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父女同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zw.net
    回到公司,面对一大堆需要处理的文件,叶千玹又想起了梅若昕。不知道她是真的已经死了,还是失踪?或者,因车祸死亡只是她隐遁的借口?叶千玹脑子里乱乱的,怎么也想不清楚。



    她觉得自己的能力与梅若昕比起来,也许欠缺的只是霸气和一些管理方面的知识。现在的她,对这个公司已经基本了解,对梅若昕每天要做的事情也驾轻就熟。如果梅若昕再也不会出现,她应该可以成功地替代这个位置。可是,为什么她的心里总是惴惴不安?



    喝完一杯咖啡后,叶千玹的心才稍微平静了一些。她给梅成吾打电话,说她已经到公司了,问他在哪里。



    梅成吾说:“哦,我在办公室,你过来吧。”



    叶千玹答应着挂断电话,朝梅成吾的办公室走去。这还是她第一次去他的办公室,但却不能表现出迷惑和惊奇,因为虽然梅成吾知道她不是梅若昕,其他人却都以为她是。她如果表现得迷惑,惊奇,呆傻,那就说明她根本连自己父亲的办公室都不知道!而对于梅若昕这个身份来说,这是绝不可能的。



    还好,她之前已经研究过公司的布局,知道梅成吾的办公室在哪里。而且,即使一不小心走错,她也可以假装在视察其他部门的工作。演戏这种事情,有时候并没那么难。



    梅成吾的办公室在上一楼,叶千玹交代秘书有什么事等她回来再说,然后就从楼梯上去。她一边走一边想事情,连有人跟她打招呼都没听见。不过,梅若昕的傲慢是有目共睹的,她偶尔不理人也是正常现象。所以,其他人见她愁眉紧锁,神情凝重,也知道她心里有事,跟她打了招呼以后就各自去做事了。



    来到办公室门口,叶千玹抬起手去敲门,忽然听到里面传出说话声,就又把手放下了。



    说话的是两个男人,叶千玹听出其中一个是梅成吾,而另一个是她不熟悉的声音,暂时叫某男吧。他们的声音应该很大,好像在争吵,否则,站在门外的叶千玹是不可能听到的。办公室的门虽然不是完全隔音,但也不至于轻声说话时外面都能听见。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凝神细听,心里的不安更重了。



    某男好像很气愤,大声地说:“我看你就是太娇惯她了!事实上谁都清楚,她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能力!要不然,怎么会连一点小事都要你亲自出马?”



    梅成吾答道:“能力并非全是天赋,你也不是一出娘胎就能掌管一个公司的。若昕她在国外生活的时间久了,习惯和思想都和咱们不一样。再说,她一毕业就回来,完全是在工作中现学做管理,肯定会遇到许多问题。我们在工作上是她的前辈,在年纪上是她的长辈,难道就不能宽容一点,帮帮她,教教她,带带她?让她在这条路上走得更顺一点吗?”



    “哼,那是因为她是你的女儿!”某男更大声地说,“你这样任人唯亲,是会出大事的!她没有这个能力,却让她挑这个担子,你这是要把公司毁在自己手里!”



    梅成吾不高兴了:“能力可以培养,这是我开的私营企业,不是官家的机构!要谁来做继承人,由我来决定,还轮不到你说话!”



    听到这里,叶千玹似乎明白了一半。看来是公司里的元老看不惯梅若昕这么年轻,一来就做总经理。哼,他又有什么本事,敢跟老总叫板?



    她再也听不下去,门也不敲就直接推开进去了。



    听到门响,梅成吾和那个男人都转过头来看。这是个大概不到五十岁的男人,比梅成吾高一点,也瘦一些。在这个年纪的男人里,他算是比较帅的了,申字脸,一字眉,不太明显的鹰钩鼻,薄嘴唇。又黑又浓密的头发略卷,全部梳朝后,看上去很有风度。他穿着一套深灰色西服,白衬衣,右手背上有一颗豆大的黑痣。



    梅成吾看到是叶千玹来,马上对她绽开笑脸说:“若昕,你来了?”



    叶千玹嗯了一声走过去说:“是啊爸爸,您叫我过来,我就马上过来了。”



    说完,她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又看看梅成吾。



    他马上就明白了,叶千玹不认识这个男人,他若不介绍,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喊。因为叶千玹代替梅若昕来公司工作时间不久,有些长老级的人物还没见过。要是他不说,她就不知道,那就会露出马脚了。



    于是,梅成吾微微一笑说:“怎么,谁惹你了?见到江总也不打招呼。”



    叶千玹马上妩媚地一笑,对江总说:“哟,江总呀,您今天的嗓门真大,我刚才在外面都听到您说话了呢!”



    江总当着她的面也不好发脾气,勉强笑了笑说:“呵,若昕啊,你听到我说你坏话了吧?其实我那都是为你好……”



    “哼,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叶千玹阴阳怪气地说,又悄悄瞥了梅成吾一眼。



    梅成吾用唇语说了“叔叔”这个词,叶千玹立刻明白了,原来梅若昕以前都是喊这个江总叔叔的。



    于是,她又接着说:“江叔叔,您看不惯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呢,是小辈,也不好跟您说的太冲。不过,您是不是也太小看我了?”



    江总赶忙表白说:“没有的事!我江天南为人做事,看人看事,从来不会轻视。若昕,你误会了。”



    叶千玹不屑地说:“误会?江叔叔,江总,您在公司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公司的性质吗?这可不是您自个儿的地盘,想怎样便怎样!看不惯我,觉得我会毁了公司,哼,哼哼!那好啊,您自己重起炉火另开灶,我梅若昕会好好支持您的。我相信,以您的能力,是可以一来就掌控整个集团,短短几个月就能驰名海内外的吧?哎呀,这么说来,您在我们梅氏企业,还真是屈才了。爸爸,您说是不是呀?这回您去意大利,要不要顺便帮江叔叔联络一下,看看那边的市场怎么样?说不定啊,我们还可以沾他的光呢!”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连梅成吾都暗暗佩服。梅若昕虽然脾气大,却不像她这般伶牙俐齿,有时候被惹急了,连话都说不出来。在这一点上,她比梅若昕倒是好得多。



    他悄悄朝叶千玹竖起大拇指,赞许地说:“若昕,对江叔叔别这么无礼!他在咱们梅氏做了二十几年,是咱们公司的元老,连我都敬他三分。”



    听到老总这么说,江天南心里颇有几分得意。



    他觉得梅若昕锋芒太露,又空有其表,完全只是个千金小姐,根本不是做事业的人。所以,他才认为梅成吾想把公司交给梅若昕实在是为时过早,还不如让他们这些元老来共同管理。



    当然,他私心里还是希望在梅成吾退休后,由他来做这个老总的。只不过,私营企业一般家族化都很严重,不可能他想做就做。因为,当老总决定退休,都是选好自己的子女来继承,而不会从其他管理人员里选一个。梅成吾只有梅若昕这么个女儿,继承大权肯定是只会交给她的。



    叶千玹听了梅成吾的话,心知他不是真心想夸,只是给江天南面子,同时告诉她,这是个怎样的人物。



    她走到江天南身边,也对他夸道:“是啊,江叔叔一表人才,又精明强干,咱们梅家怎么少得了您呢?不过,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江叔叔是有大抱负的人,怎么可能愿意在我们这小窝里呆一辈子。是吧,江叔叔?”



    她这番话很毒,既夸了江天南,也暗示他有外心。而且,还说了他们没有他也能行。表面上看是自我贬低,高抬了江天南,实际上是说,别以为自己是元老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们梅氏没你照样玩得转!你要是有外心,想走就走,我们不会强留。既表示了梅氏的宽容大量,又体现出对人才的尊重。如此一来,江天南反而不好说什么了。



    他微微一笑说:“若昕,你这张嘴啊,是越来越厉害了!没想到,你才回国没多久,进步就这么快。看来,你爸爸没有白栽培你啊。”



    叶千玹莞尔一笑说:“谢谢夸奖!江叔叔太忙,没时间教导若昕。若昕当然只能多多劳累老爸了。”



    说着,她走到梅成吾身边,亲热地挽着他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说:“爸爸,真是辛苦你了!你放心,我会好好干,不会让你失望的!”



    听她这么说,梅成吾颇感欣慰,疼爱地抚摸着她的手说:“若昕啊,你真是我的好女儿!”



    江天南十分尴尬,只好推说自己还有事,告辞出去。



    等他出去关好门,叶千玹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不高兴地说:“爸爸,这个江天南不是什么好人,你要提防他玩阴的!”



    梅成吾叹道:“唉,我也觉得他野心很大,但是没有确切的证据,也不好说什么。对了,我找你来,是想交代你一些事情。这有一些急需处理的文件,我走之后,你要赶快弄出来。有不懂的,可以直接打电话问我。最好不要问他们,以免让他们觉得,我堂堂的梅家大小姐,还要靠着他们才能做事!”



    叶千玹点点头说:“爸爸,你放心吧!谁要是想跟你玩阴的,我先让他翻了船再说。”



    梅成吾满意地笑笑,拍了拍她的肩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