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 > 第一百五十章 他真是你父亲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zw.net
    面对女儿的问话,杨焕玉又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可是,都已经瞒着她二十年了,再不说的话只怕以后没机会。而且,既然已经告诉叶千玹说自己不是她的亲妈,那就应当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她。至于她要不要去认梅成吾这个父亲,就随她自己了。



    “妈妈,说呀,你到底想说什么?”叶千玹有些焦急地问道。



    杨焕玉定了定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说道:“那个梅成吾,就是你的亲生父亲!”



    叶千玹一听大惊,猛然坐直身体,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说:“这,这怎么可能?”



    杨焕玉叹道:“真的,他真是你父亲。”



    叶千玹依然不敢相信,虽然嘴里没说什么,心里却一片混乱。她以前见梅若昕与自己长得很像的时候就曾经怀疑过,但她调查了一下,发现自己跟梅家没什么关系,心里还有点失望。那时候的她,还对于美唯说真没想到,世界上竟然会有跟她长得这么像的人。于美唯开玩笑说叶千玹可能真是梅若昕的妹妹时,她还生气说不可能。如今听母亲说梅成吾竟然真的是她父亲,叶千玹觉得就像掉进漩涡里,整个人都晕了。



    她闭上眼,想捋清楚这件事,却越想越乱。以她和梅若昕的长相来看,她是梅成吾的女儿还是很有可能的,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在她身上!



    “不,不,这不可能!”叶千玹喃喃地说着,连连摇头。



    杨焕玉再次认真地说:“是真的!我没有骗你。只不过,你不是现在这个梅太太的女儿。”



    叶千玹一听心里起了疑,难道说还有其他的梅太太?



    没等她问出来,杨焕玉又接着说:“你是梅先生的女儿,这不会有错。我当年没有告诉你,就是怕你一时冲动跑去找你爸爸,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因为……”



    见母亲欲言又止,叶千玹紧张地问:“怎么了,有什么隐情吗?”



    杨焕玉答道:“呵,千玹,不是妈妈故意要瞒你。只是因为,你是你父亲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而梅太太才是他的妻子。所以,如果你冒冒失失地找上门去,我怕梅太太会欺负你。还有那个梅大小姐,她也不是盏省油的灯,一定不会轻易让你父亲收下你的。即便是梅先生认了你这个女儿,你在梅家的日子也不好过。有梅太太和大小姐那两个女人,她们要是合起来欺负你,就算你父亲护着你,你也会受委屈的。”



    她说的有道理,叶千玹听得直冒冷汗。她已经见识过梅家那两个女人的厉害了,要是真的在自己小一些的时候就去认父亲,只怕现在的状况会更惨。



    可是,想到梅若昕竟然是自己的亲姐姐,叶千玹心里还是很不好过。尽管不是一个妈生的,但毕竟有血缘关系,梅若昕的惨死本来就让叶千玹觉得很难受,现在知道她是自己的姐姐,叶千玹的悲伤更甚。好不容易知道身世,知道父亲还活在世上,也和他相处了那些日子,享受着他的慈爱,却永远失去了姐姐。这就是俗话常说的,上帝给了你此,就会拿走彼吗?



    “千玹,妈妈知道委屈了你,可当时,我真的是没办法啊。”杨焕玉面露难色,愁眉不展地说。



    叶千玹对母亲笑了一下,轻轻摇头道:“不,妈妈,我不怪你。我知道梅太太和梅若昕是什么样的人,真要是以前自己去认亲,我可能会很惨。”



    说到这个,叶千玹又想起梅太太把她关进库房,并打她的情景。那个女人平时挺好,发起狠来却是如此可怕!即使是现在,叶千玹也不敢告诉梅太太,说自己是梅成吾的另一个女儿。她怕万一说了,梅太太会像梅成吾担心的那样悲痛欲绝,而且会抓狂,把怨气和恨意全部发泄在她身上。到时候,梅太太要她还出个完整的梅若昕,她拿什么还?



    杨焕玉觉得很愧疚,一直低头不安地绞着手。而叶千玹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只知道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原先想到自己会不会跟梅家有什么关系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激动和慌张过。可现在,她脑子里乱得像一锅杂熬的粥,什么都有,且熬得烂糊,根本分不清里面的材料。



    父亲,父亲!这个亲切而又陌生的称呼,这个她从小就想有的亲人,让她难过了二十年,心酸了二十年,痛苦了二十年,也卑微了二十年。如今突然得到,却那么遥远而又不像真的,仿佛在演戏,却动了真情;又仿佛是真的,却像在演戏。



    “爸爸,他真是我爸爸!”叶千玹激动地叫着,有些语无伦次,“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妈妈,那你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爸爸是梅成吾,还活得好好的,你却要说他已经死了?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啊?”



    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杨焕玉十分难过,因为她想起了二十年前的往事。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不敢直视叶千玹的眼神,仿佛又回到了当年。



    杨焕玉说,二十多年前,她也才二十出头,到处找工作。那时候,她只有初中文化,又没有关系,根本找不到好工作。后来,正好看到梅家在招保姆,她觉得那不过是需要细心,认真一点,便去应聘。



    当时,梅家只有梅成吾一个人,见到他的时候,杨焕玉就觉得像是见到了梦中情人。



    “啊,这么说,我是你和爸爸的……?”叶千玹惊讶地问道,咽下了私生女这三个字。



    杨焕玉连连摇头否认说:“不,不,你是,你是先生和另一个女人的孩子。我只是帮他们把你养大,不是你的亲妈。”



    听完这些,叶千玹忽然觉得很羞辱。她从小就被欺负,被人说是野孩子,而她也以为自己的父亲真如母亲说的那般死了,所以虽然难过却把悲哀藏在心里,只恨自己运气不好,不能像别的孩子那样父母双全。可现在却突然冒出个父亲,还是她假扮的那个梅若昕的爹,叫了那么些日子的爸爸猛的变成真爸爸,她反而有点难以接受,总觉得这太不可能了!



    与母亲孤苦伶仃的生活了二十年,本以为自己是个自小失去父亲的可怜孩子,却没想到原来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这还不算,她肚子里那个也是私生儿!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可私生子这个身份却已经定了性。两代都是私生子这样的命运,让叶千玹好一阵晕眩,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从感情上来讲,叶千玹是很愿意做梅成吾的女儿的,就算母亲没有告诉她自己是他的女儿,她也把他当成了亲爹。可是,当这个当成变为真实,却比假的还要叫人难以接受。叶千玹心里十分纠结,既担心父亲的身体和这次的难关是否过得了,又担心自己这个私生女怎么回梅家。



    沉思良久,叶千玹半个字也没说,只是静静地发呆。杨焕玉也不敢插嘴,更不敢继续说下去,怕说得不对,越发伤了她的心。于是,母女俩就这么相对无言,病房里的气氛异常尴尬。



    杨焕玉一瞬间感觉自己又恢复了当年那个保姆的身份,对叶千玹竟然有了几分敬畏。她把这个女儿从小带到大,对叶千玹的性格脾气相当清楚,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说话,否则不管说的对不对,结局都会是小吵一顿。



    若是以前,即使两人小吵,过不了一个小时就会和好。可这回不一样,既然把她们没有血缘关系这点说开,感觉就不一样了。虽然养母也是妈,对叶千玹也有恩情和亲情,可一旦说明,感情就真的有了变化。她心里莫名的生出些卑微感,觉得是自己害了叶千玹,没能让她过上好日子。



    “呃,千玹哪,都怪妈,哦,都怪我没本事,弄得你现在过不上好日子。要不是跟着我,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杨焕玉愧疚地说。



    叶千玹不满地瞪了她一眼道:“妈,你说什么呢!你养大我这么多年,还供我上大学,这样的恩情我一辈子都报答不完!只是,我爸爸是梅成吾,这个我真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哎,命运真是捉弄人,呵呵,我怎么会是他的女儿呢?”



    杨焕玉见叶千玹这么懂事,心里一阵激动,忍不住拉着她的手说:“哎,有你这样的好孩子,我这辈子,值了!”



    叶千玹含泪说:“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帝都?爸爸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不在怎么行?”



    杨焕玉劝道:“别着急,你爸爸他不是一个人,公司里还有那么多人呢,他们会帮他想办法的。你看,你的腿还伤着,就不要去添乱了。等你好了,我们再去看他好吗?哦,对了,这是你爸爸留给你的卡。”



    说着,杨焕玉把梅成吾给的那张金卡拿出来递给叶千玹,又告诉她密码。



    叶千玹握紧那张卡,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