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皇上兴亡厨妃有责 > 第125章
    A ,最快更新皇上兴亡厨妃有责最新章节!

    秦辕止思虑一阵,随即安慰着面前扁嘴的男孩,“的确是苦了你了。”

    “可不,那个女人如此没有节制,怕是要抓后宫所有人都来试汤的感觉,哼,这事让母后知道看她怎么办。”

    面对秦若炎的抱怨,秦辕止只是淡淡笑笑,知他也不是真要看到柳依梵陷入麻烦,更何况母后知道也不会说些什么。“可你还是顺着她的意思喝了那些汤。并不是真不喜欢才这么说吧。”

    听男子说中自己软肋,秦若炎略显脸红急忙辩解,“那是……那是看她在为皇兄忙碌,想是为了你的事,我,我才勉为其难帮她的,下次这种事本王才不去做了。”

    话音刚落,远处就听见熟悉的女子声音唤着他的名字,不久后,一抹淡白色暗花罗裙的身影端着托盘或急或缓的穿过石板小路走过来,刚站定身子就将一碗汤举到男孩面前笑道,“王爷王爷,这还有一碗土豆浓汤和冬瓜排骨海带汤给我尝尝。”

    “还有?你没完没了吗?本王不来了,你找别人去。”

    “哎呀,别那么矫情,你看怕你嫌土豆汤太浓厚,特意给你搭配这冬瓜清汤呢,快喝喝看。”柳依梵从圣仙楼回到宫里后几乎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汤羹都做了一遍,就是找不出该做哪一样给秦辕止,现在仅剩这两样还没有找人试验过……咳,不是试验,是试汤。

    瞥了一眼桌上一白一清的两种汤,秦若炎只有种午膳都被淹没的感觉,甚至就连自己都漂浮在那汤羹上载沉载浮,不觉有些恶心头晕,连忙推着接近的柳依梵,“一边去,一边去,皇兄就在这,你直接找本人试不是更有效果。”他总算能够想象以前在给秦辕止上菜前,这女人是如何进行味道尝试的了,真是比地狱还恐怖。

    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秦若炎身上的柳依梵这才发觉另一侧坐着的是谁,忍不住呀了一声。

    对于柳依梵这种反应,秦辕止有些奇怪,怎么见到他就让她那么后悔?

    “唉,你怎么在这啊,听说你不是陪太后听戏呢。”

    掩去内心疑惑,秦辕止微微笑道,“的确,朕正听戏呢。”

    抬手指了指戏楼的方向,柳依梵也跟着听到那里传来的戏曲声,哀叹道,“真是失策,这样一点新鲜感都没有了。”

    听柳依梵这么说,秦若炎无聊的哼笑一声,“要我说你就直接把那乌风草分成好几份放到每碗汤里让皇兄喜欢哪个喝那个不就好了,还非找人试来试去,就你不嫌麻烦。”

    “王爷,你当那乌风草是量产的哦,就那么一株,分吧分吧还剩什么了,你让我给秦辕止喝渣滓啊?”

    “唔。”觉得柳依梵说的有道理,秦若炎不再反驳,只轻轻哼了一声说她脑子笨。

    而柳依梵也不与他计较,余光瞥着一旁沉默的秦辕止,总觉得他今日有些不同的地方,是刘海修剪换了方向的缘故吗?还是笑意里调侃的意味少了许多。或者是他看她的眸光里多了几分眷恋?

    等等,眷恋?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即便他平日喜好亲近她,说些让人误会的话,可怎么也没有存在这份感情吧,还是自己从未注意过他是否对她有这种深情惬意的想法?

    “柳依梵,看着朕的脸如此入神在想什么?”眉眼弯着,嘴角也对应弯着,秦辕止的笑意柔和中带着一丝深邃使得柳依梵一时慌张,“谁,谁看着你发呆了,我是在看着你的发带。”

    “哦?果然还是在看着朕。”

    秦辕止的笑容更加惬意,柳依梵却不知如何反驳,毕竟,她是真在看着他,“你很烦啊,既然你在这,就说说究竟喜欢喝什么。”

    “恩……你做的朕都喜欢。”

    “秦辕止,正经点,我这办正事呢。”

    “难道朕此刻表现很不正经吗?那真是失礼了,下次会改正的。”

    面对男子故意摆出的谦逊样子以及身旁秦若炎忍笑的声音,柳依梵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这个家伙,现在就算当着外人的面也开始不遗余力的调侃她了,无奈只得自己解决,“啊?什么?你想喝蟑螂鼠蚁汤啊,口味还真是独特,好吧,为了治好你的舌头,我就勉为其难叫人去抓那些东西。”

    看着女子故作听不清而自言自语的样子,秦辕止也有种挫败感,结果,自己的话还是被她糊弄过去了,即便让她知晓了蝴蝶金簪的意义,最后也不过如此,她仍然认为他的心里装着的是另一个人。

    “怕了你,朕喜欢吃海参。”

    “海参吗?我知道了,这就去给你做,你等着。”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柳依梵开心的便要跑回御膳房,没跑几步又停了下来,“对了,加羊肉可以吗?”

    “按你的想法做便可。”

    回完女子的问题,秦辕止看着开心跑远的人又是一叹,察觉到其情绪的秦若炎摆弄着桌上的焦糖苹果派,这是他刚刚作为试汤而得来的回报,他看着那小小甜点开口问着面前的人,“皇兄这之后要怎么处理那个女人?”

    “呵呵,处理什么?”

    “皇兄知道我说什么,要留她在宫里吗?”

    “宣王不喜她在宫里?”秦辕止并未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用牙签插起一块杏仁脆饼淡淡反问。

    “也没说不喜欢,哼,如若皇兄留她,我也勉为其难接受好了,才不是喜欢她,也不是喜欢她做的东西,只是……只是皇兄喜欢那也是没办法的事。”秦若炎眼神闪烁着回答,手里的苹果派慌张的塞进嘴里,有些含糊其词。

    笑看着秦若炎的表现,秦辕止心里很清楚,这宫里能够同他走的近又能被他接受的人并不多,柳依梵这样的着实是在少数,少数愿意主动接触宣王的人,所以有好感也是正常。

    垂眸仍未回答秦若炎的问题,秦辕止抬手招了招身后站着的舒尉吩咐道,“那个日子快到了吧?”

    未料想秦辕止会提起那件事,舒尉眼神微怔随即很快俯身应声,“是,就快到了。”

    “今年,还是会去吗?”

    “是,会去。”

    “那,今年,朕也会去,你便准备一下吧。”

    “遵旨。”舒尉领命,重新又退回原地,只是眼里却没有了之前的冷静。

    秦若炎望一眼不远处扶剑直立的男子,复又回视面前的人,犹豫着开口,“皇兄指的莫非是。”秦若炎的印象里那个日子到来时,秦辕止都是将自己关在芳霄阁一整日独自饮酒,为何今日会突然有了那种想法?

    秦辕止淡笑不语,食指放到嘴边对皇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听见远处传来柳依梵的声音,话题也便没再继续下去。

    “哈哈,还好御膳房有泡发好的海参,这汤这么快就搞定了。”

    端着一碗热汤走过去,柳依梵并没察觉院落中每个人的异样,只笑着指着那碗放了乌风草的羊肉海参汤说道,“秦辕止,快,趁热喝掉,我还加了罗汉参和香菇,不知道怎么样。”

    “……”凝着那碗热汤,秦辕止轻声问道,“柳依梵,为何执意要为这汤费这么多心思?按你平日所做也没有差别。”

    柳依梵在男子面前晃晃手指否定着,“你没有差别,可是我有差别啊,呃,也不能说你没有差别,你也有差别,喝了这碗汤之后就意味着你可以彻底恢复味觉了,这碗汤就是你吃货道路上的另一段起始点,我当然要用心做,而且,当初就说过的忘了吗?我会让你有一天真正对我做的菜说一个好吃,虽然你平日已经不会说难吃了,可那意义是不同的。过了这道菜,你舌头的未来将一片光明。”

    也不管这几个人听不听得懂吃货这个词,柳依梵一边声情并茂的解释着,一边为秦辕止的汤吹凉。秦若炎不屑的哼了一声,“就算是灵丹妙药也不可能立竿见影,还说什么起始点,说不定晚膳时都不一定能好。啊……柳依梵,你竟敢敲本王头。”

    “你呀,别乌鸦嘴,乌风草的药效就有那么神奇,你就不能这样想?”知道秦若炎那只是无心之语,可柳依梵听着还是有些不舒服,好像否定了她这种想法就是否定了她的料理精神一般难受。

    秦辕止看着二人的互动苦笑着,拿起汤匙喝了一口,感受到两道强烈的视线,抬头望去,正互相敲打的二人都在专注的盯着自己,就连身后的舒尉也上前一步来到自己的身后,他的心里更是无奈,虽然被关心着是件值得高兴之事,可此时他宁可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味觉。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吗?”

    “没有,这个乌风草没什么味道。”面对柳依梵的疑问,秦辕止如实回答着。

    “是吗?那把这碗都喝掉看看,能不能尝出一点咸味什么的。”苦辣酸都已经尝出来,柳依梵本没有什么担心,可此时却比他最初尝菜时还要紧张,手心都捏出了汗。

    秦辕止静静凝着女子的表情许久都没有反应,秦若炎也忍不住问了一声,他这才给了些反应重新喝着那碗汤,汤汁与羊肉是再明显不过的鲜味,这些都是他本来就能尝出的,可当整碗汤都喝完之后,众人等待他的回答时,秦辕止却说出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意外的答案,那个答案未触及所有人的期望,以至于柳依梵听到时还有一刻的微愣。

    “我,我回御膳房再盛一些,锅里还有,可能,可能是乌风草都沉到汤底的缘故,我重新给你盛一碗。”不相信秦辕止说过的话,柳依梵极力否定着那个声音,拿着碗的手都有些颤抖,对方宽厚的手掌覆盖上去使她一惊,碗便应声落地。破碎之声更像是宣告着结果刺着柳依梵。

    什么叫没有味道?她明明还在汤里加了辣椒油,他怎么会连那个味道也尝不出。

    “柳依梵,别勉强。”

    “我不勉强,一点也不勉强,啊,我知道了,秦辕止,你故意逗我对不对?不想告诉我,我做的菜究竟好不好吃,所以故意说尝不出来?”
    《皇上兴亡厨妃有责》来源:https://www.jx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