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xzw.net
    隐居的生活对叶千玹来说,其实正是一种解脱。虽然在报纸和电视里看到关于寻找她的消息时会莫名的感到不安,可只要坚信自己现在既不是梅若昕,也不是叶千玹,她就会慢慢淡定。房主和老板看到寻人启事上的大幅照片,会惊讶地说咦,这个梅家的大小姐怎么跟你长的有点像啊。叶千玹就会笑笑,说只是碰巧,她没那么好的身世,也没有那么漂亮。



    而其实,说这些话的时候,叶千玹心里还是隐约有些刺痛。为什么所有寻人的消息都是在找梅家大小姐?那她算什么?不,还是有寻找她的消息的。华炜鸣发出的所有消息,都是寻找“我最爱的叶千玹小姐”,并不是什么梅家的谁。可是,为什么看到梅家找的是梅若昕,她会这么难受?



    或许,她还是在乎自己在梅家的名分和地位,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受。可是,不管她曾经是梅若昕,还是二小姐,现在都不是了。她已经成了另一个陌生人,一个单身妈妈,一个未婚妈妈,一个孤独的人。虽然华炜鸣和梅家对她的寻找让她感到一丝安慰,可那个家已经不是她的家了,因为她不是大小姐,不是那个梅成吾与太太所生的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她的身份不管怎样都是尴尬,还不如不回。如果想回,当初就不会悄悄的离开了。



    从报道上,叶千玹得知梅家和华炜鸣都报了警,并给了警方她的详细资料。但是,她现在的名字与梅家和华家都没关系,也跟叶家没关系。其实她现在都有几分疑惑,为什么梅家公开寻找的是梅若昕,而不是她?或许他们依然把她当作梅若昕,而不愿意公开这个二小姐的身份。想想也是,一个二叔与大嫂所生的孩子,怎么能公开?



    她的心阵阵揪痛,使劲逼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而梅成吾与妻子,以及梅成辉是怎么想的,她根本不清楚,也不想去打听。那些,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也跟她没关系了。



    过了两个多月,社区来人调查,说是填什么劳动就业登记表。叶千玹却感觉他们的目的不仅如此,因为这些工作人员一进来就仔细打量她,并拿出手机查看。叶千玹警觉地认为他们是在暗访,也许跟找“梅若昕”的事情有关,心里十分不舒服。



    不过,现在叶千玹已是大腹便便,而且为了方便,她把一头漂亮的长卷发给剪短了。现在的她,脸型圆了许多,发色也恢复了黑色。再加上不化妆,眼睛下也长出了星星点点的斑块,与照片上的那个“梅若昕”除了有一点点神似,实在看不出来跟梅家有什么关系。



    而且,梅若昕学过表演,要装出一副普通家庭妇女的样子不难。更何况她现在穿的是家居服,手里还在给宝宝织毛衣,怎么看都跟梅若昕扯不上边。那两个工作人员似乎有点失望,叫她填表,说这是劳动局要求填的,回头有就业机会会通知她。



    “哎呀,我这个样子,怎么就业啊?谢谢你们了啊。”叶千玹故意用本地口音说。



    她来到这里这么长时间,已经把这里的方言学得像模像样了。而且,她的外形实在与梅若昕沾不上边,这两个工作人员等她填完表就走了。



    那次以后,再也没有人来调查过叶千玹,她的日子也慢慢趋于稳定。而且,她也更加习惯了自己的新身份,甚至有了错觉,以为自己历来都是这个新的角色。



    眼看肚子越来越大,叶千玹便暂时辞去服装店的工作,安心养胎,给孩子准备各种需要的东西。只是身边没有亲人照顾,她心里始终有些凄凉。好在房主一家对她特别好,房主的妻子也经常给她做好吃的,并保证说等她生孩子的时候伺候她做月子。



    五月,叶千玹顺利生下一个男婴,长得很漂亮。虽然他还小,却能看出跟华炜鸣很像,叶千玹看着孩子那与自己相似的长睫毛,以及几乎和她一模一样的嘴唇,心里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做母亲是这样的骄傲与自豪。看着襁褓里的宝宝,叶千玹感慨万千。不管以后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或者什么困难,只要想到有这个孩子,叶千玹心里就会涌起满满的热情,仿佛全身都是力量,足以抵御生活中的所有风雨。



    有孩子以后,叶千玹便觉得现在住的房子不够用了。她跟房主商量一下,重新在附近的小区租了一套三居室,但是跟原来的房主还经常往来。等孩子上了幼儿园,叶千玹就又开始工作了。不过,这回她不去打工,而是自己开了一家服装店。她有着敏锐的眼光,经常上网,也跟得上时代潮流。再加上店面所处的地段比较热闹,又有两所学校,生意还算不错。有时候甚至要忙到晚上一点多,叶千玹才能放下一天的劳累洗澡睡觉。



    不过,看到孩子健康成长,叶千玹心里就十分满足。她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了,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倒也过得开心。也有人好心给叶千玹介绍男朋友,但她都婉言谢绝,说是怕人家对孩子不好。一来二去,那些好心人也都不再说,只是不时的问一下孩子怎么样。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还会给孩子红包,或者送点衣物和学习用品。



    这年夏天,叶千玹的孩子已经在读幼儿园大班,眼看就要升小学。当初为了给他报户口,叶千玹花了五万多块钱,就因为他是非婚所生的孩子。不过,只要孩子能跟别的小孩一样在一个良性的环境里成长,叶千玹就算付出所有也愿意。



    快放暑假时,孩子所在的幼儿园举办了航模大赛。为了让他成功,叶千玹花了许多钱,给他定做了一艘很漂亮的航模。这些都是高级智能遥控玩具,就看谁操作的好,玩具的性能怎么样。



    比赛那天,叶千玹一大早就带着孩子去了,她特地放下店里的生意,就为给孩子做后盾。比赛开始后,叶千玹一直跟着孩子跑,不时的还指导他一下。海边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呼喊声比背景音乐还要大,吵得震天响。叶千玹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觉得有个孩子真是女人这一生最幸福的事。若是孩子能在父母双全的家庭里成长,那就没有遗憾了。



    正胡思乱想,一阵浪涛打来,孩子正低头摆弄遥控器,被海浪哗地一下卷走了。等叶千玹反应过来,孩子已经不见踪影,只看到那个遥控器丢在沙滩上。



    “啊,宝宝,宝宝你在哪儿?”叶千玹吓了一跳,急忙大声喊道。



    旁边的人看到了,指着海里说:“那儿,那儿,孩子被海浪卷走了!快救人!”



    才说着,就有两三个人脱掉衣服冲进海里,快速朝一个小黑点游去。叶千玹急得大哭,也想冲进去救人,却被身边的人拉住。



    “别拦我,我要去救他,他是我的儿子!”叶千玹一边挣扎一边说。



    旁人劝道:“你冷静一点!这么多人去救一个孩子,他不会有事的。你这么慌乱,要是你也出事了怎么办?”



    叶千玹定了定神,看到已经有人接近孩子,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孩子的小脑袋一起一伏,忽而看得见,忽而看不见,看得叶千玹的心嘣嘣直跳,真怕孩子被海浪吞没就再也见不着了!



    终于,有个穿着T恤衫的男人救起了孩子,朝岸边游来。另几个人护卫在两旁,前前后后地朝叶千玹游过来。



    等他们一上岸,叶千玹就急忙扑过去抱住孩子叫道:“宝宝,你怎么样,没事吧?都怪妈妈不好!”



    孩子紧闭双目,一言不发,叶千玹的心揪得紧缩成一团,真怕孩子有个什么不测,那她今后该怎么办?



    “先把肚子里的水控出来!”救起孩子的那个男人说着蹲下,把孩子翻过来放在自己腿上。



    叶千玹紧张地看着,直到看到孩子吐出腹中的水,发出难受的哼哼声,她才放下心来。她一把抢过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不住地亲吻孩子的小脸蛋,眼泪夺眶而出。



    孩子也一边哭一边叫着妈妈,叶千玹听到他的心脏在激烈地跳动,知道他被吓坏了。她一边轻轻拍着孩子的背,一边柔声安慰着他,说没事了,以后不玩这个了。母子俩说着话,没注意到救起孩子的那个男人早已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了半天。



    终于,他鼓足勇气轻声问道:“你,是千玹吗?”



    叶千玹吓了一跳,在这个地方,有谁会知道她这个名字?要是再久一点,连她自己都忘记了!



    她还没回答,孩子忽然转过头去对那个男人说:“才不是呢,我妈妈叫李琳。”



    叶千玹也把头转朝那个男人,不看则已,这一看,她几乎晕眩过去,那个男人竟然是华炜鸣!



    “你,你……”叶千玹颤抖着说,不敢叫出他的名字。



    虽然她心里明知道他就是华炜鸣,切不敢相认。他只是脸上多了几分沧桑和沉稳,似乎也比他们刚认识的时候结实了一些。现在他浑身湿淋淋的,没有以前那么迷人的风姿,但那俊朗的脸型没变,眼神也没变。叶千玹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看到他的眼神,心就软得要化掉,甚至想软到他的怀里,让他把自己像孩子一样抱着。



    华炜鸣又盯着她看了许久,终于确定她就是叶千玹了。他激动地一把将她和孩子抱在怀里,不停地亲吻着,语无伦次地说话。



    “你真是千玹!”他说,“我的天,我总算找到你了!宝贝儿,我亲爱的,你怎么躲了这么久!躲猫猫也不带你这么玩的,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叶千玹激动得直哭,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只有孩子被挤在中间,压得很难受,一边哭一边挣扎着想要出来。



    他使劲推了半天,但因为力气小,怎么都推不开,急得又哭又叫。



    “妈妈,你干嘛要给这个叔叔抱着啊?讨厌,让开!”孩子生气地说着,又去推华炜鸣。



    华炜鸣听到他喊妈妈,惊讶地瞪大眼睛,手也放松了一些。



    他看了一会儿才说:“千玹,你,你结婚了?这是你的孩子?跟谁的?”



    孩子哭着说:“不许你抱我妈妈,滚开!”



    这话让华炜鸣十分伤心,感觉这么久的等待全被一把刀子割裂,疼得要昏掉。旁边围观的人已经散了一些,仍在观看的对他们投来惊异的目光,想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叶千玹还没回答,幼儿园的老师和领导都赶来了。他们刚才听说有孩子出事,都吓了一跳,生怕出人命。现在赶过来,看到孩子平安无事,他们才放下心来。不过,因为出事,航模比赛也受到了影响。他们商量后决定取消这次比赛,但是所有参加的孩子都有奖品。为了让孩子不伤心,所有孩子都给了二等奖。而因为比赛没有正常完成,一等奖都不给,以免孩子觉得太轻易,没有了奋斗的动力。



    等他们都离开,叶千玹才对华炜鸣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华炜鸣说他为了寻找叶千玹,已经想尽了所有的办法,可是却没有她的一点消息。他实在没心情工作,就请了几天假,打算出来旅游一下。今天在这里看到有航模比赛,他就来观看。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她。可是,她竟然已经有孩子了!



    叶千玹已经哭得满脸是泪,但还是断断续续地说:“炜鸣,这个孩子,是你的!”



    华炜鸣一听,惊喜地看朝孩子,见那个孩子正满脸怒气地看着他,心里不知有多幸福!



    他把孩子抱起来,摸摸他的脸说:“你真是我的孩子?嗯,跟我长的很像。你妈妈真不懂事,有孩子也不告诉我。”



    说完又对叶千玹说:“傻妞,你什么时候有的孩子,怎么也不告诉我?”



    叶千玹有些害羞地说:“去年夏天,我离开你之前就有了,只是没有告诉你。”



    华炜鸣把她搂进怀里说:“傻妞!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能不告诉我?我都当爹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也失去你的消息,你这是要急死我啊?笨蛋,我要惩罚你!”



    叶千玹看着他,傻乎乎地问:“怎么惩罚?”



    华炜鸣放下孩子,孩子还挥舞着拳头去打他,他都没去管。



    “我要你嫁给我,带着我们的孩子!”华炜鸣郑重其事地说着单膝跪下,拉过叶千玹的手轻轻吻了一下。



    这一瞬间,叶千玹的心都要化了。她似乎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可又好像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她确实很想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让他跟自己的父母生活在一起。不过,想起华炜鸣以前对梅家做的事情,把她当作报复的工具,她就不寒而栗。



    看到叶千玹犹豫不决,华炜鸣干脆把她整个抱起来,严肃地问:“说,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叶千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孩子却天真地说:“妈妈,你问他能不能给我好多压岁钱?还有给我买全套精钢战车?”



    “呵呵,这孩子真可爱!”华炜鸣不由得笑了,对孩子点点头道,“你是我儿子,能买的,我都会给你买!”



    叶千玹也说:“宝宝,这就是你爸爸,快叫爸爸。”



    孩子却不解地看着她说:“妈妈,你不是说,爸爸去很远的地方工作了吗?他怎么会是我爸爸?还有,他刚才才跟你求婚,才不是我爸爸呢!”



    华炜鸣放下叶千玹,再次把孩子抱起来说:“儿子,以前我对不起你妈妈,所以你妈妈生气跑了,没有跟我结婚。现在我知道错了,要把你们接回家,你愿意吗?”



    孩子答道:“只要你对我和妈妈好,我就愿意。”



    华炜鸣举起手指发誓说:“好,我发誓,我这一辈子都会对你和妈妈好!答应你们的事,我一定全部做到!”



    说完,他又对叶千玹说:“对不起,千玹,以前是我不对,要你代替梅若昕。可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丝毫不假。我发誓,从现在起,我将全心全意对你好。当然,还有我们的孩子。你是我这辈子的克星,有了你,我就被俘虏了。我是你的,也是孩子的,你们以后就是我的唯一。希望你能原谅我,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见他说得这么情真意切,叶千玹很感动,脑子里乱哄哄的,已经不知道该想什么了。她连连点头,一句话也不说,身子却不由自主地靠在他肩膀上。



    两个月后,叶千玹与华炜鸣在帝都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而他们的孩子则做了花童。酒席在帝都最豪华的酒店举行,光是宾客就坐满了酒店的三层楼,再加上各媒体派来的记者,整个酒店被挤得水泄不通。



    梅家的三个主人也都来参加了他们的婚礼,他们已经一致决定,对外仍然称叶千玹就是梅若昕,而叶千玹想要认谁做她的父亲,也全由她自己决定。叶千玹认为梅成吾已经失去了梅若昕这个女儿,梅成辉本就是偷情,还是认梅成吾做父亲比较好。于是,她原谅了父母的私情,认梅成吾做父亲,自己的父亲却叫叔叔。梅成辉虽然有些难过,还是接受了这个决定。



    “爸爸,你放心,我会给你养老送终的。但是,我不能公开你的身份和与我的关系。这不仅考虑到梅家的声誉,还有我的孩子。我不想伤害他,希望他能在一个很好的环境里成长。”



    这是叶千玹在婚礼后,悄悄对梅成辉说的话。



    梅成辉激动地抱了抱她说:“谢谢你,好孩子!不管你喊我什么,只要别再恨我就好。希望你一辈子幸福!我会好好补偿你的。我爱你,孩子。”



    叶千玹对他笑了一下,回头看见华炜鸣拉着孩子过来,便轻声说:“我们都会幸福的,爸爸,你再找个老婆吧。但是,我不会喊她妈妈。”



    梅成辉点点头说:“不会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了。我已经对不起你和你妈妈,不想再对不起别的女人。”



    叶千玹没有说话,带着笑容缓缓朝华炜鸣走去,她仿佛已经看到整个世界一片光明。而华炜鸣和他们的孩子,则是开得正盛的花卉,从此她的生活将会是另一番样子。



    “我们都会幸福的。”她走近华炜鸣时,在心里对自己说。



    (全文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