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皇上兴亡厨妃有责 > 第83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zw.net
    A ,最快更新皇上兴亡厨妃有责最新章节!

    “呼。”像是极力在压制自己的情绪,舒尉复又拦去她的去路,“你不要误会陛下的意思,他的确喜欢巴兰,可是对你。”

    “停,这些事情不是本人说的话,我是不会信的,我就是这么死心眼,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知道是巴娥要你过来找我,刚刚对你失态很抱歉,只是这个问题,若是不再提起,我会很感谢你。”

    舒尉似乎隐约发觉到这女子喜欢用表面情绪来掩藏内心,就像是刺猬,浑身都用刺包裹着,遇到威胁自己的便会卷曲着武装起来,全面刺着外界的一切。了解了女子的行为习惯,舒尉倒是对她减轻了看法。

    “只是希望你能理解陛下。”

    “恩,我很理解,相当理解。”理解到自己这般自我哀怨的程度。

    离开舒尉,柳依梵晃荡至大街上,开元节的气氛还未消散,她只觉得自己与这欢愉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所以,只是自作多情罢了,就这样,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告白结束,本就因爆炸变弱的听力此时似乎更加弱听,周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喊叫声,吵闹的蝉鸣声也是。

    身体像是本能的不靠意识在自己寻找回家的路,走入圣仙楼时,阿成焦急的情绪并未让她太过在意,倒是强烈的晃动微微让柳依梵恢复了意志。

    “阿成,你这又是碰到什么火烧眉毛的事了?”

    “主人,那个人,那个老头又来了。”

    老头?哪个老头?

    “抱歉,阿成,我现在没有心思去管什么老头,阳星没回来的话,你叫胖子去应付吧。”

    没察觉到柳依梵的异常反应,阿成只一脸苦闷的哀怨道,“主人,您不能不管啊,只有您的料理那人没嫌弃过,若是您不出马,就没人能顶过去了。”

    “你说那老头是谁?”隐约觉得似乎来了大人物,柳依梵忍不住还是在意着,现在只能置身于料理中才好排除自己的烦闷吧。

    见主人终于有心情理会了,阿成欣喜若狂连忙解释着,“就是您之前说过是太医院大人的那位。”

    娄胜?这老头怎么又来了,是因为也听说恢复调味了吗?

    “他可有说些什么?”

    “唔……就是没说什么才让小的们无从下手啊,也不点菜,也不找人,只是坐在厢房里喝茶就度过一上午了。”

    “……”沉思一阵,柳依梵吩咐阿成道,“去叫胖子做道酸辣土豆丝上来。”

    “咦?主人,这,这未免太简单了吧,虽说咱已经可以使调味了,这么简单的菜那老头怕是不会喜欢。”原本以为柳依梵要亲自下厨,可竟这样吩咐下来,阿成同小秋对视一眼皆不理解其具体用意。

    “就照我说的去做就好。小秋,你先去那人屋里说我换身衣服一会儿便去拜访。”

    “是。”

    面面相觑的两个人见主子这么坚定似是已有打算,只得各自前去,而柳依梵先是环视一眼酒楼里的生意,松口气之余回到自己房间换下从宫里穿出来的撒花软烟罗裙换上了柜子里的粗布衣才走出房间,这一变化使得来接她的小秋一脸惊骇。

    “主,主。”主子竟然穿回以前的布褐青衫,莫非是恢复记忆了?所以连性格也变回去了?

    柳依梵也不多做解释只跟着走到娄胜所在的房间敲门走了进去,屋内老者抬眼见到走进来的人也是一愣,微眯着眼又是对其上下打量,两次短暂见面,这女子倒是给他不同感受,只是这一次……

    撇去心中疑惑,娄胜笑呵呵道,“柳老板,老夫又来叨扰了。”

    “老人家这是说的哪的话,您能来小女子蓬荜生辉。”

    呵呵,看来是知晓他的身份了。

    娄胜不着痕迹的暗笑,复又开口,“想必姑娘对老夫此次目的很是不解。”

    “还望指点。”

    “恩,只是想吃姑娘的菜了。”

    就这么简单?

    对于娄胜的理由,柳依梵不禁有些意外,可也没有拒绝,毕竟来者是客,她自当接待,此时正巧阿成端着酸辣土豆丝走了进来,“老人家稍后片刻。小女子去准备几道可口的下饭菜。”

    “慢。”

    停住脚步,柳依梵回头望着那人,果然是有什么特别要求。“老人家可是有想吃的菜?”

    “呵呵呵,老夫只是想看看姑娘的料理,还请你能在老夫面前进行烹调。”

    “也好,我也不讨厌明档料理。”

    说着便又对身旁的下人吩咐准备的东西,待移动陶灶被抬上来,生食材也铺放在娄胜面前,柳依梵瞄一眼对方笑盈盈的面容行了礼才转身到桌案里,着手准备做一道番茄蛤蜊烩饭。

    就在这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叮叮咣咣咚咚……强烈的切菜声音充斥在屋内,这让阿成等人不禁傻眼,柳依梵的刀工一向让人叹服,可此时沉闷而毫无节奏的切刀手法实在不像她会做出来的,原本该切丁的番茄几乎变为番茄酱,甚至没有放油就直接扔进锅里。

    而更为惊骇的事还在后面,向来料理严谨的她竟然没有提前将蛤蜊浸泡盐水去沙而是直接混到番茄里面,白酒多出平时一倍,盐却少的只有指甲盖那些。

    “主……主人。”

    阿成忍不住着急想要提醒,可柳依梵在侧头望向他疑问一声的同时,又直接将整棵葱扔进锅里,胖子端着煮好的米饭进来时,看到的就是已黑烟四溢的炒锅,而掌勺的老板娘甚至还笑着对他招手。

    “哦,胖子,你来的正好,我这也要出锅了。”

    什么,这刚放锅里的蛤蜊少说也要一炷香的时间才能好,这就要起锅?

    “傻愣那干什么,快把饭给我。”见对方毫无反应,柳依梵不禁皱着眉又对他招手。

    惊吓着将饭碗递过去,众人深深凝着柳依梵的动作,忍不住瞪大眼咽着口水后退一步,因为柳依梵直接将冒烟的锅举起来就倒扣在碗上,于是又黏又黑甚至蛤蜊还在发出噼啪响声的一团不明物质就盖在了香白软嫩的米饭上,形成鲜明而让人无法直视的对比。有些甚至还散落到桌上就如同烧焦的棉花发出诡异的味道。

    “老板娘,您这是。”

    “恩?怎么了,你们一个个的表情都跟见到蟑螂似的。”

    众人拼命摇头摆手,这画面比见到蟑螂还要命。莫非是变回以前的老板娘了?这黑炭料理简直与曾经无异啊,就连那胡乱的手法也是毫无料理天赋的老板娘曾经的杰作。可是怎么想也不应该啊。

    众人集体噤声看着柳依梵将那碗饭端到娄胜面前,都在等着那老头的批判,可是对方盯着那黑乎乎的饭看了许久之后又抬起头望着柳依梵眯眼审度,随即像是思索般低喃。

    “料理顺序无误却不记得料理手法了吗?”

    这女子今日果然与之前不同,眼神暗淡无光没有朝气,身上的粗布麻衣也与她此时的状态相呼应。然而意识却很清楚,说话也很有力度,也知道与人对话,若不是料理本能支撑着她,怕是不会还有这种成效。

    “看来今日老夫来的不是时候。”

    “恩?老人家可是觉得我哪道工序不妥?柳依梵甘愿赐教。”

    听主人还叫自己柳依梵,可见她还是现在的主人并没有恢复记忆,阿成等人不知为何都松了口气,可这黑炭料理也是真实发生,这老板娘究竟是怎么了?这么想着,于是众人再次望向娄胜。

    见女子并未发觉自己失常之处,娄胜笑着摇摇头,看来是受了刺激从而连精神力也影响,怕是脑里拼命在想着好的事情,故意摒弃了坏意识吧,虽不至于疯癫,可也与痴傻几乎无异。

    心病。

    得出这种答案,估摸着许是同那小皇帝发生了什么,娄胜捋着胡须低笑,“虽不知姑娘遇到何事让你如此在意,只是如此料理实在有些让人失望,老夫本想介绍一位料理能人给姑娘,只可惜今日不适合商谈此事,你且整理好心绪之后,到城郊的华露园来找我。”

    说完,娄胜便起身叹气离开,柳依梵却因此瞬间惊醒,盯着桌上那碗连自己都认不出是什么的黑色物质,颓然的瘫坐下。

    自己……这都是在做些什么啊?

    又恢复到那种时候了,糟蹋料理,毁了厨房的时候……

    想到曾经同习谦分手后的那段日子也是如此,柳依梵掩面苦笑,笑声越来越带自嘲。

    众伙计见状纷纷簇拥上去。“主人,您没事吧?是哪里不舒服?陛下要罢您职?”

    “收起你那乌鸦嘴。”一计爆栗在阿成头上响起,胖子收回硬拳不顾对方哀嚎望向老板娘,“您这可是在故意气那老头?”

    听胖子这么一说,阿成才恍然明白,哦了一声之后却又遭来一计爆栗。

    勉强对打闹的两个人笑笑,柳依梵挥挥手无力道,“你们都下去吧,马上就到晚上忙的时候了。”

    遣散众人,柳依梵看着那未撤走的炉灶发呆,身子不自觉站起来走过去,从剩下的食材里拿出几颗鸡蛋打碎在空碗里搅拌一会儿才发现里面残留几块碎皮,好不容易都挑完,才发现加热的铁锅里又忘了放油,倒完油将打好的鸡蛋倒进去才发现油太多溢过了蛋液。

    沉重叹口气,又找来炒勺盛出多余的油,刚要颠锅将蛋液摊匀,却不料油锅沾了火星,不但火花瞬起,热油还溅到柳依梵的手腕。

    “嘶!”柳依梵手上一疼松开之际,油锅咣当一声砸到地上险些就压在她的脚上,好在身侧一个猛力将她拉出那灶台才避免了更大的灾难。

    “……”惊慌的看着扣地的铁锅柳依梵急促的喘息着,抬头望向救了自己的人,试图弯起嘴角对那人笑笑,“阳星,还好你来了。”

    “这是在做什么?”望一眼桌上的黑物又望一眼混乱的灶台旁,阳星忍不住将怀里的女子更加搂紧,刚回来就听到伙计他们说她有些异常,上来竟看到她近乎自残的举动不禁心慌。

    “我。”感觉自己的笑容似乎显得有些僵硬,柳依梵低下头收起了微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