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花都遁甲小道士 > 第645章 有钱能使鬼推磨
    《花都遁甲小道士》来源:https://www.jxzw.net
    我立刻冲渔三爷问道:“渔三爷,当时,你确定湖面那个漩涡中心,有一个深邃黑洞?”



    渔三爷点了点头:“我看得真真切切,就是一个黑洞。”



    他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又道:“那黑洞,在我们这儿,又被称为死亡之眼,一旦被吸入其中,绝不可能活下来。”



    听他这么一说,我不由得心头一怔,想到了那幅藏宝图上的一句话:置之死地,方开玄门。



    用现在通俗点的语言来解释,应该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那神秘的黑洞既然被称为死亡之眼,那不就是死地么,难道说,那个深邃黑洞,就是神殿入口?



    看来,我们有必要近距离接触一回水龙卷。



    想到这,我立刻对渔三爷说道:“渔三爷,你能不能带我们去一趟湖中央,等水龙卷出现的时候,让我们近距离感受一下水龙卷的威力?”



    渔三爷刚抿下一口米酒,听我这么一说,似乎是惊到了,身体微微一震,“噗”的一声,把含在嘴里的酒喷了出来。



    我TM正面朝着他跟他说话呢,好家伙!一下子全喷到了我的脸上。



    他赶紧起身,抓起一块抹布就往我脸上擦,嘴里连声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



    卧槽!那是一块油腻腻的抹布好么!好在我躲得快,不然非得被擦个大花脸不可。



    我忙伸手拦住他,一边自个儿用衣服擦了擦脸,一边说道:“没事,渔三爷,咱们还是继续聊正事。”



    渔三爷坐下来,看着我,冲我确认道:“小兄弟,你刚才那话,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没开玩笑,我们是真想近距离感受一次水龙卷的威力。”



    “我说小兄弟,要是真碰上水龙卷,那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小渔船,能被卷到几十米高,十几年前那次,我们一家三口算是捡回了一条命,我可不想……”



    没等渔三爷把话说完,我从随身挎包内摸出两叠百元钞票,摆放在了他的面前,他眼睛顿时看直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还真没说错,事实证明,这世上大部分问题都能用钱解决。我这回来,可是做了充分的准备,带了一百多万的现金。当然,大部分现金都放在须弥芥子当中,挎包里就放了五六万。



    我笑着说:“渔三爷,不让你白去,只要你肯带我们去,我就给你五万报酬,这两万,就权当定金,如果见到水龙卷的话,我另外再给你十万,还有,船体有任何损失,都算在我头上。”



    听了我所说,渔三爷他老婆相互对视了一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我估计他现在心里肯定在想,这两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这么危险的事,居然还愿意花这么多钱去感受。



    哎!我TM也觉得自己有病,可没办法,谁让哪个天杀的神仙,把玄冥之精和离火之精藏到洞庭湖湖底呢。我也就只有冒一次险,当一回“追风者”了。



    渔三爷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看着桌上的钱咽了一口口水,抬起头来冲我怔怔地问道:“我只要答应陪你们去湖中心,这钱,真就给我了?”



    我点了点头,说:“不止这些,这只是定金,不过呢,可不是去一次,我们会在岳阳待一段时间,可能得去好几次。”



    “我明白了,就是说,我这船,你们征用了,对不?”



    “呵呵,渔三爷是明白人,就是这意思,不过呢,每次出船,你该打渔打渔。”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



    渔三爷伸手拿起桌上的两万块,每一张钞票摸了一遍,似乎生怕是假钞似的。



    数完后,他将钞票递给了他老婆桂花,桂花拿着钱,立刻进了船屋。



    渔三爷抓起桌上的米酒跟我和李俊逸碰了一下杯,一饮而尽,接着冲我俩问道:“那你俩打算什么时候出船呢?”



    这话倒是把我给问住了,我TM也不知道水龙卷什么时候来啊,总不能每天在船上待着吧。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待不习惯。



    我沉吟片刻,冲渔三爷反问道:“渔三爷,从这里到湖中心,要多长时间?”



    “倒是用不了多长时间,我这船开过去,也就两个小时左右。要是快艇的话更快,一个小时就到了。”



    “那这样,明天我们过来,你先带我们去湖中心看看。”



    “行!那你们明天早点儿过来。”



    和渔三爷就这么约定好了,在他的船上吃饱喝足后,我和李俊逸返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后,李俊逸又上网查阅了更多关于洞庭湖的资料,根据资料显示,洞庭湖平均水深也就六、七米,最深30米左右,由此看来,关于巴蛇,仅仅只是个传说而已,否则一条体长六七十丈,直径数米的巨蛇藏在这么浅的湖底,不可能不被发现。



    而既然巴蛇只是传说,那么聂灵珊的推测也就更可信了,所以,藏宝图上所画的蛇,以及文字当中提到的青龙,应该都是指龙吸水这种天象。



    只不过,龙吸水这种天象十分罕见,可遇而不可求,我们究竟能不能碰上,我心里是一点儿底都没有,毕竟洞庭湖的面积,有好几千平方公里,而且如今还分了东洞庭湖、西洞庭湖、南洞庭湖以及大通湖四个较大的湖泊,湖泊之间水系相通,神殿的入口又究竟位于哪个湖泊,我是一无所知,只能是慢慢探索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李俊逸赶到了码头,渔三爷两口子已经在等着了,我俩上船后,渔三爷便发动马达,开着船驶向了广阔的湖面。



    今天天气晴朗,没啥风,湖面与昨晚上相比平静了许多,时不时有白色的水鸟从水面掠过,我和渔三爷交谈了起来。



    渔三爷告诉我,我们现在所在的湖是东洞庭湖,他一般也主要在东洞庭湖打渔,而要说到龙吸水这种天象,也主要在东洞庭湖湖中心区域出现,十几年前,差点置他一家三口于死地的龙吸水,就是发生在东洞庭湖。所以,如果我们要研究水龙卷的话,东洞庭湖是最合适的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