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霸总的小蜜糖 > 40.第四十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zw.net
    温软抱着咪咪在床上看了一会儿电视, 就关灯休息了。收藏本站┏m.read8.net┛

    明天早上她要去温家别墅看外公外婆。

    温月搬走后,温软的外公外婆就搬进了温家位于桐城半山腰的别墅。

    两位老人年纪大了,温月不放心父母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特意叫安姨回了温家照顾老人,工资待遇一切照旧。

    温软这样想着, 就进入了梦乡,却忘记阳台上的窗户还开着。

    第二天她果然起不来了, 吹了一晚上的冷风,温软的喉咙干干的,头也晕晕的, 整个人没精打采的。

    等到霍安东的电话打来,在他的提醒下,温软才察觉到自己好像发烧了。

    温软烧得迷迷糊糊,嘴里干干的想喝水, 书桌上摆着一杯水, 是昨晚上倒好的, 早就凉透了,平时温软是不喝冷水的,现在却端起杯子一口气喝了精光,依旧感觉不过瘾。

    喝光水,温软翻出感冒药灌了下去又爬回床上躺着。

    温软躺在床上, 咪咪醒了也不乱叫, 猫粮还有很多, 咪咪也不吃, 只是整个身子团起来趴在温软身边,喵喵叫着,好像是在安慰她。

    温软一觉睡到中午 ,醒的时候外面阳光明媚,他伸手去摸手机,满满一排都是温软外公和霍安东的未接电话。

    温软想起今天要去外公家,她一上午没出现,两位老人肯定要着急了。

    温软摸起手机要给外公打电话,偏偏是这个时候电话响起来,是霍安东打过来。

    温软接起电话,那边霍安东紧张兮兮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这是怎么啦?怎么会感冒呢?没有休息好吗?有没有去医院?吃药了吗?”

    霍安东一下子问了许多问题,温软有气无力的,喘一口气说一句话,嘴里又酸又苦,嗡声嗡气说了几句话,身上又一阵凉意袭来,她说:“我要挂电话了。”

    霍安东回答:

    “我现在在车上,马上就要到你家了。你好好休息。”

    说完,就挂了电话。

    霍安东本来今天一整天都要开会处理桐城分公司事务,早上习惯性拨通温软的电话,知道人生病了,他立刻坐不住了。

    霍安东早就知道自己动心了,可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焦虑。

    他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又一圈,还是忍不住抓起钥匙直奔楼下停车场。

    会议可以延后,工作可以加班,可是一想到糖糖生病了,一个人躺在冷冰冰的屋里,霍安东就难受。

    霍安东开着车,路过早餐店,下车买了清粥和一笼小笼包,素馅的,他想着糖糖生病不能吃荤腥,吃点清淡的食物暖暖胃也好。

    ~

    温软挂了电话,给外公打了电话,老人家接了电话,一听外孙女生病了,连连叮嘱她好好休息,又问她有没有吃药,跟着责怪温软妈妈:

    “我就说,你妈妈嫁到林家去,应该把糖糖一起带去,我们糖糖才多大呢?就自己一个人住在外面,当妈的怎么想的!这么不负责任!”

    面对外公对温妈妈的责怪,温软实在没力气去解释,外公在电话那天生气,外婆在边上轻声细语安慰:“糖糖别听你外公乱说,你好好休息。外婆烧好粥就去看你。”

    温软乖乖地应了就挂了电话。

    别墅里,温软外婆挂了电话吁口气,转过脸就教训她家老头子:

    “你活了这么大把年纪,怎么嘴上没有个把门的,糖糖本来就病着,你这讲话没轻重的,糖糖听了你的话,心里难受怎么办?”

    温软外公板着面孔也不说话。

    温软外婆心思细腻,她知道现在的小姑娘心思重,尤其是糖糖从小爸爸就不在了,现在妈妈又再婚了,心里指不定多难受呢。

    温软外婆越这样想就越心疼外孙女,嘴里念念叨叨着,我们糖糖吃没吃早饭吧,到了家应该给她炖一点粥,再煮上一大锅红毯姜茶发发汗,这人感冒了,房间不能不通风,也不能大敞大开,就开一点点窗户缝,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身体好。

    ~

    温软这一病牵动了三个人的心。

    霍安东心里很想快点赶到温软家,可是不走运的遇上马路堵车,面对前面一眼看不到头的车辆,在周围一片震天响的喇叭声中,一向好脾气的霍安东都忍不住想要讲脏话。

    他实在是太心急了。

    温软没想到外公外婆来的这么快,这个小公寓本来就是两位老人的住所,温软搬进来的时候也没有换锁,所以温软外公连门也没瞧就直接开门进去了。

    温软外公进门就坐在沙发上等着,没有进温软的卧室,外孙女大了,他应该避嫌。

    温软外婆走进卧室,看了一下还在熟睡的温软,出来跟温软外公说了句,老头子不要抽烟,就去厨房了。

    温软外公伸进口袋掏烟盒的手一顿,又拿了出来。

    霍安东一跑进温软家门,就跟坐在沙发上的温软外公打了个照面。

    “......您好。”霍安东没见过温软外公,但是听温软提到过这所小公寓以前是温软外公外婆住的,温软又没有别的长辈,所以他大胆猜测这位面容严肃老人是温软口中的外公。

    “嗯,你小子是不是喜欢我们糖糖?”

    温软外公此话一出,霍安东整个身子都僵了。

    ~

    霍安东被温软外公拷问的时候,安姨正跟自己的女儿吵架。

    今天温软外公外婆急匆匆出门去看温软,留下安姨看家。

    门外铃声响起的时候,安姨正挽着袖子擦地。

    安姨以为是温软外公拉下东西忘拿了,赶忙去开门。

    结果外头站的是许久未见的女儿—徐梦梦。

    安姨跟温月一样,都是丈夫去了独自带着孩子讨生活。

    不一样的是,安姨有一儿一女要养,她也没有温月那么有本事。

    当初温月就是知道安姨有孩子要养,才聘用了她。

    一晃眼安姨在温家已经十多年了。说是保姆,其实安姨在温家也算是家人了。

    安姨在温家干活,两个孩子就在学校住校。

    大儿子争气读了研究生,小女儿徐梦梦却早早谈了恋爱。

    “这孩子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公司放假了?”见到女儿,安姨脸上有了笑容。

    “没有,我请假来的。”徐梦梦低声说,脸上有哭过的痕迹。

    “出事了?”安姨脸上的笑容没有了。

    徐梦梦低着头,一头黑发染成了棕色,脸上抹着厚厚的粉底,脖子上挂着金链子,明明才二十出头的她,青春洋溢的年纪面容憔悴的像三十几岁的家庭妇女。

    “妈,你救救阿杰吧?阿杰现在被讨债的人抓起来了,我真的没钱了才来找的你。”突然,徐梦梦抱着安姨的手哭了起来。

    “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呀!”安姨着急上火。

    “是,阿杰前几个月辞了工作说要创业自己当老板,我们就借了一笔高利贷,想着公司开起来了就能把钱还上了,谁知道.....阿杰被人骗了,我手里也没钱了,阿杰被要债的打了一顿带走了.....”徐梦梦哭哭啼啼。

    “你们欠了多少钱?”安姨问。

    “两....两百万。”徐梦梦战战兢兢回答。

    屋里静了一妙,传出安姨发怒的声音:“徐梦梦,你是不是想要你妈我去死啊,两百万!你妈干一辈子的保姆也挣不了这么多钱!”

    “妈,我知道的,温家女主人跟林氏集团董事长订婚了,温家小女儿不住在家里,现在家里就两个老不死的,妈,温家这么多值钱的珠宝,你随随便便拿上一两件.....啊,妈干嘛打我!”徐梦梦被安姨甩了一耳光,不解的看向人。

    “徐梦梦,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没用廉耻,你自己欠了钱居然调唆我去偷咱们恩人的财产,我是你妈呀,生你养你的亲妈,你真是黑了心肝!”安姨颤抖着手怒道:

    “你忘了当年咱们差点饿死是谁救了咱们一家!啊,是温夫人呀!”

    “你啊……你走吧,你想的那些……是不可能的!梦梦呀,做人要讲良心。自作孽不可活啊。”安姨无力道。

    屋里安静了片刻,忽然传出徐梦梦呜呜的哭声。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她哭着说,“妈,我怎么就成了作孽了,我辛辛苦苦的上班,阿杰每天起早贪黑的进货,我们不就是想多挣点钱让日子好过点吗?怎么就成了自作孽了?”

    “还有温月她怎么就成了我们一家的恩人了,您是靠自己双手吃饭的,我哥考上研究生也是自己考上的,我也没靠温月养,她怎么就成了我们一家人的恩人了?恩人,她配吗?她不就是个脱了衣服卖肉的戏子吗?她哪里比我们高贵了?就因为她会演戏,就因为她会泡男人?!妈,我不服气!”

    “她们家这么有钱,出钱帮帮我们怎么了?”徐梦梦哭着喊着,总算把心底里的话说了出来。

    从小徐梦梦对于温家的态度就是矛盾的,她既羡慕温家的富贵,又在心底鄙夷温家人。

    温月的珠宝盒里,有好多流光溢彩的珠宝,每一件都透着说不出的精致。

    特别是温月最喜欢一套宝石紫金首饰,由耳环和胸针、戒指三件组成,如此深邃的紫水晶非常少见。

    徐梦梦很喜欢温月那只紫水晶蝴蝶胸针,有次她来看妈妈,趁着妈妈擦拭屋子的时候,悄悄打开珠宝盒把紫水晶胸针放在了口袋里。

    后来临走时被安姨发现,将她狠狠的揍了一顿,把紫水晶胸针又悄悄放了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