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孤女穿越之浮世初生 > 第一百零三章
    《孤女穿越之浮世初生》来源:https://www.jxzw.net
    贺举祯停住要上马的动作突然一愣,转而不安地问我:“你吃了蕲凝散?“

    我本要实话实说,看他这个表情,却不知该说什么了。

    “她两日前已毒发一次,不然怎么进得了京?“柴已瑞抢着替我答了,又笑眯眯地冲我说道:“阿犇啊,你连选的权利都没有了,贺公子此刻应该很清楚,究竟是让你跟他走,还是过我这儿来。“

    贺举祯夺过李律的剑欲朝柴已瑞冲过去,只往前迈了一步便被我拉回来,我不解地问他:“蕲凝散...不就是一种毒发时全身布满血丝的蛊毒吗?“

    难道...还有别的?按柴已瑞所说,只要定时续服,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除了毒发那日的剧烈疼痛之外,之后也确实没有别的感觉...可贺举祯怒火中烧的双眼像是告诉我,这蛊,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紧握着拳头问向柴已瑞:“你想要什么!?“

    “你想要的,就是我想要的。“

    我听着他们这种模棱两可的对话,顿时觉得奇怪,正要开口再问,前方突然出现一队疑似宫中的人马,最前面那人身着白银军甲,头戴长羽铁盔,从马上跳了下来,身后那群人皆跟着他下马,单膝跪地俯首躬身,整齐地让出一条道来,我记得这个人,他是我当日逃出皇宫时,多番阻我的左龙武都尉,赵暄。

    后面那人坐着轿辇,满脸困意,朝我越走越近...

    柴已瑞同他的人也尽数朝着前方屈膝跪下,贺举祯拉了拉我的袖口,也慢慢单膝跪地,我往前走了几步,躲开宁远和李律的拉扯,直视着尹煜。

    “梁初,你真是让我好找。“他慢慢抬头,挥了挥手道:“带走!“

    我又被关进了沁阳阁...

    不同的是,这里如今只有我一个人,瞪着昏暗的灯烛发呆。

    我饿了...

    这是我除了担心贺举祯三人之外,唯一想到的事。

    也许,这也算是命,冥冥之中,我还是要回到这个最初开始的地方,虽然一切都变了,虽然之后会更加艰难。

    五日...

    自那晚被尹煜锁在这里,已经五日了,这五日内我滴水未进,竟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当我以为自己要饿晕在这里的时候,门终于被人推开了,带着许久未见刺眼的阳光,还有和煦的春风...

    “梁初...“

    尹煜轻轻地喊着我的名字,挡在我身前,我用力抬头看向他,缓缓吐了一个字:“饿...“

    他大笑,将我抱上床榻,让身后跟着的恭冱去预备些吃的,并将王昭喊了来。

    我又重新见到了安然无恙的他,会心一笑,再没了力气。

    “回皇上,夫人并无大碍,只是有些心血气虚,微臣写几张食补方子,让膳房照做便是。“

    尹煜不语,挥手将他遣了下去,恭冱早带了几人进来,皆端着吃食候在一旁,尹煜将我扶起,搂在他怀中,一样一样的喂着我吃,我也顾不得许多,先喂饱了肚子解了渴才是当下最要紧的事。

    吃饱喝足的我,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醒来,我终于有了力气,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却发觉尹煜竟还在这里。

    他斜靠在远处的卧榻上,一本一本的翻看奏折,时不时往我这儿看一眼,见我醒了,便随手拿了一盘糕点起身走了过来,递给我,道:“也就是你,还能吃能睡,不烦不忧。“

    “命都快没了的时候,谁还顾得上乱想?“我拿起一块糕点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指着一旁的茶杯,“水!“

    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一笑带过,端了茶过来却不给我,调侃道:“张嘴,我喂你。“

    我别过脸,使劲吞下嘴里嚼不化的糕点,轻轻锤着胸口,回道:“你看,没了水,我一样能咽得进去。“

    “你说这话...何意?“

    “万事执不过牵强二字,我虽吞了进去,却险些噎着。“

    “梁初,不过月余,你又聪明了许多,只是...“他站起身淡淡看了我一眼,“我若不前,必会惨跌。“

    我脑中不停地回想着尹煜这句话...身为君王,他所背负和倚重的,竟只有这至高无上的权利。

    “梁初,很多事,你不懂...“

    “我也不必去懂!“我打断他的话,“我与你不一样,我什么都没有,谈不上拥有或失去,更体会不了你的感受!“

    “所以我把你留在这里,让你试着去懂。“他转身走了出去,留下一句:“嫣儿要见你,我不想拦她。“

    尹煜走后不过片刻,尹嫣独自一人进了来,我起身迎她,站在她面前,与她四目相对。

    她穿着最喜的粉色,眼神不再似以前那般天真烂漫...

    “最近...过得可好?“我打破沉默,却只能这样问候着。

    “你觉得呢?“尹嫣面无表情,转而坐了下来,自言自语:“祁哥哥不愿娶我,即便被扁至阡州,他还是做了那个选择...我找到他,问他,问他为什么这样对我...他却连一句敷衍也没有,他告诉我,他此生只会娶一人为妻,不论是谁,既娶了,便不会辜负...“

    她的眼泪慢慢流了下来,强撑着那一丝倔强,苦笑:“我也不知,我究竟是错失了时间,还是错失了他的心...“

    此刻的尹嫣,让我想起了那日牢中的梁珏,我无法安慰她,也不能去安慰她,她喜欢的人,是我放在心上的人,没有不会妒忌的女子,我也一样...

    我不能让她对祁脩元还心存幻想...事事有变,人心最难长久,我不是不信祁脩元,而是不相信自己。

    “忘了他吧。“去找一个喜欢你的人...

    “怎么忘?如何忘?“她情绪激动地站了起来:“我若早知道你会是我与他之间的阻碍,便该早些杀了你,才不会这般后悔!“

    “他的心...又怎是你我能左右的?“

    “至少不能是你!“尹嫣怒吼道:“你让我怎么接受,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奴婢,竟能比过我站上他旁边的那个位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