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 > 第一百零七章 告诉我,刚才哪里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xzw.net
    挂在墙上喝冷风?



    叶千玹琢磨着这句话,竟然真的傻傻地去想象自己被挂在墙上的样子。想到她被华炜鸣用什么东西挂起来,从窗子吊出去垂悬在墙上,那可真的是悲惨啊!到时候可不是她一个人喝冷风,而是娘俩呢。不行,怎么能让他把她弄得那么惨!



    于是,她妩媚地笑着撒娇道:“哎呀,不要那样对我嘛。你看我这么乖,这么可爱,你要对我好才是哦!”



    “扑哧!”华炜鸣被她逗笑了,“你这个臭丫头,确实挺可爱的。别人撒娇耍赖,发嗲求情,我怎么看怎么觉得恶心。可一到你这儿就那么可爱,那么招人喜欢!千玹,你是个神奇的女孩子,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



    叶千玹嘟着嘴说:“想把我吊在窗子外面喝冷风!”



    华炜鸣连连摇头说:“不,不是!我那是吓唬你的。”



    “哎呀,那太好了!”一听说那是华炜鸣吓唬她的,叶千玹忍不住蹦了一下说,“我就说嘛,我这么可爱,这么漂亮的人,你是舍不得把我吊在外面喝冷风的。”



    华炜鸣故意板起脸说:“那可不一定哦!要是你不听话,我就把你的衣服脱光,再把你吊在外面喝冷风!”



    “啊!”叶千玹吓得愣住了,可怜巴巴地看着华炜鸣,撇撇嘴,看起来好像要哭的样子。



    虽然外面的路灯熄灭了,屋里也没有开灯,但借着微弱的月光,华炜鸣还是能看清她的样子。眼看着她在自己面前一会要哭一会笑,就跟个孩子似的,他觉得很好玩,也很放松,根本不需要对她设什么防备。



    他用头轻轻撞了她的头一下说:“好,现在告诉我,刚才哪里疼?”



    叶千玹抿着嘴笑,就是不说。



    华炜鸣翻过身来,把她压在下面,捏住她的鼻子威胁道:“说不说?不说我就压死你!”说完用力压了一下。



    “啊,好疼!”叶千玹轻呼道,用手去推他。



    华炜鸣越发好奇,又担心她的身体,就躺到她身边,在黑暗中摸索,想看看她到底哪里疼。



    他的手一放到她的身上,就本能地朝她的胸移去。刚刚触到那隆起的小山丘,她就把他的手捉住了。



    “别!别碰那里。”叶千玹小声说。



    华炜鸣奇怪地问:“怎么了?是这里疼吗?”



    叶千玹羞涩地答道:“嗯。”



    沉默了一会儿,华炜鸣忽然凑到叶千玹的耳边,低声问道:“小叶子,是不是来事儿了?”



    叶千玹一惊,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他以为她来了例假,何不将计就计?于是,她嗯了一声,并不多说。



    华炜鸣遗憾地说:“怎么这么巧?可我真的很想你,想一直抱着你睡觉,想跟你恩恩爱爱,让你体会到那些奇妙的感觉,想让你舒服……”



    他说着说着就开始吻她,把她的耳垂咬住,轻轻地呼气。他的气息让她耳朵里痒,心里更痒。她开始不安,本能地去推他,叫他不要这样。



    “没关系的,我只是吻吻你。”华炜鸣安慰说,“在这种时候,是不能做那种事的。否则,对你的身体非常不好,你会生病,时间会延长,肚子也会很疼。会有炎症,治起来很麻烦,说不定,以后还会影响……呃,我不是吓你,你放心,我不会在这种时候跟你做的。”



    听他这么说,叶千玹顿时放心了不少。他的声音很低,很温柔,在黑暗里显得非常有吸引力,仿佛冬夜的一堆火,给了她温暖和安全感。



    她伸手去摸到他的脸,轻声说:“没想到,你会这么体贴。”



    华炜鸣微微笑了一下,握住她的手说:“女人跟男人不一样,女孩子要金贵多了!千玹,你肚子疼吗?”



    叶千玹心里一热,摇摇头说:“还好,如果不是天气很冷,我一般都不会肚子疼。”



    可是,话才说完,她的心就猛地一疼。她已经至少有两次没来月事了!可是,之前她一直在忙,也没怎么注意。恍然惊觉的时候,还以为只是因为太累而导致延迟。可是,她将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来,省去了许多麻烦,却会带来更多的麻烦,痛苦和不堪……



    想到自己即将一个人面临生孩子的窘境,孩子有父母却不能有个完整的家,叶千玹心里就很难过。而且,她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跟母亲说这件事情,总不能一直瞒着,然后自己躲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去生养。



    一股强烈的恐惧袭来,让叶千玹十分害怕。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又不敢告诉他,心里乱成一团,不知不觉间,竟然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感觉到叶千玹的体温在渐渐增高,华炜鸣心里就像一块麦芽糖被放在烤热的平底锅里,慢慢开始熔化。他用下巴在她的皮肤上摩挲,又把脸贴在她的胸口,倾听她的心跳。



    她的心跳声很激烈,混乱而快速,他感觉到了她的紧张和害怕,以及那不均匀的呼吸。这让他的心也莫名的跟着加速,很想与她的心搁在一起,连跳动都是一样的频率。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却又那么遥远。不,似乎以前没有这么强烈,那是一个充满梦想和憧憬的少年,而不是现今身负重任,压力巨大的他!



    华炜鸣忽然觉得一阵口干舌燥,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叶千玹的锁骨上溜了一道。那湿滑的感觉令她有些酥痒,却又很喜欢,不由得朝他挺了挺身子。



    “叶子,你真美!”华炜鸣由衷地赞叹道,“你就像,像一条温暖的小溪,当你从我身边流过,我就被你带走了!”



    叶千玹觉得他的话很有诗意,听起来很舒服,就算是假的,她也愿意听。



    她笑了一下说:“可是,全天下有那么多的美女,她们都比我有钱,也比我有本事,脾气也比我好,家境也比我好……”



    “那又怎样?”华炜鸣伸出食指按住她的嘴唇说,“她们都不是你,全天下那么多女人,我又没有全部认识。她们再美,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叶千玹心里一暖,不由笑了。



    华炜鸣的手指感觉到她在笑,那微微的气息将一丝柔情传入他的心尖,令他忍不住心动。



    他又把手轻轻放在叶千玹的胸口,关切地问:“还疼吗?怎么会疼呢?你给谁吃了?”



    “胡说!”叶千玹不高兴地说,“那里疼,是因为我来例假了嘛!胀的难受,一碰就疼,所以你千万不要碰,否则我会吃了你的!”



    吃?华炜鸣听到这个词,脑子里忽然邪恶了一下。他咽了咽口水,好像面前躺着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漂亮女孩,而是一大桌丰盛的晚宴。色,香,味俱全,叫人食欲大增,真想大快朵颐一番!



    但是,他不敢确定叶千玹会不会那么做,因为她好像不是那么粗放的人。从认识她到现在,她虽然有些小孩子脾气,还有点报复心理,可却跟那些他见过的女人不一样。她的脑子里,仍然有一根看不见的绳子,绑架着她的思想和信念,让她做一个乖乖女。



    可是,她有没有那样的潜质,可以冲破乖乖女的限制,做一个愿意取悦于他的女人?



    这个想法让华炜鸣很激动,如果他面对的是一个这方面比较放得开的女人,动不动就把男女之事挂在嘴边,随随便便就可以做出各种姿势,还嚷嚷着不够,那么,很轻易就能得到他想要的。可是,真要那样的话,也就没意思了!



    他知道,叶千玹不是那样的女人,虽然有时候嘴上泼辣些,骨子里却是个柔美的女孩。要想让她做那样的事,也许并不容易。可华炜鸣喜欢的就是这样,要一个乖乖女为他做那样的事,这本身就是一种挑战。如果成功,他会很有成就感。而教会她那样,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更何况,这是在她家,还要提防她母亲听到动静会突然闯入。所以他们必须很小心很小心,既不能发出大声,也不能有太大的动静。再加上,叶千玹正在生理期,本来这个时候就是女人最虚弱,也最容易心烦的时候。稍微有点不如意,就会令她暴怒烦躁,说不定会把他从窗口扔出去!



    “嗯,叶子。”华炜鸣试探地问道,“你,有没有试过……嗯,就是那种……”



    一向觉得自己很潇洒的华炜鸣,此时却有些难以启齿,话说得结结巴巴,脸竟然也烧得烫乎乎的。



    叶千玹奇怪地问:“嗯,你要说什么?”



    她已经相信,华炜鸣今天这个时候会是个绅士,不会强迫她。她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就是觉得他不会动她,而是会好好保护她那脆弱的小心灵。她说来了例假,不能要,于是他就不会来。所以,不管他现在说什么,她都不会往那方面去想。



    华炜鸣想了想,又问:“在我之前,你有过别的男人吗?”



    叶千玹哼了一声说:“你是说哪种程度的?”



    华炜鸣心里起了一个小疙瘩,嫉妒地说:“当然是,像跟我有过那种关系的!”



    叶千玹心里一喜,这个家伙,难道吃醋了吗?她故意不回答,想要刺激他一下。



    果然,等了几秒后不见叶千玹回答,华炜鸣按捺不住了,着急地问:“说呀,有几个?”



    叶千玹皱起了眉头,当初在华云风尚大酒店,难道他不知道她是第一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