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哭诉
    千千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x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华炜鸣走后,叶千玹靠在棉被包上睡了一夜,刘妈拿出一床新棉被给她盖在身上,睡得还算暖和。



    路淳锦一直守在外面,实在困了就眯一会儿,但一清醒,他就想起华炜鸣,心里便满肚子都是气。他自认功夫不错,可昨晚那几下,打得实在憋屈。这个华炜鸣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看他面皮白净,一副偶像明星的样子,路淳锦还以为他打架只是像一般人那样乱打。可万万没想到,华炜鸣不但力气很大,拳法也很厉害,而且反应竟然比路淳锦这个特种兵出生的人还要敏捷!



    正在郁闷,忽听叶千玹在屋里叫道:“我肚子饿!”



    “啊,千玹你醒了?”路淳锦忙起来问,“想吃什么?”



    叶千玹懒洋洋地答道:“不管吃什么,总得先洗漱吧?哎,快开门,我要去洗漱了,一会儿还得上班呢!”



    路淳锦忙打开门,打算领叶千玹去院子里的卫生间洗漱。



    可叶千玹突然改变了主意,把头一扭说:“哼,我不去了!”



    “呃,怎么了?”路淳锦奇怪地问。



    叶千玹转身回到屋里说:“你忘了?太太让你把我关起来,那就是在坐牢呀。你见过坐牢的人还去上班的吗?哼,梅氏企业有那么多高层,也不少我一个梅——若——昕。更何况,还是个假冒的!”



    路淳锦一听便知她要耍赖了,不过,他从心底里支持她,便没有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叶千玹觉得不洗漱就吃东西不大好,而且她想上厕所,不能在屋里憋着。所以,她就咚咚咚地往外走,想要回房间去。可路淳锦却拦着她,说没有太太吩咐,不能回房。



    “滚!”叶千玹怒喝一声,朝客厅跑去。



    刚到门口,就看到刘妈在客厅里打扫卫生。叶千玹叫了她一声,说自己要去洗漱换衣服。



    刘妈忙过来悄悄对她说:“太太还在睡觉,你就在楼下洗吧。要什么,我给你拿。”



    叶千玹虽然心里不大情愿,还是同意了。因为她现在也很讨厌梅太太,不想直接面对这个洋女人。要是在楼上撞见,两人少不得又要争执一番。万一再打起来,她受得了,肚子里的宝宝也受不了。



    考虑到这个,叶千玹忍下了,先去刷牙。不一会儿,刘妈去把梅若昕的衣服什么的拿下来,一共拿了三套,问叶千玹要穿哪套。



    叶千玹看了看那些套装说:“刘妈,我现在是被太太关押起来的,不能去上班!”



    刘妈一想也是,又上楼去拿了一套休闲服来,让叶千玹洗完澡后把睡衣换下,她来洗。



    等叶千玹洗完澡出来,刘妈又给她重新上了药。好在那个伤口不是很大,多上几次药应该就会好了,只是不碰都很疼,一疼,她就想到梅太太打她的情景,真想狠狠地报复回去。



    吹干头发,叶千玹又要回库房去,刘妈颇觉不忍,可又不敢让她在其他地方乱逛。不然,要是被梅太太看见了,又说他们不好好看着,到时候一发疯,受苦的还是叶千玹。



    临走,叶千玹让刘妈给她煮碗面,多放点火腿和鸡蛋。早餐而已,她不想吃得太隆重,但太简朴的话,她又觉得太便宜梅家了。而且,对肚子里的宝宝也不公平。孩子有什么错呀?凭什么要因为她被关就吃不上好的?既然已经决定留下这个宝宝,那就应该好好地把他养大,不能营养不良,生下来就先天不足。那样,叶千玹这个母亲也当得太不负责了。



    回到库房,叶千玹一句话也不说,靠在那里玩手机。玩了一会玩腻了,刚打开电脑想上一会网,就见刘妈端着面条进来。她是用托盘抬来的,有两碗,一碗是给路淳锦的,面的份量更多一些,但火腿和鸡蛋则少了一半。



    叶千玹接过面,放在一张方凳上吃,吃着吃着,她突然来了个鬼点子。她朝刘妈招招手,刘妈就过去听候吩咐。



    “你去告诉太太,就说我绝食了。”叶千玹狡黠地笑着说。



    刘妈一愣,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见她一脸迷惑,叶千玹解释道:“不管给我吃了什么,你都说我绝食了。还有,我就呆在这里不出去,实在闷了,就在院子里走走。梅太太那里,不管她问什么,你们都说不知道。还有,我一会给公司里打电话,你们都不要吭声。后果怎么样,也不需要你们负责。”



    两人都说好,叶千玹就拿起手机,拨通了秘书的电话。



    “我是梅若昕,不能去公司了。”叶千玹严肃地说,“有什么事情,你们直接问我爸爸,或者问那几个副总。嗯,不光是今天,可能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去不了。啊,这个嘛,哼,无可奉告!”



    说完,她酷酷地冷笑一声,挂了电话。



    刘妈和路淳锦都知道她的意思,也不说什么。刘妈刚想问她中午想吃啥,她又开始拨梅成吾的电话。昨晚的飞机,过了一夜,现在应该已经到意大利了吧?可是,拨了几次都是在通话中,叶千玹十分不满,却又没办法。



    她把碗里的面条全部吃完,又一次拨了梅成吾的电话。这回通了,而且声音很清晰。



    梅成吾一看是梅若昕的号码打的,就知道是叶千玹,忙说:“千玹,家里还好吗?你有没有把我来意大利的真实目的告诉若昕的妈妈?”



    “唉,亲爱的老爸,我怎么可能告诉她呢?”叶千玹答道,“我还没有告诉她,就差点被她弄死了。要是再告诉她,现在给你打电话的估计就是警方,通知你来收尸了!”



    梅成吾一听吓了一大跳,忙问怎么回事。



    叶千玹哭泣着说:“你老婆知道了我不是梅若昕,她可劲的打我,还把我关在后院的库房里!呜呜呜,爸爸,梅先生,梅总,梅老大,梅老板,梅叔叔,你快救救我呀!”



    梅成吾一听,妻子竟然已经发现叶千玹不是梅若昕,顿感完了。再听到妻子打了叶千玹,还把她关在库房,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虽然叶千玹不是梅若昕,可那也是梅若昕让她来的呀。再说,如果叶千玹不来代替梅若昕,他怎么可以跟她以父女的关系名正言顺地在一起生活?



    虽然他能够理解妻子发现家里的女儿不是真的会生气,可眼见老婆毒打他的私生女,又把她关起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她是怎么发现的?有没有对你怎么样?”梅成吾紧张地问道。



    刚才他打电话给妻子,她并没有说这件事情,只是问他到那边顺利不,自己注意点什么的。没想到,他一离开家,这还没到二十四个小时呢,家里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难道太太已经知道叶千玹是他的私生女了,所以才对她这么坏?想到这个,梅成吾心里一下子就慌了。他才刚到意大利,梅若昕的事情还没有开始调查,也没有跟这边的人联系。现在叶千玹出事,他只恨自己分身无术,不能两边兼顾。



    叶千玹还是带着哭腔说话,一开始只是为了得到梅成吾的同情和心疼而假装。但现在,她真的觉得委屈,眼泪不知不觉就下来了。



    “她,她发现我不知道你们家的一些事情。而且,而且我说话的时候不注意,露馅了。”叶千玹断断续续地说,“然后,她就问我来梅家干什么,若昕在哪儿。爸爸,我来梅家干了什么,您都清楚啊!我没做任何对不起梅家的事情,这些您是知道的。呜呜呜,爸爸,您快回来吧。您要是再不回来,太太什么时候把我打死都不知道!”



    她说这话是夸张了点,但梅太太对她的恨意确实很大。梅家真正能保护她的只有梅成吾,刘妈和路淳锦对她再好,但身份在那里,许多事情是不能做主的。



    梅成吾颇感为难,他才到意大利,还什么都没做呢,这就回去,那梅若昕怎么办?就算她真的死了,也要找到她的尸体带回国去安葬啊。总不能让她一个人死在意大利,又孤独地不知葬身何处,做个孤魂野鬼。倘若她泉下有知,一定会痛恨他这个父亲太无情的!



    他叹了一声说:“对不起,千玹,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妈妈。太太她打你哪了,伤的重吗?”



    叶千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她打我身上,还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把我推下楼梯,我额头都摔破了!刘妈,还有路淳锦都可以作证。”



    梅成吾心疼得叹道:“哎,千玹,实在太对不起你了!有没有请医生看?”



    叶千玹答道:“我怎么敢呢?我现在在梅家什么也不是,打我的人可是太太啊。还是刘妈好,给我上了药。爸爸,您可要好好奖赏她哦。”



    梅成吾连连答应:“好,我答应你!等我回来,会给他们奖赏的。你的伤怎么样?要不要我打电话给医生,让他上门去给你看?”



    叶千玹却说:“不用了!爸爸,谢谢你。就是磕破了一块,还死不了。”



    听她这么说,梅成吾越发心疼了,决意要请医生。叶千玹心里一酸,说千万不要让梅太太知道,否则,只怕会把她打得更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