

    于是,起了纷争。

    第一世的我,简单,木讷,认死理,数十年如一日的修炼,心无旁骛,所以才能后来居上,才能略胜一筹。

    可最后,前世的我还是败了,败在阴谋下。

    其实前世的我很简单,没有那么多的花花心眼,直到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方木背叛他。

    如今看来,这一切都和黄家有关。

    我缓缓吐出一口气,沿着羊肠小路向前走,真相将在今天揭开。

    小路弯弯曲曲,走在上面,我仿佛回到了前世,又看到了曾经用功的画面。

    小路的尽头是一座道观,道观的年头很久,青色的砖石带着一股厚重感,而就在道观前的一小片空地上,黄七爷跪在地上,头低垂着,他身后站着那个道士,也就是我的师弟。

    “说吧!”

    见我走来,道士将横在黄七爷脖颈间的剑向下一压,淡淡的说道。

    黄七爷抬起头,惨然一笑,说道:“有什么可说的,当初我们几大仙家,看中的就是你,因为你能带领我们掀翻萨满教,能让我们重获自由!”

    说到这里,黄七爷伸出手,指向我,厉声问道:“他行吗?”

    “他只有守成之才,只有你,才能带领我们翻身重获自由!”黄七爷狰狞一笑,道:“别忘了,他死了,最大的受益者是你!三百多年了,你为什么能活这么久,还能让他连续活了三世,你难道不清楚吗?”

    道士沉默不语,只是淡淡的看着黄七爷。

    “一贯道,三元宗,五花八门,苗疆蛊师,还有鲁班门,那一个势力背后,都有你的影子,别骗自己了,你嘴上说的好听,为了什么公平一站,让他活了三世,其实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很清楚!”黄七爷明显是豁出去了,要将道士的真面目揭开。

    “那你说说,我是为了什么?”道士淡淡的说道。

    “因为你恨,你恨你的师父不选你,你恨自己不如他,你让他活了三世,只不过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恨,所谓的公平一战,不过是借口罢了!”黄七爷狰狞着说道。

    “没错,你说的没错!”道士点头,手中的剑向下一压,一剑划过黄七爷的脖子,一颗头滚落在地。

    黄七爷眼中带着一抹愕然,显然没有想到,道士会如此简单的杀了他。

    “他说的都没错,我的确恨,当年黄家做的一切,也是我暗示过的,我很早就知道,那一战不会有公平!”

    道士一步一步走向我,冰冷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了强烈的情绪波动。

    我顿时明白,一切都是阴谋,黄七爷也不过是一个替罪羊而已。

    明末清初,萨满教是主流,五大仙家,不过是被萨满教控制的工具而已,它们想要获得自由,于是和野心勃勃的道士一拍即合。

    下手害我的虽然是黄七爷,但是他只是被推出来的一个炮灰,真正的主使者是这个道士,这五大仙家。

    “你知道吗,你死的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很空虚,争了二十多年,你就那样死了,我抽走你的魂魄,让你再活两世,既是为了公平一战,也是为了自己!”

    道士脸上现出一副奇怪的表情,说道:“其实,我们很像,都有一种印在骨子里面的坚韧,如果当初师父没有把我们捡回,该有多好!”

    道士一边说,一边向我走来,当他走到我身前,手中的剑脱落在地,整个人瞬间苍老了几十岁,就好像被抽走了精气神一样,身体一软,向我倒来。

    “你怎么了?”我下意识伸手,想要扶住他。

    就在触碰到他的一瞬间,一股阴冷的气息袭来,瞬间进入了我的体内。

    我一下子僵在那里,马上明白了,他到底在干什么,也明白了他的意图。

    黄七爷想要杀我,是怕我完全回忆起当年的事,恢复到当年的修为,找他算账。

    而这个道士,我的师弟,他算计我三世,所为的不是什么公平一战,也不是因为心中的执念,而是要培养一个适宜他夺舍的身体。

    前后两世,开人体十二门法,双修之法,一个个考验,一个个磨难,不过是他提供的磨刀石,为的就是要将我的身体打磨的适宜他夺舍。

    第一世,我们朝夕相处了二十多年,修炼的是相同的功法,是最熟悉对方的人。

    他不想转世,因为不确定性太大,为了活着,他将目标对准了我,为此,他提前布局。

    褚墨,秀秀,阿桑,她们都身在局中,为的就是替我保驾护航,好方便他在最后时刻夺舍。

    前后数百年的谋划,千百次的阴谋,我的身体被打磨的完全和他完全契合,为的就是这一刻。

    我根本阻止不了他的侵入,我的功法,我的一切都是他主动提供的,都是他设计好的。

    我的弱点,我的软肋,他对于我的一切都很清楚,所以,面对他的夺舍,我无能为力。

    想清楚这些,我闭上眼睛,默念金光咒。

    “天地玄宗,万气根本;广修亿劫,证吾神通!”

    “三界内外,唯道独尊;体有金光,覆应吾身。”

    “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

    “诵经万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

    “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

    “内有霹雳,雷神隐名;洞慧交彻,五炁腾腾。”

    “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

    一道金光自我的体内涌起,一股毁灭性的气息也随之升起,既然阻止不了,那就一起毁灭吧!

    他的夺舍,既是他最强,也是他最弱的一刻,唯有现在,我才有搏命的机会。

    一道道金光从我的体内升起,摧毁着我的生机,我的意识渐渐模糊,眼前浮现出一张又一张面孔。

    有褚墨,有秀秀,有阿桑,有亮子,有任婶,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闪过,我的意识跟着沉沦。

    “你敢!”

    意识消散前的那一刻,他绝望的声音响起。

    一个星期后。

    我出现在家门口,大黄熟悉的汪汪声响起,褚墨和秀秀第一个冲出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是我,我回来了!”

    我张开双臂,笑着说道。

    金光咒爆发的那一刻,我以为我会死,以为会带着他一起同归于尽,结果却让我意外。

    不管设计了多久,他毕竟是以阴魂进入我的体内,金光咒号称道教八大神咒之一,可以净化一切阴邪。

    最先净化的就是他的阴魂,然后开始破坏我的身体,救我的是蛊种,在死亡的威胁下,它融化了,彻底融入我的身体,滋润着我的身体,让我活了过来。

    “竟然是这样?”

    听了我的陈述,褚墨和秀秀还是不能相信,亮子和任婶也是一脸的懵逼。

    “就是这样!”

    我点点头,舒心的一笑,指了指香堂,说道:“从今天起,我彻底自由了,不用在担心被人算计,也不用提心吊胆的生活,我就是我,谢寅!”

    “那好啊,大侄子你好好休息两天,婶马上给你联系活!”任婶咧嘴一笑,拽着亮子往外走。

    阿桑打了一个哈欠,趴到一边,闭上眼睛开始眯觉。

    老狗被大黄叫出,传授知识。

    张茉回屋,继续研究蛊药。

    我和褚墨还有秀秀相视一笑,一切都结束了,一切又都会重新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