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嫡女当嫁:夫君,请把持住! > 第二百二十三章、正文完结
    第二日端云进宫,还是花团锦簇,完全没将昨日朱承瑾劝她的话放在心里。



    昭华正在与弟弟饮茶,雾气朦胧,新帝笑道:“又来求情了。”



    “可不是又来求情了,”昭华随口一问,“孙公公,端云公主身着什么衣服。”



    孙秀一怔,忙回话:“公主,奴才哪敢盯着主子的衣服看,只瞧见了裙摆绣着那叫牡丹啊还是芍药花儿,走路之间环佩叮当,其他的,奴才不敢看。”



    “孙公公是两朝老人了,又都是大总管,不必这么拘谨。”新帝对自己人总是宽容非常的。



    昭华刚要说不见,新帝捻着棋子在手指间摩挲几下:“别急,孙公公,你就说——长公主的狗丢了,心情正不好呢,奴才们不敢禀告。”



    昭华不解其意,新帝解释道:“昨儿听说端云去叨扰景豫姐姐了,说了一句‘昭华公主的狗都比她的事儿重要’。那今儿,就让她看看,饭可以吃,话不能乱说,否则那张嘴下场不一定比贺氏要好。”



    孙秀道:“她若是要硬闯?”



    “只管拦着,难为的就是她。”新帝脸上阴沉之色渐消,“给你钱,你只管收下。若是不给,一直都不给她通禀就是了,孙公公看着办,去吧。”



    昭华忍不住摇头一笑:“就你的招数最狠。”



    孙秀不懂得这意思,也枉做那么多年大总管了,慢悠悠走到端云面前,请了个安:“给公主请安,实在是对不住您,公主前几日养了只哈巴狗,您也知道,说是小宠其实也就是个物件儿,再难听点不过就是只畜生。”



    “这小哈巴狗刚抱来,还不怎么通晓人性,今儿一早啊,跑丢了。昭华长公主这心里正不舒坦呢,您今日还是先回吧。”



    端云自然也能听出来这是搪塞的话,“孙公公,我找昭华姐姐的确是有要事,这一只狗走丢了……”



    话语戛然而止,她思绪繁杂的头脑中忽然闪过自己昨日说的话。



    “长公主就算丢了条狗,也比我母妃丢了命重要!”



    她昨日说的话,今日皇帝就知道的清清楚楚,有可能还是昨日就知道的。她所作所为,全被新帝看在眼里,端云公主忽然发现后背被冷汗湿透了。



    她妆容掩盖的脸有些颤抖,“劳烦……劳烦孙大总管,”说着,从宫女手里接过一个锦缎荷包,塞到了孙秀手中,“再去禀告一次,请昭华姐姐务必见我。”



    孙秀掂了掂分量,不轻,笑道:“公主这是做什么,折煞奴才了,这就给您禀告。”



    回去就把这荷包交给新帝了,新帝没接,扬了扬下巴:“打开看看,什么好东西。”



    正是一小锭金子。



    新帝道:“让她侯一会儿,来人,摆好屏风帘子,朕躲屋里去。”



    昭华皱眉:“堂堂皇上,东躲西藏成什么样子,要听你便大大方方的听,还得闷屋里。”她也劝不住弟弟,新帝躲屋里去了,昭华道只得跟孙秀说,“让她来吧,早点解决了,就省的看她那张脸。”



    孙秀笑眯眯的应了,先是给皇上把屏风、帘子给弄好,这才去请端云公主进来。



    端云进来的时候面色不好,“给昭华姐姐请安。”



    “起来吧,我托人给你带的话你该听到了,”昭华不乐意磨磨唧唧,“选吧,你的公主位还是罗氏的命。”



    “姐姐,姐姐饶了我母妃性命吧。”端云一进来,膝盖就软下去了,恳切请求。



    “我也说了,”昭华不为所动,“要么,妹妹舍了公主位子,要么,你眼睁睁看着罗氏去死。”



    “姐姐这不是逼我舍了公主位子吗!”端云怒从心起,也不跪了,站起身就指着昭华,“姐妹一场,同是父皇骨肉,你还是嫡出公主,打小公主里面你就是独一份儿的,为何偏偏跟我过不去!”



    “你四哥爱说这话——‘成王败寇’,既然有鸡犬升天的,就该有被株连的。”昭华说话的时候侧头看了一眼屏风,影影绰绰,看不清楚后面到底有没有人。



    端云更不会留意这些事儿了,“你分明是迁怒,我偏不如你的意,我看你敢不敢杀了我母妃!那是太上皇的太妃……”



    “那是滥用私刑折磨贺氏致死的罪妇罗氏,并非什么太妃了。”昭华道,“不过要说原因,的确有一个,过几日我便要去柔然了,临行之前若不将咱们这些人恩怨清算了,恐怕我得时不时回京一趟,太过麻烦。”



    昭华公主和亲柔然的事儿定了下来,端云即使知道柔然不如中原富足,也还是愤愤不满:“嫡公主,嫁过去就是做皇后,天底下的好事儿,都在你一个人身上了。好好好,这公主之位我不要了,可是我是父皇的女儿,我不信你能看着我饿死在街上!”



    “自然不会了,降你为……”郡主二字尚未出口,帘子后面新帝声音便传来:“好歹姐弟一场,降为县主,也就罢了,总不能太不给端云姐姐的面子。”



    端云不敢再说话,她有些懊恼,早就该意识到——孙秀前来禀告,自然是皇帝的意思,那皇帝自然而然就在这儿。



    端云保下了罗氏的命,却成了个县主。



    以往朱承瑾、朱承清等人要给她行礼,如今再见面,她却低了一级!



    世事难料。



    朱承瑾也觉得世事难料,早先刚穿越的时候,她只觉得过日子太难了,举步维艰、小心谨慎。



    话不敢多说一句,万一失去了太后的宠爱,别说斗丁氏了,死都不知道如何死的。



    而如今竟然可以入朝局,最重要的是。



    她看了看身边的楚清和,自从朱承瑾怀有身孕之后,楚清和就不在她面前擦拭匕首等东西,锋利锐物,靖平侯夫人说这不吉利。



    楚世子站在院子中央,正听属下禀告事情,长身玉立,眉目冷冽却有含着化不开的温情,整个人如同淬血寒锋,往那一站就能劈开混沌露出天光。



    最重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个不敢奢求的愿望,居然奇迹般的实现了。



    日光透过树影洒下来,斑斑驳驳印在地上。



    楚清和抬起头,正撞进朱承瑾看他的视线中,二人一站一坐,朱承瑾仰着头,楚清和垂下一点眼睛。



    耳边是呼啸而过的春秋日夜,万般沉静下来,都化在相视一笑之中。



    仿若是当年临江楼初遇,楚世子从楼上往下看,朱承瑾打从马车中往上瞧。



    冥冥中早已注定,缘分天成。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