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重生之毒女倾天下 > 409.番外6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zw.net
    最快更新重生之毒女倾天下最新章节!

    在林秉权擅闯明德殿时,太监小福子就察觉林秉权来者不善,于是偷偷藏了起来,结果居然看到林秉权出了明德殿后就让人残杀了所有的宫婢太监和侍卫。

    小福子担心林秉权会对惠文帝不利,不顾自身安危悄悄地潜进明德殿中,却发现惠文帝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冷逸不在,整个明德殿又被熊熊大火包围,情急之下小福子背起惠文帝躲进暗道里,正准备冒死去找一个已经被林秉权杀害的侍卫代替惠文帝。

    没想到林秉权竟然将死去的所有宫婢太监和侍卫尸首扔进了明德殿,这下正中小福子的下怀,小福子急忙找了个身形跟惠文帝差不多的侍卫搬到床上躺好,然后换上惠文帝的服饰,这才进入暗道背着惠文帝离开。

    京城内外到处是林秉权的爪牙,小福子无奈只能带着惠文帝藏在一处民家之中,可是惠文帝中了秘毒必须马上医治,小福子又不敢去找大夫害怕泄*露行踪。

    好在惠文帝已经苏醒过来,加上惠文帝曾服了墨炫炼制的解毒丹,从而控制了毒性发作,随后惠文帝带着小福子秘密离开京城和语妃汇合。

    惠文帝不放心轻雲和京中的局势,三人便乔装留在了离京城百十里远的一处小山村,而那个小山村里恰好有位老大夫,虽不能解除惠文帝的秘毒,却有效控制毒性蔓延。

    直到听闻轻雲铲除了奸佞并稳定朝纲,三人这才安心地离开那个小山村,没多久遇到了悄然离开京城的冯玉雯,得知惠文帝中了秘毒又不愿意回京,冯玉雯猛然想起曾经有过婚约的叶家是医药世家,征得惠文帝同意后,四人就前往冯玉雯的家乡。

    叶雪松果然医术超群解除了惠文帝所中的秘毒,又调养一年多,惠文帝便带着语妃和小福子游历山川名胜,冯玉雯已没了亲人且感念惠文帝多年照拂之恩坚持随行,叶雪松放不下冯玉雯也一同前往。

    这些年,五人去过很多地方,除了本国一些名胜古迹,还有楚国,梁国和周国,甚至偏远一些的小国家,不过每次停留的时间都不长,故而轻雲安排的人才找寻不到。

    半年前五人来到东莱郡,觉得这里气候适宜,景色如画且民风淳朴,便打算长期居住下来。

    “原来如此。”轻雲长松口气的同时也心惊胆寒,若不是小福子机警勇敢地救出父皇,她必将悔恨自责终生:“小福子对女儿,对整个晋国有大恩,女儿永世不忘。”

    司马凌昊三兄妹也齐声道:“娘放心,儿子(女儿)也永远不会忘记小福子公公的这份恩情。”

    “你们都是好孩子。”三个孙儿孙女如此懂事,惠文帝深感欣慰,转眼看着轻雲疑惑道:“九儿,你应该没见过为父的本来面目吧,怎么一眼就认出为父呢?”

    轻雲微微一笑:“冷叔曾经跟我描述过爹的模样,最主要的是爹养育了我十几年,那份深入骨血的感觉常人无法体会,再加上娘并没有易容,所以我当然一眼就认出爹娘了。”

    “我们的九儿就是冰雪聪明。”抱着慕容彦菲的语妃慈爱道:“老六他们好吧?麟儿是否仍爱黏着你?”

    “祖母英明,麟儿哥哥总是跟我们抢娘亲,后来还干脆赖在落霞宫。”慕容彦菲趁机告状。

    瞧见慕容彦菲娇憨的样子,众人不禁哈哈大笑。

    白了自家女儿一眼,轻雲微笑着道:“大家都很好,六哥和六皇嫂又添了一儿一女,我们离开京城时六皇嫂又有了好消息,三哥和三皇嫂有了两个儿子,五哥和五皇嫂的女儿已经几个月了,八哥和八皇嫂也有了三个儿女,孩子们都住在文泰宫(离落霞宫比较近的宫殿)里,由冷叔和沈嬷嬷照拂,静心师太时常也会来宫里小住。”

    “大家都好就好,这样我们也就放心了。”语妃含泪笑着道,惠文帝也点了点头。

    看了看坐在身侧的紫珂,轻雲接着又说道:“爹,娘,这是五皇嫂。五皇嫂,还不过来拜见爹娘,爹娘还没喝你这杯儿媳妇茶了。”后一句话是对紫珂说的。

    听罢轻雲之言,紫珂脸上不由浮起一层淡淡的红晕,却也落落大方地起身,走到惠文帝和语妃面前跪下,接过轻雲递来的清茶双手呈给惠文帝:“爹,喝茶。”

    惠文帝先是一愣,继而伸手接过茶盏,端着浅浅抿了一口,脸上露出一抹了然而满意的笑容。

    他早就察觉到老五的心思,而紫珂也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好孩子,又有了小孙女,若凝妃(齐王的母妃)泉下有知,肯定会很开心吧。

    “娘,喝茶。”紫珂又接过轻雲递来的茶盏呈给语妃。

    语妃同样接过来浅抿了一口茶水,然后取下腕间手镯套在紫珂手上,双手扶起她:“好孩子快起来,你和老五,还有老八他们的婚礼,我们都没有参加,这手镯就当娘给你贺礼,老八媳妇的稍后娘再补上,你可别嫌弃。”

    “这礼物实在太贵重了,儿媳不能收下。”这个手镯是语妃的珍爱之物,当年都不曾给六弟妹,她如何能收?紫珂说着就要取下腕间手镯,却被语妃阻止:“东西再贵重,也不及亲情重要。”

    “既是爹娘的一片慈爱之心,五皇嫂收下便是。”

    紫珂原本还要推辞,听得轻雲如此说,也只好作罢:“儿媳多谢爹娘的慈爱。”

    正说着,叶雪松将酒打回来了,冯玉雯和绿珀也端着几道香气四溢,让人一闻就食指大动的菜肴走进来。

    这顿晚饭一直吃到三更时分,几年未见,大家都有着说不完的话,几个孩子早已撑不住安然睡去。

    瞥了一眼最后离开的男子,惠文帝压低声音道:“九儿,楚小子对你可谓是一往情深,为了你至今没有封后纳妃,这份痴情和执着便是旁人都不免感动,难道你就不动心么?”

    静静引着茶水,轻雲微垂着眼帘没有说话。

    “别忘了,你当初可是答应过爹至少是一后四妃,为司马家绵延子嗣!”

    “女儿没忘,女儿知道爹是一片好意,女儿也知道云翊是世间难求的好男*人。”抬眸看着惠文帝,轻雲声音沉静无波:“只是我和辰羽历经种种艰难波折,甚至是。。。。。。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女儿心里只有他,他心里也只有女儿,再容不下任何人!至于云翊,我只能说声抱歉!”

    “可是墨炫已经。。。。。。”虽然轻雲对外宣称墨炫病重卧床,但惠文帝自有他的消息来源。

    “不!不会的!辰羽爱我胜于自己的生命,他不会忍心抛下我孤独终老,他一定会回来找我!即便,即便他真的回不来了,他也会在奈何桥上等着我,只等儿女们长大成人,我便会去与他相聚,从此生生世世永不再分离!还请爹明白和成全我这番心意吧!”

    极力压抑的声音中透着决绝和祈求,还有着痛彻心扉的忧伤,漆黑双眸黑得不见一点光亮,却让人有种火焰燃烧的感觉,平静而又炽热,惠文帝忍不住心中一颤。

    他知道九儿深爱着墨炫,可没想到九儿已经爱得这么深,如果不是有了三个孩子,只怕九儿在墨炫离开的那一刻随之而去,果真是他的女儿,一样痴情,一样决绝,也一样令人心疼。

    良久,惠文帝长长叹了口气:“你既心意已决,为父成全你就是。”好歹江山依旧姓司马且国泰民安,司马家又有了血脉延续,他总算没有辜负他们的重托。

    “谢谢爹!”挽着惠文帝的胳膊,轻雲眸含热泪,父皇终究还是很疼爱她啊。

    轻轻摩挲着爱女的墨发,惠文帝脸上扬起宠溺而无奈的笑。

    罢了,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九儿幸福,只要九儿无悔,他便成全九儿又何妨。

    父女二人各怀心思,自然没有注意到紧闭的房门外,楚云翊黯然离去。

    第二天太监小福子从临县回来,看到轻雲一行人,自是激动万分,而轻雲和紫珂带着三个儿女郑重向他磕头道谢,惊得小福子慌忙跪地还礼。

    转眼一个月过去,轻雲等人陪着惠文帝和语妃游览了东莱郡许多名胜古迹,一边享受着失而复得的天伦之乐,一边明察暗访当地官员的政绩和民生民情,可谓一举两得。

    这天早晨,一家人正温馨地吃着早饭,轻雲忽觉心神不宁,脑海里有个声音反复回响着‘快出去,快出去’,整个人呆呆地看着桌上菜肴出神。

    “小雲,你怎么呢?”

    坐在轻雲对面,一直关注她的楚云翊最先发现其异样,一脸担忧看着她,不知为何心里莫名慌乱起来。

    听得楚云翊询问,所有人都纷纷或抬头或转眼看向轻雲,见她眉头微微紧蹙,拿着竹筷的右手依然保持着夹菜的姿势,神情恍惚,放佛灵魂出窍一般痴痴呆呆,众人顿感疑惑担忧。

    旁边的韩烨霖一把抓住自家娘亲的手,急切问道:“娘,你。。。。。。”

    话未说完,却见自家娘亲忽然扔掉手中竹筷,挣脱他的手站起身,飞速冲出了正堂,眨眼就不见了踪迹。

    楚云翊和龙影见状飞身紧追其后,其余的人先是一怔,继而都扔下碗筷追出去。

    且说轻雲冲出正堂后,凭着直觉一路飞奔,很快到了后山的那片花海之地,一面喘着粗气,一面急切地环视四周,可惜根本不见一个人影,心情顿时跌落谷底,眼神失望而黯然落寞。

    “嗷呜。。。。。。”

    随着一声气吞山河的狼啸声响过之后,一道雪白的身影突然从远处向轻雲飞驰而来,似乎只是眨眼之间便飞驰来到了轻雲面前。

    随后而至的司马凌昊三兄妹见状不由神色骤变,纷纷上前解救自家娘亲,紫珂等人及时阻止了三兄妹,三兄妹刚要发怒,却意外见到自家娘亲紧紧抱着那只雪狼喜极而泣,顿感疑惑不解。

    而轻雲颤抖着手摩挲雪狼的白毛欣喜落泪:“慕雪,我好想你!”

    亲昵在轻雲怀里蹭了蹭,同时伸出狼舌舔了舔她的面颊,嗅着她独有的熟悉馨香,慕雪也欢喜不已。

    “慕雪,辰羽呢?辰羽也回来了么?”

    当初天玑老人来接辰羽离开时,意外见到了慕雪,眼睛里顿时闪现出灼亮精光,还对她说,慕雪的血对辰羽有极大的用处,她便同意天玑老人带走了慕雪。

    如今慕雪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是不是就代表着辰羽也没事呢?

    轻雲正想着,不远处的花海中忽然走出一抹深紫人影,她的目光瞬间定格。

    剑眉英挺,鼻若悬胆,唇如温玉,绝美容颜犹如出尘谪仙般白皙纯净,一袭深紫色华贵衣袍衬得整个人仿若无暇美玉熔铸的玉人,无数花瓣在他周围随风飞舞,丰姿奇秀,神韵超然,而那双妖魅瞳眸正静静地看着轻雲,里面溢满了浓郁得化不开的柔情。

    一如当年妖冶盛开的曼珠沙华中,他笑看着她。

    一如那年在北原郡,她接受他的情意。

    一如孩子们百日宴那晚,漫天烟花绚烂里,他在她怀里沉沉睡去。

    也只有他,才能让她明白爱的真谛,才能让她如此牵肠挂肚,才能让她拒绝别的男子的情意,坚信他一定会回来。

    前世她和他擦肩而过,今生她和他历经种种劫难,甚至是天人永隔。

    他是她的情缘!

    他也是她的温暖和精神支柱!

    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他,轻雲想要飞奔入他怀,却又觉得双脚沉重如铅,只能静静地看着他,平凡脸上扬起一抹似拨开乌云见月明的笑,眼瞳里渐渐浮起一层氤氲。

    花海里,墨炫眼睛同样一瞬不瞬看着日思夜想的心爱人儿,周遭事物仿佛皆不存在,他的眼睛里只有那道亮丽的风景。

    那躺在寒玉冰床上不知不觉的煎熬,那饱受病痛半生半死的折磨,那分分秒秒疯魔的相思,这一刻都变得风轻云淡,不值一提。

    他还活着,活着回来与她相聚,回来与她携手后半生,一切便都足够了。

    这世上,唯有她才能牵扯着他全部的心魂,唯有她能填满他平凡而孤寂的人生!

    飞身飘然落在轻雲面前,墨炫深深凝视着轻雲,而轻雲也深深凝视着墨炫,四目相对,柔情四溢,两人的眼中只有彼此,再无其他。

    “夕颜,我回来了!”黯哑声音中透着忐忑和小心,仿佛怕惊扰了她。

    轻雲眉宇舒缓,神色间温柔如水,迷蒙眼瞳里潋滟流光,好似随风飞舞的花瓣:“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伸手将深爱人儿紧紧拥入怀中,仿若是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感觉到她的温暖和气息,鼻息间传来她独有的馨香,墨炫心满意足:“多亏慕雪,还有慕容清逸的那本玄冥心经。。。。。。”

    “我知道!”熟悉的药香扑面而来,炽热的男子气息将她包围其中,轻雲只觉心宁如静,双臂环在墨炫腰间,埋首于他怀里,泪水无声滑落:“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两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思念和等待,这一刻值了!

    “夕颜,夕颜,夕颜,夕颜。。。。。。”在轻雲耳畔声声低喃,墨炫拥着她的双臂也一再收紧,放佛要将她嵌入身体里一般。

    听得这一声声浓烈的深情呼唤,轻雲的心既疼又醉,重生一世能够与辰羽相知相亲相爱相守,她的人生才终于得以圆满,才没有辜负上苍的垂怜。

    “夕颜,你可知我想你想得有多苦?想要回到你身边的心情有多迫切?”

    双手轻轻捧着轻雲的脸颊,墨炫微微低头,炽热双唇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水,酸涩中却又带着甘甜的味道瞬间熨烫了墨炫身心,浑身轻颤,深邃眼底闪着灼热暗芒,愈发轻柔而急切地亲吻着她的眉眼,鼻尖,最后双唇,极尽辗转缠*绵,也极尽温柔入骨,堆积两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爱和情一下子喷薄而出。

    轻雲只觉轰地一声响,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片刻双臂圈住墨炫的颈间,热切回应着他的亲吻。。。。。。

    “爹爹真威武!”

    不远处,慕容彦菲双手捂着眼睛,却透着指间缝隙津津有味看着浑然忘我的爹娘。

    虽然她没有见过爹,不过娘亲房中挂着一幅爹娘的画像,由爹娘共同描绘,画面上爹娘并肩携手于绿树百花中,好象神仙眷侣一样美轮美奂。

    死死盯着抱着娘亲的那个男*人,韩烨霖唇角紧抿,漆黑眼瞳氤氲着慑人心魂的幽芒。

    娘亲是他的,这个男*人竟敢跟他抢,简直找死!

    如玉右手摩挲着慕雪没有一丝杂质的白毛,司马凌昊看着爹娘,脸上洋溢着如沐清风的浅浅笑容。

    韩皇夫安然回归,主子终于不会再孤单寂寞,紫珂和绿珀都喜极而泣。

    而楚云翊和龙影黯然神伤,同时表情中也透着一丝释然。

    “静怡,你可曾后悔?”惠文帝轻声问着身旁的语妃。

    转眼看着惠文帝,语妃一字一字道:“无怨,无悔!”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