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大结局(全文完)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来源:https://www.jxzw.net
    秦笑愚通过老豆很容易就找到了陆天龙的藏身地,他谁也没有带,单枪匹马来到了南郊的一栋民房,在紧闭的大铁门上用拳头砸的惊天动地,过了好一阵,才有人走到门口警惕地问道:“谁啊。”



    



    



    秦笑愚大声道:“去告诉陆天龙,我是秦笑愚,有急事必须马上见他……”



    



    



    过了好一阵,大铁门上的一扇小门打开了,一个男人盯着秦笑愚看看,问道:“就你一个人?”



    



    



    秦笑愚说道:“不错,陆天龙在哪里?”



    



    



    男人没说完,侧身让秦笑愚进去,只见院子里有七八个马仔,其中好几个人手里都拿着手枪,虽然没有对准秦笑愚,可都是一副戒备的神情。



    



    



    秦笑愚只当没看见,自顾走进了堂屋,只见陆天龙胳膊上缠着绷带神情萎靡地勉强坐在一把椅子里,身边站着两名壮汉,见秦笑愚进来,欠欠身子并没有站起来,说道:“老板,你不是说不再跟我们打交道了吗?怎么又找上门来……”



    



    



    秦笑愚把陆天龙打量了几眼,说道:“你旧伤未好怎么又添新伤?应该是指哎救古老三的时候挂的彩吧?”



    



    



    陆天虎没有回答秦笑愚的问题,而是说道:“老板,你有什么话尽管说,该不会是专门来探望我的伤势的吧?如果你有什么差遣,恕我目前没有这个能力了……”



    



    



    秦笑愚在一把椅子里坐下来,说道:“我不是来找你的,古老三在哪里?我必须当面跟他谈谈……”



    



    



    陆天虎一脸为难地说道:“老板,你现在不是帮里面的人,恕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当然,如果你有什么话,我可以替你转告他……”



    



    



    秦笑愚哼了一声道:“就凭你这点能耐难道还能救他的命?我告诉你,现在全城的警察都在搜捕你们,如果短时间之内不能把他送出去,落网是迟早的事情……”



    



    



    陆天虎其实也一直在为这件事焦虑,他知道秦笑愚以前和芦凤仙关系密切,现在和古老三还占点亲戚,起码不会害他,于是问道:“难道你有什么好建议?”



    



    



    秦笑愚说道:“没什么好建议,眼下就是要想办法让他马上回台湾……”



    



    



    陆天虎说道:“现在风声这么紧,警察把守着各交通要道,出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秦笑愚说道:“你少啰嗦,马上让我见他,要不是古小林求我,我还懒得管着闲事呢。”



    



    



    陆天虎犹豫了好一阵,最后下了戒心,说道:“你跟来……”



    



    



    ……



    



    



    ……



    



    



    岳建东忽然被停止,他马上意识到龚汉文和祁红的这场较量接近尾声了,并且龚汉文显然已经处于下风,要不然刘辉不敢轻易对自己动手。



    



    



    尽管目前还不确定龚汉文一定会败在祁红的手里,但不管谁胜谁负,自己都有可能成为牺牲品或者替罪羊。



    



    



    本来他这个时候应该马上联系龚汉文商量对策,他相信龚汉文已经的得到了自己被停职的消息,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却没有等到他的电话,好像是逼着自己主动去找他似的。



    



    



    不过,岳建东并没有打算主动联系龚汉文,他很清楚,自己的仕途基本上算是到头了,且不说龚汉文和祁红还没有分出胜负,即便龚汉文获胜,自己也不一定能够得到重用。



    



    



    一方面是自己对他已经没有多大的利用价值了,另一方面自己知道也的太多了,这时一大忌讳,龚汉文不一定能容得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明显的道理以前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岳建东离开市委大院之后,没有回市公安局,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坐在那里想了半天,拿起手机给邹琳拨了一个电话,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一直没人接,这让他更加不安了。



    



    



    正自坐立不安,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拿起来看了一眼,却是副局长童莱打过来的,想必她也得到了自己被停职的消息,眼下,整个公安系统已经都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



    



    



    “你在哪里?”童莱问道。



    



    



    “什么事?”岳建东警觉地问道。



    



    



    童莱犹豫了一下说道:“龚厅长已经知道了,他让我告诉你,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坚持住,祁红并没有掌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如果你自乱阵脚的话,反而后悔惹出祸端……”



    



    



    岳建东心中一动,说道:“什么祸端?”



    



    



    童莱说道:“他们这时在逼你,你该不会愚蠢到位了自保而向他们妥协吧?”



    



    



    岳建东没有回答童莱的问题,他明白这是龚汉文让童莱在试探自己的态度,于是问道:“他有什么指示吗?”



    



    



    童莱说道:“他让你暂时在家里休息一阵,不要跟任何人接触,只要抓到了古丛林,祁红就嚣张不起来了……”



    



    



    岳建东哼了一声道:“眼下市公安局由马明主持工作,他还指望能抓到古丛林?当然,这件事现在已经不用我操心了,你可以转告龚厅长,请他放心,我既然上了这条船,就不会再左顾右盼了,不管什么结局,我都会自己承受,不会连累他……”



    



    



    童莱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你何必这么悲观,不过是停职,又不是双规……”



    



    



    岳建东打断了童莱的话说道:“这么说你还很乐观了?别忘了,蒲世鑫的嘴可堵不住……我看,你还是做好思想准备吧,马上就轮到你了……”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正如岳建东预测的那样,马明的动作很快,在得到了市公安局的领导权之后,马上秘密抓捕了邹琳,又让人把蒲世鑫带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严格保护起来,虽然没有抓童莱,但她已经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权力了。



    



    



    三天之后,祁红组织省纪委、最高检察院,市公安局等有关部门成立了一个联合调查小组,秘密审讯了蒲世鑫和邹琳。



    



    



    邹琳当然不至于出卖自己的老子,可蒲世鑫早就做好了投靠祁红的思想准备,根本不同审问,就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来了一个竹筒倒豆子。



    



    



    第四天,岳建东在自己的公寓被带走,当调查小组的领导找他谈话的时候,他提出了一个条件,只要祁红答应他全身而退的话,他将不会隐瞒什么,否则,什么都不会说。



    



    



    马明把这个情况向祁红做了汇报,祁红犹豫再三,最后答应,只要岳建东没有直接参加统一大厦的刺杀案子,可以答应他的要求。



    



    



    几天之后,龚汉文的得力干将戴光斌在一个停车场被秘密抓捕,不过,他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所以不管怎么审问,拒不交代自己的罪行,案子陷入了僵局。



    



    



    这个时候,秦笑愚给调查小组带来了突破的机会,他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自称是高斌的老婆,说是按照高斌的吩咐,在母亲的家里给他留了点东西。



    



    



    秦笑愚马上去了一趟高斌的丈母娘家,在验明正身之后,拿到了高斌的那台笔记本电脑,电脑上存放着的一百多个录音通话记录让他大吃一惊,因为,这些通话录音不仅有他自己和韵真的侵吞巨款的证据,还有统一大厦刺杀案件的间接证据,从通话录音来看,戴光斌和无莫名是幕后的策划者,而负责实施的却是隐藏在各派出所的520小组的成员。



    



    



    秦笑愚没有把笔记本电脑上的录音材料给祁红和韵真听过,他自己把有关戴光斌和无莫名的证据录制在一个优盘上,然后毁掉了那台笔记本电脑,只把优盘交给了老吴,通过老吴转给了调查小组。



    



    



    面对确凿的证据,戴光斌仍然死扛,不过,随后到案的无莫名却贪生怕死,为了保命,终于供出了龚汉文。



    



    



    得到了调查小组的汇报材料之后,祁红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省市的主要领导都参加了,会上,祁红向大家通报了调查小组的汇报材料,但并没有形成决定性的意见。



    



    



    会后,祁红又单独和副省长储慧和副书记王定波私下交谈了两个小时,一直等到晚上七点钟才一致同意对龚汉文实行双规。



    



    



    晚上十一点钟,龚汉文接到市委办公室的电话,让他连夜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并且接他的车已经等在了他家的楼下。



    



    



    龚汉文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他很清楚今晚这个会议的内容是什么,知道自己这一去恐怕再也回不来了。



    



    



    他来到自己的书房,给公安部陈副部长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中,他沉痛地说道:“老首长,我辜负了你的期望,没有把事情办好,祁红已经对我下手了,不过,你放心,这件事就到我为止吧……”



    



    



    陈部长好一阵没说话,最后淡淡地说道:“恐怕不会这么简单,既然你已经想好了,就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办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龚汉文点上一支烟坐在书桌前默默抽着,直到外面传来敲门声,他才不慌不忙地掐灭了烟头,拉开抽屉拿出一支手枪,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开了一枪。



    



    



    ……



    



    



    ……



    



    



    半个月之后,秦笑愚和古小林去了美国,在那里他见到了自己一岁多的儿子和吴媛媛,期间他多次来往于美国和大陆之间,把古小林用重金买来的各种商品通过特殊渠道押送回国,半年之后,他带着儿子和吴媛媛悄悄回到国内,把母子两个安顿在北京。



    



    



    等他回到临海市的时候才知道,半个月前,祁红已经主动辞去了省委一把手的职务,由王定波接任,市委书记刘辉成了省委副书记,储慧告老还乡,而韵真则成了市委副书记。



    



    



    两个月后的一天,祁红在院子里晒太阳,正好看见秦笑愚从外面走进来,就像是不经意地说道:“你和韵真的年龄也不小了,这个婚到底还结不结?”



    



    



    秦笑愚楞了一下,笑道:“这不是一直在等你一句话吗?”



    



    



    祁红嗔道:“别嘴上说的好听,以前从来不听我的,现在反倒这么老实了?该不会是和吴媛媛鬼混了这么长时间之后,改变主意了吧?”



    



    



    秦笑愚急忙说道:“这怎么可能呢?等晚上韵真回来我们就商量婚礼的事情……”



    



    



    祁红摆摆手说道:“我看就别搞什么婚礼了,找个时间把证办了,请几个老朋友来坐坐就行了,一想起韵冰的婚礼,我这心里就直打鼓……”



    



    



    秦笑愚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只要韵真没意见就行……”



    



    



    祁红哼哼道:“她有什么意见,毕竟是二婚,没必要搞得满城风雨……”



    



    



    说着,盯着秦笑愚警告道:“你们一旦结了婚,你可要收敛一下自己的风流本性,韵真现在毕竟是领导干部,你可别高出什么丑闻,以前那些女人你准备怎么办?”



    



    



    秦笑愚一脸为难地问道:“你的意思呢?”



    



    



    祁红摇摇头,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能有什么意思?你要是想偷吃,最好做的隐秘一点,要是闹出什么丑闻,我可饶不了你……”



    



    



    半个月之后,秦笑愚和韵真领了结婚证,在自己的家里摆了一桌酒席,来宾总共只有十二个人,大部分都是祁红的下属和韵真的同僚,其他几个人分别是韵冰夫妇,黄秋平、老吴和秦笑愚的理财顾问于涛。



    



    



    当然,蒋明玉也来参加了这个简单的婚宴,不过,她在参加完婚宴回去的路上遇到了车祸,送到医院没多久就死了,她的儿子被韵冰收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