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亿万老公宠妻无度 > 第114章 爱情,终于抓到你!
    最快更新亿万老公宠妻无度最新章节!

    一边轻轻拍打方蜜的背一边皱着眉头询问道,“怎么了?身子不舒服吗?”

    方蜜觉得难受极了,三个月之前也是这样许语荣不拍背还好一拍背顿时觉得更加恶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许语荣身上香水的味道还是方蜜的胃实在是翻腾的厉害,许语荣靠近她之后又是一阵狂吐。

    “李少斯这个家伙真是的怎么可以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呢!!”

    等到胃里实在吐不出东西方蜜才直起身子,精致的妆容因为呕吐的缘故已经脱掉一半,整个人软趴趴的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身子靠在墙壁上难过的喘息。

    看方蜜这样实在有些小可怜儿,许语荣一时之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抱住方蜜比之前又瘦了一圈的肩膀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方蜜?是不是上次手术留下来的后遗症?”方蜜的身体许语荣还算了解从认识到现在连感冒都很少,被病倒简直是上辈子烧一辈子高香才能看见一次,而这一次许语荣真心觉得是上辈子烧到高香了。

    靠在许语荣的肩膀上,方蜜轻轻摇了摇头,“你这个笨蛋亏你还是当了妈妈的人呢,我怎么了你难道真看不出来?”

    许语荣被方蜜这句话问懵了,身子僵硬在那里愣了许久,半天才突然反应过来兴奋的说,“方蜜!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有了??”

    方蜜点着头笑着回答许语荣道,“上次手术的事情我一直觉得挺愧对少斯的,他有的时候别看跟个孩子没什么区别但是在孩子面前他就是个孩子王,我一直都知道他喜欢孩子可是医生说我身体里的染色体不均匀,如果执意要生下孩子的话可能对大家来说都不是个好的结果,所以……”

    选择做掉的那天起方蜜就下定决心,无论自己多恐惧医院无论自己多害怕痛苦也会为了他们的孩子努力拼搏一下,指标正常的情况下方蜜自然是觉得身体轻松,才短短的三个月就又有了身孕,这一次李少斯仍然不知道。

    “少斯知道吗?”许语荣高兴极了,今天说是双喜临门也没得挑。

    顿了一下,方蜜摇摇头,“他还不知道。”

    前一秒还无比兴奋的许语荣瞬间失落了起来,“难道说你还不想要他?”

    呵!方蜜就知道许语荣会这样想。

    伸出手刮了一下她的鼻梁,“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铁石心肠的人吗?难道在这个世界上我除了自己就真的没把任何人放在心里过?我也是个即将当妈妈的人啊。”

    怪不得一大早出门就能看见久违的朝阳,原来今天这个日子特别到让许语荣觉得是上天的恩赐,方蜜这一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莫过于选择接纳她的恐惧,大步朝着她和李少斯的幸福迈进,人生如同漫山遍野的葱郁,一阵微风拂过竟然满是花香。

    “等你的孩子生下来女的就是姐妹男孩儿就是亲家!”许语荣一把环住方蜜的脖子兴高采烈的说。

    因为方蜜的身子极度不舒服以至于不得不让许语荣全程都搀扶着她进行一切礼仪活动,好几次忍不住差点儿吐出来,许语荣连忙把她就近拉到洗手间大吐特吐然后再补妆。虚荣从来都没有这么手疾眼快过,所有的迅速都在方蜜身上彰显的淋漓尽致。

    “我觉得方蜜今天好像特别不舒服。”礼仪活动结束之后琳达从角落里走到唐司曜身旁眼睛一路望着许语荣搀扶着方蜜离开的地方,抿了一口酒靠在他旁边细声说道。

    唐司曜微微点着头,淡漠地说,“你今天怎么来了。”

    “我是新娘的形象造型师啊。”琳达不屑一顾的说,“唐司曜,难道我琳达只能在你的御用范围内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也太霸道了吧。”

    “王森和宋善惜有消息么。”唐司曜看着远处忙忙碌碌为方蜜整理面容的许语荣淡淡道。

    琳达吞下一口酒咽下去,“听说前段时间已经开始进行手术了手术结果似乎还蛮理想,现在只等着伤口复合然后回国了。”

    “回国?”唐司曜愣了一下,“不是说要在国外么?宋氏集团不都已经被收购了吗。”

    “哪有那么容易啊。”琳达靠在唐司曜身旁又刻意和他保持距离,“宋氏集团被收购这事儿不假,王森的公司可没被人收购啊,他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忙弄的我现在都要去接手他的工作,你知道我的兴趣不在这方面的赶鸭子上架的事儿我可干不出来。”

    “你可比你哥哥幸福的多。”唐司曜长舒一口气放下手中的酒杯双手放进裤袋里。

    “人生苦短我可不想让我的大好年华浪费在不开心的事情上,看你们一个个爱的死去活来的又图什么呢?缘分要是真的到了挡都挡不住至于这么绞尽脑汁吗。”

    “有些东西你不去争取就一定会错过,而这些被我们争取攥在手心里的东西也许有一天会失去但是却是另一种经历。”说完,唐司曜底下眼睑看了一下琳达的侧脸,纤长的睫毛凝视着远方安静甜蜜,“你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的经历。”

    抬头,琳达与他四目相对,两个人饶有默契的相视一笑各自散开。

    好几个小时之后婚礼结束,许语荣先把方蜜送到房间休息,因为是新婚之夜一定要在酒店度过许语荣先将宾客散开找了个地方让方蜜安静一下,本来就已经够特殊了又是大喜的日子太吵杂了固然好可是惊扰到了肚子里的孩子可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

    安顿好方蜜许语荣悄悄地从房间里头退出来,轻轻的关上房门准备离开,迎面碰上回送完宾客回房休息的李少斯。

    “喂喂喂!”许语荣二话不说先把李少斯拉到没人的地方叮咛道,“人都送回去了吧?”

    “哦,剩下的事情司曜跟琳达再帮我善后我看见方蜜不舒服就先回来看看。”李少斯说不出来总而言之觉得许语荣怪怪的,究竟什么地方怪怪的自己也讲不上来。

    许语荣没好气的在李少斯的肩膀上狠狠拍打了一下大声说道,“怎么就连你也是个笨蛋!”

    诶?

    李少斯被许语荣这么一说愣在了那里半天反应不过来。

    今天太阳有什么不对吗?还是说……马上要世界末日了?许语荣跟平常怎么那么不一样!不过也对……自从升级当了妈妈之后许语荣就一直不太一样。

    李少斯不说话,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许语荣。

    “我有的时候真怀疑你李少斯到底是不是方蜜的男人!怎么方蜜现在都有反应了你也不知道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不知道是许语荣太过于斥责还是因为本身她的身上就已经笼罩了一层“母亲”的光环,看着她说话李少斯总觉得自己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的娘亲……

    从万千思绪之中理清头绪,李少斯一脸云里雾里,“怎么……到底怎么了?”经过上一次的事情结束才短短三个月的时间,经过一次手术方蜜的身体大不如从前,虽然只是一个小手术李少斯已经焦头烂额到了极点,自从出院之后唯恐自己照顾的不周到让方蜜觉得不爽快。

    可许语荣站在他面前趾高气昂的时候,李少斯又突然觉得方蜜是不是真的已经不爽快了,然后拼命的在心里自责,如果真的是方蜜不爽快,那许语荣就快讲出来啊这样人家才能改正嘛。

    “李少斯你该不会不知道方蜜又怀孕了吧?”许语荣看李少斯一脸朦胧的样子诧异的说。

    李少斯这才从朦胧之中清醒过来,“什么?”许语荣你可不要骗人啊,你要知道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事实的话……天哪!悲剧会不会又要重演一次啊!

    “方蜜!”来不及考虑,李少斯推门冲进方蜜休息的房间,许语荣被他的举动吓得愣在原地许久才反应过来,跟着他一同冲进房间。

    这个李少斯到底发什么神经呀!

    方蜜穿着婚纱连妆都来不及卸下就半躺在床上闭目休息,听见有人夺门而入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望着冲进来的李少斯和许语荣说,“出了什么事吗?”

    李少斯整个人如同踩在棉花上一样,心有余悸的很。上一次方蜜在医院里半死不活的样子已经让他连续做了几天的噩梦,如今同样的事情又一次上演……

    方蜜,只要你不在伤害自己的身体你想做的一切都没有关系!

    李少斯像是一个孤寡了多年的老者经不起一丁点儿外界的风雨,走到方蜜面前扑腾一声跪在她的床边,双手紧紧将她的纤纤玉指攥在手中凝眉问道,“从以前到现在你想做什么事情我都由着你,任何事情只要是你不喜欢的我都可以无条件的答应、纵容,但是这一次真的不要这么做了好吗?这种手术对你的身体伤害有多大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啊!”

    “你说什么呢?”方蜜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大脑一时半会儿还反应不过来。

    一旁的许语荣赶紧上前对方蜜说,“方蜜,虽然少斯平时真的很吊儿郎当,但是他那颗爱你的心至死不渝,就算你不看在少斯的面子上你看在之前那个孩子的面子上你也要留住这个孩子啊。”

    许语荣话音还没落下,李少斯紧忙点了点头,紧握着方蜜的双手信誓旦旦道,“我发誓亲爱的我真的发誓,只要你能保重你的身体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去做,只要是你不喜欢的哪怕我再喜欢都不会拒绝,你说东我不说西你让我去南边我绝对不面朝北!”

    李少斯平时浪荡惯了,方蜜看见这样的他一时半会儿还有点儿缓不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让方蜜觉得可笑,好几次都差点儿憋不住,可这么严肃的场合要是真的放肆的笑出声音是不是也不太好?

    平时方蜜不喜欢李少斯身上的毛病多了去了,苦口婆心说了成千上万遍都毫无用处,能够主动让李少斯坦诚相待可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啊。

    深吸口气,方蜜做出一副愁容头靠在枕头上静默一会儿淡淡到,“浪子回头金不换呐,李少斯你这算什么?在跟我表示衷心吗?为什么求婚的那天不一口气说完呢?”

    “我以后每天跟你表示一下衷心,每天都表示!”李少斯乖巧的说道,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讨厌的很。

    方蜜胸腔里难受的很,胃部翻腾的厉害,嗅觉灵敏到哪怕闻到一丁点儿的气味儿都觉得恶心难受,强忍着不舒服,方蜜靠在床上笑着说,“少斯啊你知道吗?今天我第一次觉得我是你的女人,平时我们两个都散漫惯了,等到有了这个孩子之后我才突然觉得好像是时候为了喜欢的人体验所不能体验的东西了。”

    方蜜的人生就像是一条直线,直线上捆绑着手臂一样粗犷的绳索,绳索的下面是河流蹿急的波涛,一个个浪花拍打起来能溅起百米高的浪花,从一开始剩下方蜜一个人在上面行走时就已经摇摇欲坠,因为人生太长纵然是再粗的绳索走到中间都会面临跌落谷底的危险。

    而李少斯便是从绳索那头走向方蜜的人,两个人在激流勇进的最中间相遇,然后搀扶着彼此度过最艰难的一段时间,爱情亦是如此,在最难熬的时候总会遇见一个人然后被他带出深渊走向更光明的未来。

    一切恐惧等到遇见那个人的时候都不再是恐惧,所有的一切即使是自己害怕到不行的地方,只要那个人在自己身边,哪怕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也会给软弱无比的心脏坚定无比的信念。

    把所有的话语都化成一个暖暖的拥抱,方蜜和李少斯两个人幸福的相拥在整洁又充满了喜庆气息的房间里,站在他们身后的许语荣看着他们头顶上精美绝伦用黄金雕刻而成的饰品上写着漂亮的四个字“百年好合”会心的笑了起来。

    轻轻关上门,唐司曜带着大唐碰巧从许语荣出来的门口经过,看见许语荣小心翼翼的样子突然问道,“大功告成?”

    “啊!”突如其来的声音引得许语荣惊叫起来,转身见到唐司曜和大唐才算平息,“你吓死我了!”

    唐司曜抬眼看了看紧闭的房门,问道,“你把方蜜的事情跟少斯说了?”

    “当然,反正方蜜不可能一次做两次手术啊,不说难道又让方蜜忍受一次痛苦吗?”方蜜可是许语荣这辈子最重要的朋友,没有许语荣的同意谁都不能伤害方蜜,虽然很多的时候都是方蜜再保护她,但是紧要关头许语荣也会为了方蜜挺身而出,可这一次是李少斯……她彻底没了心力。

    大唐跟在唐司曜的身后探出脑袋轻轻的说了一声,“方蜜阿姨真是笨蛋呢,李少斯叔叔对她那么好她竟然还不要宝宝。”

    “你住口!”唐大唐这个大毒舌站在方蜜的门口要是说了什么方蜜不喜欢听的话弄的方蜜冲出来撕碎了他,许语荣可是三头六臂也保护不了,“小屁孩儿家家的懂什么!”

    “我可比你知道的多多了!”唐大唐毫不退让的和许语荣对峙道。

    唐司曜笑了一下将大唐拦在怀中,“虽然大唐年纪小可是大唐看事情比你要精准的多哟,我的唐太太。”

    说完话,唐司曜带着大唐扬长而去,两个人的背影牛掰到不行,许语荣连忙跟上去毫不退让的质问说,“喂!把话说清楚啊!”

    酒店的窗外阳光明媚,又是一年春天到来,温暖的阳光播撒在还残留着冬日尾巴的大地上给人一股舒服和惬意。唐司曜抱着大唐钻进自己的车子之中,身后的许语荣紧忙跟上也一同钻了进去,透过玻璃窗户三个人打闹争吵一番开着汽车扬长而去。

    市的马路上人潮涌动车辆川流不息,饶有秩序的向前行走,十字路口有情侣手牵手站在红灯下面等待信号灯变绿,期间彼此躲在耳畔呢喃几声女孩露出羞涩的笑容。路上的信号灯不停的从红灯变黄灯然后瞬间变绿,被太阳光照耀的闪闪发光的柏油马路上的不停的闪过更加闪耀无比的私家车,车辆走走停停形成一道大都市里习以为常的风景线。

    都市的上空,电动的直升巡视飞机发出拖拉机一般“嘟嘟嘟嘟”的声音,在人行道和大厦之间不停的飘来飘去,LED多媒体里发出或者新闻或者音乐的律动,从一天太阳的升起到傍晚朝霞的落幕再到夜晚降临华灯初上,到处闪烁着五彩斑斓,仿佛所有的人都在鸟瞰着个世界,仿佛所有的人都生活在没有痛苦只有欢乐的天堂。

    这座城市,人与人之间似乎和睦的如同复制人一样,人人都拥有最好的爱情人人都拥有最好的亲情,人人都拥有最好的生活和美满的家庭,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催化人们的心脏溢出那些原本不开心的事情,这是一个充满了爱的世界。

    等到夜生活缓缓升起,人们开始新一轮的惬意,安静的街道再也听不到骑车的轰鸣声,一整天的忙碌似乎安静下来,人们搀扶着自己的孩子、爱人、恋人从家里出来,走到人群最多的地方消耗着自己原本不平淡的人生。

    高楼林立的地方偶尔穿梭几架直升飞机,驾驶舱掠过的地方甚至都能看见居民区窗户里正在享用晚饭的一家人,有的孩子看见飞机朝着跳着想要抚摸,有的人却顶着它们快的不见踪影的舞姿入神,人生,这就是人生吧。

    **

    五年后。

    一身休闲运动衣的大唐坐在客厅里练琴,白净粉嫩的脸上凸显了一丝成熟,唐司曜仍然在书房里资料,许语荣在厨房帮着刘妈忙碌着稍后的晚餐。门外的铃声忽然响了起来,伴随着客厅里面大唐落下的琴声许语荣急匆匆的从厨房里跑到门口迎接。

    门随着许语荣的声音一同打开,兴奋的喊着。“欢迎光临!”

    一个可爱灵动的小女孩儿从门外探出头来望着许语荣乖巧的喊了一声,“阿姨好~”

    “你也好你也好~”许语荣立马蹲下身子捧住小女孩儿同样白净粉嫩的脸,话音还没落下,小女孩儿就挣脱开许语荣的双手朝着钢琴旁边站起来的大唐跑了过去。

    李少斯和方蜜这才进来,许语荣愣愣的望着跑向大唐的小女孩儿许久回不过神。

    “大唐哥哥你在做什么?”小女孩儿灵动的双眸望着大唐,脸上的笑容宛若出水芙蓉一样干净甜蜜。

    大唐白嫩的脸上突然散发出一阵阵的微红,头稍稍的垂下一点有些吞吐的说道,“我刚刚在练琴。”

    “好像是我喜欢的曲子。”女孩儿天真的说道,“是二年级的小朋友才会的曲子哟,大唐哥哥真棒!”

    大唐垂头羞涩的笑了起来,马上坐到钢琴旁边又开始练习,客厅里瞬间清脆的钢琴声又响了起来。

    “什么啊。”许语荣愣愣的看着并排坐下的两个小大人儿半天才说,“他们两个不会有什么故事吧。”

    “有故事不好吗?”方蜜将手上的包裹甩手放到客厅的沙发上坐在李少斯身旁说,“我们家豆丁总是从家里带点心到学校分给你们家大唐,俩人念同一间学校虽然不在一个班级但是关系好的不得了呢,诶我说许语荣,该不会二十年后真的要结为亲家吧?”

    许语荣顿时愣在那里,天呐,二十年后的事情难道现在就要看到吗?还是说要看他们从小到大一起腻歪二十年啊?

    “应该……不会吧?”许语荣吞吐道,现在想二十年以后的事情真不如死了算了。

    李少斯有意无意的在一边说,“好像以前有人说,等我们家生了个女儿就做亲家生了个男孩儿就做兄弟来着。”说完不忘抬头望一眼许语荣。

    惊呆了的许语荣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可是我突然好舍不得大唐啊。”

    “那有什么舍不得的,反正我女儿以后是要来你们家的。”方蜜一脸不屑的说完环视了一圈问道,“王森他们还没到吗?”

    许语荣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说,“哦!说好了今天到的但是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出机场,我去打个电话问问。”

    “听说他们领养了一个外国小孩儿?”李少斯问。

    许语荣一边拨打电话一边点头回应,“嗯,听说是一个白人夫妇生下孩子之后就被人抢杀了他们碰巧路过才领养的。”

    方蜜点头饶有所思道,“这样也好,省的等自己老了之后每个人照顾。”

    “以后的事儿谁能说得准!”许语荣说完那边电话立马就通了,“你们什么时候到?”

    叮咚!

    房子外面的铃声忽然响了起来,许语荣连忙挂断电话跑了过去打开门王森抱着孩子拉着宋善惜的手出现在许语荣面前。

    “好久不见!”许语荣上前一把抱住宋善惜。

    “嗯,好久不见。”宋善惜笑着在她背上轻轻拍了几下。

    唐司曜从楼上下来看见人都到的差不多,从酒柜上拿了一瓶红酒打开分了几杯挨个地给他们,“久别重逢,干杯。”

    “干杯!”

    王森的孩子卷卷的头发孤独的坐在沙发上望着不远处一同练琴的大唐和豆丁,金色的头发和碧色的眼睛,坐在沙发上安静的像是一团空气。

    “你叫什名字?”许语荣放下酒杯蹲在他面前微笑着问。

    他目光落在许语荣微笑的脸上,同时微笑的说,“我叫韦恩。”

    “韦恩你好。”许语荣还没说话,远处的大唐和豆丁转过身子异口同声的对韦恩说,“跟我们来个地方我们带你去玩儿!”

    孩子就是孩子,第一次见面就自来熟,大唐平时高冷惯了在豆丁面前暖男的不行,一眨眼的功夫就带着韦恩和豆丁不见了踪影。

    “他很可爱。”许语荣直起身子对一旁的王森说。

    王森看了她一眼安静的笑了一下,“是善惜想要我才领养的。”

    “以后准备回国吗?”许语荣问。

    “嗯。”王森点头,“当然要在自己的地盘儿才能耀武扬威了,国外治安泛滥已经给韦恩造成了创伤,虽然只有几岁如果印象深刻的话也差不多记得住事情了,那件事情之后韦恩每天晚上都做噩梦,醒了之后也不哭闹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发抖,我们也是考虑了很久之后才下的决定。”

    许语荣回头望着在二楼玩耍的韦恩,孩子的脸上看不出一丁点儿受过创伤的模样,反倒是一脸的稚嫩和阳光让人看着特别的暖和。

    刘妈将最后一道菜端到桌子上,几个人一同碰杯抿了一口红酒,方蜜环绕一圈没看见唐夫人的身影便问道,“唐夫人呢?”

    “去环游世界了。”唐司曜淡道。

    “哟呵?”方蜜一脸嘲弄的说道,“真的是吗?该不会是许语荣这个家伙赶人家走的吧!”

    “才不是啦!”许语荣急忙洗白说,“我怕她在家里闷就给她报了一个旅游团,去了一次法国之后认识了一帮小姐妹就组成了一个环游世界的团体,要励志走三十个国家呢。”

    “那可真是不错!”王森应道,“至少不会再出现分歧了。”

    一群人哈哈笑了起来。

    孩子们在二楼玩儿的不亦乐乎,楼下的大人也开始享用自己的晚餐,窗外是一阵阵威风拂面和花园里的星光点点,这是第一次一群从开始就闹了个你死我活的人聚集在一起,用笑容回赠所有的人,回赠他们曾经共同和不同的过往。

    “我们都很幸福吧?”喝多了的李少斯一只手支撑住自己的脑袋对着在座的所有人说,“我觉得我们都很幸福哟。”

    “那当然,我们一定要幸福的。”唐司曜也跟着附和着。

    宋善惜垂着头粉红着脸颊呢喃说“一直都不敢想会有这么一天,可是真到了这一天之后却又觉得从前的事情如果不发生就真的不会是今天这个地步。”

    “所以我们要一直幸福啊!要珍惜现在落到的这个地步!”方蜜的脑袋搭在李少斯的肩头傻笑着。

    许语荣起身,摇摇晃晃的对着所有人举起酒杯,嘴里支支吾吾的说,“对,我们都要幸福哟~”

    众人举杯,酒精的熏陶下摇摇晃晃的对着许语荣高高举起的杯子异口同声的喊着:“幸福!”

    嵩山别墅的大豪斯里,灯火彻夜通明,六个人三个家庭在灯火明亮的房屋之中进行着自己的快乐和幸福。回想过去的种种,一切都如同一场梦境,梦境真实又虚幻弄的让人不知是否可以信以为真,仿佛一切的过往都是一场泡沫只要太阳出来就一定会消失不见一样,而他们是故事,一个冗长又意味深长的故事。如同一场美丽的童话,总是在最完美的地方打上大结局。

    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必须以“从此之后,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作为结束。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