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 > 第八十一章 奇怪的盒子
    叶千玹蹲下,伸手顺着布条去摸。她总觉得这里的地毯上突然有块布条很奇怪,一定是拴着什么东西的。华炜鸣也赞同她的观点,跟她一起把布条扯了出来。



    这是一块围巾,灰色,羊毛材质,脚边有流苏。他们在扯的时候,能听到有东西被拖动的声音。所以,这羊毛围巾一定不仅仅是被遗落在这里这么简单!



    “里面可能有宝贝!”叶千玹说,“白天梅太太说,梅成吾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觉得肯定是说假话。很多人把值钱的首饰什么的藏在房间,比如梳妆台,还有衣柜里。而他们可能就藏在书房,让别人以为这里只有书,其实是梅家藏宝的地方!”



    华炜鸣说:“你是不是看多了?我们不是来找宝贝的,是要找重要文件!文件当然藏在书房里了,用脚趾头都想得到!你这个笨蛋。”



    说完,他弹了叶千玹的脑门一下。



    叶千玹恼怒地推了华炜鸣一把说:“我当然知道!我是逗你玩的,瞧你那着急的样儿。”



    华炜鸣说:“好了,别闹了,小心把保镖惊醒。”



    叶千玹嘟着嘴不说话了,要华炜鸣把围巾裹着的东西拿出来。



    这围巾是在一个高台花凳下发现的,花凳紧挨着书柜,围巾就好像是垫着花凳底部保持平衡似的。华炜鸣拉着围巾,觉得这可能只是主人家不小心掉在这里的,不想再找。可叶千玹非要他找,说肯定有东西,不要放过一点蛛丝马迹。



    华炜鸣无奈,只得把围巾递给叶千玹,自己则站起来,抱起花凳挪在一边。



    花凳搬开后,叶千玹闻到一股灰味。看来,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打扫了。



    不过,在灰味中,她似乎还闻到了别的味道,一股很古旧的木头的味道。而且,好像还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说不出来的怪味。



    “哎,华炜鸣,你闻到了吗?”她小心地问。



    华炜鸣嗅了嗅说:“嗯,灰味。这很正常啊,一般书柜后面都会积存很多灰尘,大概半年一年才打扫一次吧。”



    叶千玹却摇摇头说:“还有古旧的木头味,可是,这书柜好像很新啊,可能才买了不到五年,不应该有这个味道。我感觉,好像到了一座古墓里。”



    华炜鸣笑道:“这也太夸张了吧?梅家大宅虽然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但还不能算是古墓。”



    但叶千玹依然坚持她的观点,让华炜鸣用手机照亮,看看到底有什么东西。



    华炜鸣答应了,不敢用手机的手电筒功能,仍然只是按亮屏幕仔细地查看。



    之前放花凳的地方竟然没有灰尘,不过,想到那里曾经用围巾垫底,也就可以解释了。只是,那里为什么要用围巾垫底呢?



    叶千玹觉得,很可能是怕拖动的时候发出声音,会被人听见。华炜鸣觉得她的话有道理,他也这么觉得。那就是,这个花凳后面藏着秘密!



    地毯没有铺到墙角,因为书柜占据了很大的空间,所以地毯只铺到书柜前面。那个花凳,刚好就放在没有地毯的那一条空地上,上面摆着一盆兰草。



    他们挪开后,围巾就被全部扯出来了。而花凳与书柜相接的地方,竟然有个奇怪的盒子,靠墙竖放着。



    说这盒子奇怪,是因为它的形状不是普通的长方形,而是一个八角形。这个盒子大概只有一个大一点的汤碗那么大,盖子上有一对金属的老虎,尾巴向上翘起,非常对称。这对老虎可能是铜制的,看造型应该有些年头了,可以算是古董。只不过,没有经过鉴定之前,他们都看不出是什么朝代的。



    “看吧,我就说有宝贝!”叶千玹激动地说。



    华炜鸣却说:“也许只是个装针线的盒子,因为被嫌弃式样古老,所以没用,就扔这里了。”



    叶千玹却觉得里面一定装着很值钱的东西,要不然也不会放在这么隐秘的地方。按照她的推理,这个盒子之前是用那条围巾裹着的,然后再用花凳遮住。因为在角落,又有花凳掩护,平时谁也不注意,所以不知道这里还有这么个东西。



    花凳不是完全镂空的,分三层,最底下那层是个小柜子。所以,花凳遮住这个墙角,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靠墙还有这么个小盒子。



    奇怪,如果是值钱的东西,怎么不放在柜子里锁起来?就算只是放在花凳底层的柜子里也好啊。



    花凳的柜子没有锁,华炜鸣打开一看,里面就是些花肥,小铲子之类的东西,别的什么都没有。叶千玹则抱起那个盒子仔细端详,想要看出点名堂来。



    因为这个盒子的出现,华炜鸣连他本来要找的文件也忘记了,一心想弄清楚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他接过盒子一看,严丝合缝的,看不出怎么打开。他拿住盖子上的老虎使劲一拉,可是盖子纹丝不动,根本打不开。



    叶千玹说可能是被锁住了,可他们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怎么锁的。因为这个盒子边缘十分平滑,毫无锁扣痕迹。



    “算了,先不管这个了。”华炜鸣想起自己要找的东西,不耐烦地说,“这要是个重要的东西,就不会丢在这里了。哎,快帮我找保险柜一类的东西,或者文件。”



    叶千玹问:“你到底想找什么呀?”



    华炜鸣说:“就是梅氏集团想要争夺地产的那些文件!我得让他退出。怎么,梅若昕没有跟你说吗?”



    叶千玹皱眉摇头,她好像没听梅若昕提起过。不过可能梅若昕说过,但是她忘了。



    华炜鸣也没时间跟她计较这个,他把盒子放回原处,又用那条围巾包裹了一下,再把花凳挪回。



    两人在书柜里找了半天,既没发现有暗门,也没发现保险柜。中间的抽屉倒是有锁,但是钥匙都插在上面。所以,最有可能藏文件的地方还是书桌。



    于是,他们又回到书桌前,把所有抽屉都拿出来,摆在地毯上翻找。



    叶千玹找了许久,也没发现任何跟地产有关的东西。文件倒是有,都是跟梅氏集团的生意有关的,还有以前一件官司的存底档案。但是她对这个不感兴趣,也没有时间去细看,就照样放回了档案袋。



    华炜鸣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要的东西。他很失望,把东西一一放回原位,坐在地毯上沉思。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他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也不会铤而走险到梅家来。主要是叶千玹只是个学生妹,给她的任务太过繁重,他不放心。而且,她来到梅家,又要装梅若昕,又要替那个大小姐工作,确实没多少时间。所以,华炜鸣既想看看她的情况怎么样,又顺便亲自来找东西。



    如今翻遍了书房都找不到要找的东西,华炜鸣于心不甘。他问叶千玹,在和梅成吾交谈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现他特别重视哪里。



    叶千玹想了想,说不知道。因为她见到梅成吾也才几个小时,也就是看到他把钥匙放进西服口袋,所以她才半夜想偷偷进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拿的东西。可没想到,她还没拿到钥匙,就被华炜鸣捉住了。



    华炜鸣笑了一下,他还从来没有跟谁这么有默契过。看来,这个小妞是个可造之才,以后可以好好培养。



    “喂,华炜鸣,我还是喜欢那个盒子。”叶千玹忽然说。



    华炜鸣一愣,她以为他们真是小贼,跑来这里是为了偷东西呢!不拿到点东西出去就表示白来了一趟?



    他捏了捏她的脸蛋说:“小妞,你这样不是监守自盗吗?以你现在的身份,明天问一下梅成吾那是什么东西不就好了?”



    叶千玹却说:“要是他不告诉我呢?”



    华炜鸣想想也对,做父亲的不一定会把什么秘密都告诉给女儿。更何况,这个女儿还是个冒牌货!



    “你以为盒子里面有值钱的东西?”他问。



    叶千玹想了想说:“也不一定是值钱的东西,可我就是感兴趣。说不定,那是个什么机关,我可以用它穿越到古代去,然后做个公主什么的。”



    “噗!”华炜鸣忍不住笑了,“你这个傻妞,看多了吧?怎么可能?再说,你这么笨,到了古代,肯定活不长。”



    叶千玹不服地问:“为什么?”



    华炜鸣说:“因为你一定会笨死!”



    叶千玹气坏了,使劲掐了他一把说:“那我先把你弄死,然后一起穿越!”



    话音刚落,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咯吱声,两人吓得急忙蒙住对方的嘴,竖起耳朵来听。



    可是,那声音又不见了,书房里非常安静,就像一片死地。



    叶千玹把华炜鸣的手拉开,小声说:“怎么回事啊,吓死我啦!”



    华炜鸣摇摇头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出去了。万一梅成吾突然跑来,我们就完蛋了!”



    叶千玹点点头,同意了。可是,他们刚要起身,那咯吱声又出现了!



    天哪,这书房里一定有鬼!叶千玹吓得汗毛直竖,腿都迈不动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