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情深难负,总裁的意外新妻 > 139 千希
    指间梦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x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随后就有医生有女人进来替乔玉处理伤口。



    



    乔玉也不反抗,任他们动手。



    



    入了夜的晚上,乔玉静静躺在床上。她并没有睡着,可是头有些晕,所以也不想睁眼。



    



    乔玉想到当年种种。



    



    “伤害自己的手段未免太蠢,这么些年你就没有学会聪明点儿?”秦靳杨朝她走了过去,依然略显冷硬的语调不似方才那样无情。



    



    乔玉漠然的扯了扯嘴角,微眯着眼看着他走近,竟也不躲不避,仿佛已经认命。



    



    然而秦靳杨却清楚,她的柔顺里,裹着多么倔强强硬的灵魂。



    



    刀枪不入,无坚不摧。



    



    可这样一个女人,竟对别人动了情动了心。



    



    秦靳杨终于走到她面前,他伸出手,食指重重在她伤口一按,也只换她轻微的皱眉。



    



    他不禁感受到挫败。



    



    痛的人,却分明是自己。



    



    乔玉连闷哼都没有。



    



    秦靳杨恨恨瞧着她,随后似有准备一般,从包里摸出一瓶软膏来。



    



    绿色的瓶子,中英文的双项文字。



    



    她有些惊愕的仰起脸。



    



    秦靳杨也正看着她,目光复杂深邃。片刻,他眼睛微微一眯,随即嗤的一声笑了,旋开瓶盖,他说的很绅士,却字字如刺,“虽然你很讨厌我的碰触,不过这里也没有别人了,所以还得请你稍微忍耐一下。”



    



    乔玉收回惊愕的表情。



    



    她的嘴唇动了动,终于开口道,“谢谢。”



    



    秦靳杨刚放在她伤口的手指一顿,缓缓看她一眼,嘴角慢慢玩起来,心却揪紧作一团,眼里的讥诮稍退,“对险些向自己施.暴的人说谢谢?”



    



    乔玉轻蹙了眉头,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其他。



    



    他的手指轻轻抹开药膏,带着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小心翼翼。



    



    她的呼吸轻缓平稳,拂着他的肌肤脉络。



    



    曾经,他们也如现在这样亲密。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如果灾难的开始,那个最初的时候,他坚持不肯出国,他始终站在她身边,就算能力微薄,但一直站在她身边,没有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江辛延……那么现在,他们的境况是不是大不相同?



    



    可是,这世界教会他最残酷的一件事就是,从来不会有如果。



    



    “怎么,一提到他就受不了?就那么爱他?爱到丝毫不顾自己的处境?爱到被人一碰就要立刻以死明志?”秦靳杨脸上带着凉薄的笑意,面皮寸寸绷紧,然指下力道却仍是轻若羽毛。



    



    乔玉面色淡如余雾,始终一言未发。



    



    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



    



    比如,你到底想要怎样?真的要强行带走她?她有手有脚,还能被控制不成?难道要将她监禁?



    



    可,一句也问不出来。



    



    秦靳杨抹好药膏,又见她垂着眼睛并不看他也一副不愿意与他说话的模样,脸上那凉薄的笑意一点点消失,慢慢变作深深地怒。他又看她一眼,终于冷哼一声,带着不可辩的怒气嫉意而去。



    



    乔玉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殆尽,躺在床上,连动一下都不能。



    



    乔玉终于结束她恍如作客的好日子。



    



    几个男人将乔玉提出来,二话没说便锁了她的手脚,将她关进了吊脚楼下的地下室。



    



    那几人将她丢下就转身走了,乔玉抬头看了一眼,光明从眼底退去。大铁门一关,整个地下室便显得阴暗而幽森。脚步一动,便听见脚腕上烤着的铁链发出哗啦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显得格外悚然。



    



    地下室并不很大,有些微的光线穿透通气孔,脚下是软软地稻草,简陋的连桌椅都没有,更别提床。



    



    然而前方一个隆起状的身影慢慢坐起来时,她仍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紧紧贴着身后的墙壁。



    



    那是一个人。



    



    乔玉借着微弱的光线细细看去,大吃了一惊。



    



    那个女人,长乱的黑色头发扎在一起,像是受惊的小鸟,但是还保持着镇定。那脸孔沾染了污渍,却还是漂亮。



    



    那个女人,有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脸。



    



    “千希?”乔玉狐疑喊道。



    



    的确是千希,只是她的形容憔悴苍白,看着她的目光甚至有些微的呆滞。然而很快回过神来,暗哑的嗓音试探着唤了一声,“乔玉?”



    



    “真是你。”乔玉知道对方是谁后,就不再怕了,她疾步走过去。



    



    千希淡淡的扬眉,原本漂亮飞扬的眼睛眯成细细一条,“你也被他们抓来了?”



    



    “也?”乔玉走近了打量她,果然她的手腕脚腕上锁着的铁链与她的一模一样。



    



    她终于苦笑一声,“秦靳杨舍得对你下手?”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marry不是说你一直在医院昏迷不醒……”



    



    “我也不知道我在这里多久了。秦楚将我关在医院里,然后有一天便将我带来了这个地方。”



    



    千希淡淡的说着,平淡的语气没有半点起伏。



    



    乔玉慢慢坐下来,“她们到底想怎样?”



    



    千希仰起头,短促的笑了一声,语带讥诮,“想怎样?让江家灭亡,让千家灭亡,让你我灭亡。”



    



    乔玉沉默半晌,千希姣好的面容上满是绝望和仇恨。



    



    “听说你和江辛延要结婚了,真是恭喜你。”



    



    “可我现在却在这里。”乔玉苦笑,“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我。”



    



    “放心,他不来找你,秦楚也会主动去找他。”千希依旧是淡淡说着。



    



    “我就怕她们拿我去威胁江辛延,担心他为了救我……”



    



    千希有一瞬的愕然,她笑了起来。



    



    那笑太过凄楚,宛如呜咽的悲鸣哭泣。



    



    铁链发出铿锵声。



    



    “原来你们竟爱上对方了。”



    



    地下室的铁门被打开了。



    



    昏黄潮湿的地下室里,千希坐在地上,乔玉则是坐在她的对面。谁都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时光流失。不见天日的生活,会磨损心智,让人变得惶惶不宁害怕恐惧。就像是垂死的人,预先知道自己终会死,面对死亡时也会流露出狰狞面孔。



    



    两个男人走了下来。



    



    那两人放下食物和水,又是沉默离开了。



    



    这其中逗留的时间绝不会超过三分钟。



    



    千希已经忘记自己被关在这里多久,已经有很多天了,因为太久所以就忘记了日子。



    



    千希站起身,铐着手铐脚铐,每每她一动,就发出拖地的隆隆声。



    



    千希端起一碗饭,转手递给了乔玉。



    



    乔玉却是心口有点揪痛,接过饭碗就往面前搁下。



    



    千希瞧了眼碗里的饭菜,轻声说道,“今天吃的原来是鸡肉。”她尝了一口又道,“味道还不错。”



    



    乔玉听到她的话语,微微一笑,“你倒是还习惯了。”



    



    千希在这里被关了那么多天,即便是不愿意也总是慢慢开始习惯,她吃着饭慢慢说道,“人总是要活下去,才有希望。”



    



    乔玉睁开眼,扭头望向她。



    



    千希的头发随意地用黑色发圈扎着,吃的很慢很津津有味。



    



    乔玉对千希没有太多接触,更是不知道她的心思,却见她侧脸凝然,那声音感慨万分,听得她心里冉起别样滋味。乔玉自小娇生惯养,从来没有吃过苦,想来千希更是,如今却是双双被关在这里。



    



    千希先吃完了,而乔玉还在吃着饭。



    



    铁链再次发出声响,谁又下来了。



    



    地下室本来是很昏暗的,有人点燃了壁上的煤油灯,烘得一下那抹昏黄就被放大。



    



    四周顿时光明起来。



    



    两人双双望去,只见两个男人开道先行走了下来。



    



    男人的后边,还跟着一个女人。



    



    正是秦楚。



    



    秦楚穿着黑色的皮衣外套,一步一步从台阶上走下来,冷傲的丽容,带着血腥气焰,她微眯眼眸,目光扫过千希,最后才默默落在乔玉身上。



    



    秦楚走近一些,见乔玉还捧着那碗饭。



    



    她露出一抹冷笑,夺了碗砸在地上,有些凉的米饭洒在地上,鸡肉也落了一地,她睨着乔玉,微低着头,艳丽的双眼刺出一丝阴霾,很低的女声,却格外尖锐,“怎么不吃了?把这些全都吃完!”



    



    千希睁大了眼睛。



    



    乔玉还是那样沉静,她坐在地上,慢慢抬眸,对上面前站着的女人,将她看了个仔细。



    



    她一言不发,秦楚喝道,“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