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她是自作自受
    三世历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x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夏氏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去,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猩红的独眼中目光飘忽不定,半天之后,才疯狂大叫“没有用的,没有用的!等你找到人,他早已彻底没救了,哈哈哈……”

    沈衣雪听的眉头一皱“你的意思是说,想要救他,还要有时间的限制?”

    夏氏终于反应过来沈衣雪是在套话,楞了一下,突然一张嘴,“呸”地一声,朝着沈衣雪吐出了一口浓痰!

    沈衣雪早就料到夏氏会恼羞成怒,身子一闪避开那口黑乎乎的浓痰,继续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提醒了,我不会耽误时间的……交给你了!”

    最后四个字却是向丰都大帝说的,说完之后,沈衣雪竟是再不看夏氏一眼,转身朝着历劫走去。

    轩辕昰想要追问夏氏,却被沈衣雪抢了先,虽然微微有些说不出的别扭,却也不好和沈衣雪计较什么。此刻见她转身,先前的别扭顿时成了慌乱“丫头……”

    沈衣雪停下脚步,回头朝他看了过来,同时道“历劫的情况,怕是耽误不得。”

    轩辕昰听她张口闭口都是历劫,心中禁不住有些微的不满“你……”

    只开口说了一个“你”字,轩辕昰突然就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开口了。是指责她不信任他,还是指责她偏心历劫?

    不论是那一句话,只要说出来,三个人之间那种微妙的平衡都会被瞬间打破!

    而打破这个平衡的后果,很可能会让沈衣雪再一次选择逃避!

    轩辕昰想了想,强压下心中怨怒不满,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来“我和你一起去。”

    他话音刚落,就刚听到一旁的夏氏突然尖声嘶吼道“不准去!”

    沈衣雪和轩辕昰同时一愣,将目光投向颇有些气急败坏的夏氏,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为什么?”

    夏氏一脸的气急败坏“你是我的儿子!”

    轩辕昰楞了一下,反驳道“胡说,你的儿子是原铭!”

    沈衣雪却是心中一动,突然就联想到了夏氏之前那句“别人的家事”,敢情这是将轩辕昰当成原铭了?

    也是,毕竟现在的轩辕昰,或者说轩辕昰的躯壳,曾经占据主导地位的人,是原铭。

    夏氏将轩辕昰当做了原铭,又说“家事”,只攻击历劫一个,还十分霸道地不让轩辕昰与沈衣雪一同去天机门寻找救治历劫的方法?

    此刻沈衣雪想到的,轩辕昰显然更早一步就想到了,为免引起沈衣雪的误会,这才提出要审问夏氏,只是没有想到丰都大帝并不配合,夏氏更是如同疯狗一般,什么都敢说。

    更让他心慌的是,现在的沈衣雪,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一瞬间,心虚慌乱达到了极致,轩辕昰几乎都有些无法控制心底的暴戾和对夏氏的厌恶怨恨,恨不得一伸手掐断对方的脖子!

    果然,沈衣雪盯着夏氏看了半晌,突然问“你说,轩辕是你的儿子?那原铭呢?”

    夏氏道“即使铭儿转世投胎,我也照样认得出他来,他也照样是我的儿子。”

    对于夏氏的霸道蛮横,沈衣雪也是十分无语,不过却还是配合地点了点头,又问“所以呢?你为何要对付历劫?”

    夏氏“呸”地一下,再次朝着沈衣雪吐出一口浓痰,恨声道“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小浪蹄子!”

    听夏氏骂的难听,轩辕昰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一剑朝着夏氏就拍了过去“闭嘴!”

    夏氏如同一个风筝,刚飞出去,却又被丰都大帝束缚在身上的青色光带拽了回来,再“扑通”一下摔到地上!

    沈衣雪完全没有写想到轩辕昰会骤然出手,直到夏氏从她眼前飞出又跌回来,这才抬起头,愕然地看向轩辕昰“轩辕,你……”

    轩辕昰铁青着脸,皱眉道“丫头,难道你都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吗?”

    沈衣雪垂眸,掩住眼底的情绪波动,轻轻道“我知道。”

    轩辕昰道“我受不了。”

    沈衣雪叹了口气“历劫的安危,更重要。”

    “你……”轩辕昰看着沈衣雪,面容依旧明艳,眸光依旧清澈,却怎么看也看不到底,一时竟然语塞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片刻之后,他才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是我错了。”

    一个“错”字出口,沈衣雪感觉轩辕昰周身的气势都跟着变了,几乎是一瞬间,落寞和失意就弥漫了出来。

    沈衣雪感觉到了轩辕昰的情绪变化,心中一软“轩辕,我……”

    轩辕昰道“你说的对,有什么事情,等先解决了历劫的问题再说。”

    说话的时候,他两步走到夏氏跟前,一弯腰将人拎了起来“知道什么,都说出来吧!”

    夏氏被拍飞,又拽回来,跌落在地,早已晕头转向,轩辕昰一连问了三遍,她才勉强睁开仅剩的独眼,喑哑着声音问“你说什么?”

    轩辕昰道“历劫,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若不说,我让你儿子最后一缕残存的意识,都没有容身之处!”

    说话的时候,他的另一只手,就将战天剑举到了夏氏眼前。

    战天剑上,青濛濛的光芒凝而不散,在剑身上古朴厚重的花纹当中缓缓流淌着。

    夏氏果然变了脸色,血红的独眼恶狠狠地瞪着轩辕昰,几乎将牙齿咬碎。

    轩辕昰“你说不说?”

    夏氏紧紧盯着他手中的战天剑,独眼中折射出复杂的光芒,狰狞的神色变化不定,片刻之后终于是缓和了下来,抬眼看着轩辕昰,不无嘲讽地问了一句“这当真是你想要问的?”

    “当然!”轩辕昰几乎是立刻道,“否则你以为呢?”

    夏氏桀桀怪笑“我还以为,你会为了小贱|人,眼看着她的姘头变成不人不鬼的东西!”

    “啪!”

    轩辕昰猛地一个耳光,抽得夏氏偏过头去,牙齿都脱落了两颗,被她“呸”地一声吐了出来,随即口中冒出一股淡淡的青黑色雾气来,看着分外诡异。

    他瞪着夏氏,眼睛当中几乎能喷出火来“你的嘴巴,最好放干净些!”

    说完这句,轩辕昰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在她耳畔咬牙切齿地低声一字字道“不要坏我的事!”

    夏氏楞了一下,独眼蓦地瞪大,不可置信地看着轩辕昰,轩辕昰却不再给她开口的机会,一甩手再次将她丢到了地上“快说!”

    夏氏趴在地上,身上青色的光带紧紧缠着她,让她只能如同大虫子一般地蠕动着,她费力地抬起头来,目光在轩辕昰与历劫之间转了一圈,最后落到沈衣雪的身上,突然开口,声音阴沉“这两个人,如果一定要选一个,你选谁?”

    沈衣雪正盯着轩辕昰若有所思,不知道他对夏氏究竟说了一句什么,竟然让夏氏的态度瞬间发生了变化,此刻听到夏氏发问,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由一愣。而这一愣神的工夫,轩辕昰的目光却已经落到了她的身上。

    她的心中一紧,随即沉下脸来,皱眉怒道“你管不着!”

    夏氏自然不会将她的怒意放在眼里,竟然“嘻嘻”一笑“那我替你选,如何?”

    沈衣雪瞬间恼羞成怒“你滚!”

    轩辕昰几乎也同时怒吼“闭嘴!”

    夏氏看看轩辕昰又看看沈衣雪,再次裂开嘴角,笑声中却带了一丝说不出的嘲讽与得意“你们俩一个让我滚,一个让我闭嘴,看来,是当真都不想知道这个人的情况了?”

    轩辕昰道“快说!”

    夏氏“你让我闭嘴。”

    轩辕昰怎么也没有写爱你感到夏氏竟然还有如此刁钻的一面,楞了一下,一咬牙将战天剑举到夏氏眼前,结果夏氏不等他开口,就先尖着喉咙叫道“有本事你杀了我!啊?!”

    轩辕昰手中的剑一颤,握剑的手背上,青筋已经隐隐暴起。

    夏氏的笑声尖利如同夜枭,却又带着说不出的嘲讽得意,沈衣雪心中一动,再看看几乎就要暴跳如雷的轩辕昰,蓦然惊觉,在不知不觉间,夏氏竟然好像已经掌控了他们之间谈话的主动权!

    她心念电转,急急两步走到夏氏面前,随手推开轩辕昰微微颤抖的战天剑,无比凝重地盯着对方,道“不论我选谁,也与你无关,不会……”

    她本想说“不会再是原铭”,然而转念又想这话对原铭太过不公,于是也就强忍着,没有说出来。

    如果不是被青色的光带束缚着,夏氏几乎能立刻从地上跳起来“你说什么?”

    沈衣雪神色淡淡“我说什么,你没有听清楚么?那我就再说一遍好了。这次可要听好了……”

    她刻意地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道“我说不论我选谁,都不会再与你有任何关系,也……不会与原铭再有任何关系。”

    心底轻轻叹息一声,这句话出口,沈衣雪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是无情无义。

    果然,夏氏“嗷”地一声,竟然当真从地上弹了起来,险些撞到战天剑的剑尖上,朝着沈衣雪就猛地撞了过来。

    可惜她忘了自己还被丰都大帝的青色光带所束缚,而丰都大帝也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去伤害沈衣雪,因此在她好不容易从地上弹起来的一瞬,青色的光带几乎是立刻收紧!

    夏氏这一撞,离沈衣雪还剩下不到半尺的地方,就被丰都大帝给拽了回去,再次跌到了地上!

    “贱婢,浪蹄子,荡|妇……”种种污秽不堪的词汇瞬间再次从夏氏口中爆出,没有一个重样的!

    轩辕昰皱眉,正要提剑,却被沈衣雪以眼神制止“让她骂好了,反正……”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缓缓吐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她自己,她是自作自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