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 > 第七十四章 到底是谁调戏谁?
    千千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x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保镖不顾一切地跑到门口,猛地扭开门把冲了进去。



    当他看到眼前的情形时,不禁大吃一惊。叶千玹躺在床上,头歪在一边,一动也不动,好像死了似的。他吓坏了,他们才刚出来一会儿,连楼都没下去,她怎么就出事了?难道有人暗杀?



    他急急忙忙跑过去,伸手去拉叶千玹的手说:“小姐你怎么了?”



    叶千玹突然用力将他拉倒,使他压到了她的身上。



    保镖吓得惊问:“小姐,你这是?”



    叶千玹邪恶地一笑,拉开被子。保镖还没看清楚她里面有没有穿衣服,梅成吾就赶来了。



    “啊,你在干什么?”梅成吾一眼就看到保镖压在叶千玹身上,气得大叫。



    叶千玹一惊,又把被子盖上了。



    刘妈和梅太太也跟着跑来,保镖吓得要起来,可因为趴在叶千玹身上,手又被她抓着,动作不大方便,就只是翻了个身。



    叶千玹哭喊道:“爸爸,他要非礼我!”



    保镖一听,赶紧辩白:“我没有!这是误会,我以为小姐发生什么事了,所以才跑进来看……”



    梅成吾喝道:“你还说!你趴在她身上是想干什么?有你这么看的吗?快给我下来!”



    “怎么了,怎么了?”梅太太急急忙忙跑来,一把拨开站在门口的刘妈问。



    刘妈尴尬地退在一边,不敢说话。



    梅成吾已经跑进去了,挥拳就打。保镖想要起来,无奈手被叶千玹拉得紧紧的,怎么也挣不脱,被梅成吾狠狠地打了一拳。



    “我,我没有做什么!”他委屈地解释,“我真的是听见小姐呼救才上来的,不信你问刘妈!”



    梅成吾还没说话,刘妈就说:“是的,我们一起下去的,听到小姐喊救命才跑上来。只不过他比我跑的快,先到了,不可能非礼小姐的。”



    叶千玹却说:“他真的想非礼我呀!爸爸,你不能饶他,一定要打他,帮我出气!”



    梅成吾冷静了一下,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梅太太过来,看到叶千玹还抓着保镖的手不放,就把他们的手分开。她狠狠地瞪了保镖一眼,温柔地问叶千玹怎么样了。



    保镖百口莫辩,站在一边又气又急。叶千玹则抱住梅太太放声大哭,好像真的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刘妈在门口低语道:“这不可能,就算他真想占小姐便宜,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啊。”



    梅成吾听到了她的话,低喝道:“不许嚼舌根!下去!”



    刘妈连声说是,满面愁容地下楼去了。



    保镖见叶千玹哭得伤心,还想问怎么回事,可没等他说出话来,就被梅成吾扯到一边。



    “走,跟我出去!我要问你话。”梅成吾严肃地说。



    保镖只好跟着出去,走到门口,他不甘地回头看了叶千玹一眼。



    叶千玹对他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又做了个鬼脸。



    他一看就知道她是在逗他玩了,想要回来要她当着梅成吾的面说个清楚。可他刚想转回来,又被拉走了。



    “哎,我,她!”保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关在了外面。



    见他们走了,叶千玹才停止哭泣,对梅太太说:“妈妈,他欺负我!”



    梅太太安慰道:“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叶千玹忍住笑说:“没有,我就是跟他开了个玩笑而已。不过,他刚才趴在我身上,把我压得好疼啊!”



    她说着揉了揉胸口,那里似乎有点胀胀的疼,也不知道是不是保镖压疼的。



    梅太太担心地问:“他摸到你了?”



    叶千玹摇摇头说:“也不算吧,就是刚才过来的时候,趴到我身上了。然后,爸爸就进来了。”



    梅太太叹了口气说:“你呀,千万要小心!虽然保镖是你爸爸请来保护咱们的,可他也是男人。你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是个男人都会动心的!”



    叶千玹知道自己漂亮,身材也好,不过,她能从保镖的眼里看出,他真的只是个忠心的保镖,并没有对她有什么不良企图。她那么闹,只是想看看那个暗地里偷窥她的人是不是刘妈,会不会还有别的人?也想趁机从梅太太这里套出话来。



    “妈妈,刚才,是你让刘妈送水果上来的吗?”她假装无意地问道。



    梅太太说:“是啊,怎么了,你不想吃呀?苹果削好后,放久了就变黑了。来,赶紧吃吧。”



    叶千玹点点头,跟梅太太一起把苹果吃了个精光。



    看着梅太太那漂亮的脸蛋,自己跟她也有几分神似,叶千玹心里暗暗起疑。



    从小到大,她都从来没有怀疑过什么。可是现在,她却突然有点怀疑了。为什么她和母亲不太像,却和梅太太这么像?



    想到当初知道自己和梅若昕很像时,她曾怀疑过自己的身世,但因为母亲对她十分关爱,慢慢就淡化了。而今,看到梅太太跟自己有几分神似,那高雅富贵之气十分迷人,叶千玹真希望她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她想了半天才说:“妈妈,为什么你跟爸爸只生了我一个女儿呢?没有兄弟姐妹,多孤单啊。”



    梅太太说:“其实原来我们也想多生两个的,可是,那时候你爸爸在这边,我独自带着你在意大利,很辛苦。如果多生几个,我怎么忙得过来?所以,干脆就只要你了。后来也一直没打算再要,所以只有你一个。”



    听了她的话,叶千玹隐隐有些失望。她觉得自己跟梅成吾很有缘,他那么慈祥,那么温和,那么亲切,好像真的是她父亲一样。倘若她真是他的女儿,梅太太也是她母亲,那该多好!



    可是,梅太太这番话却将她的幻想彻底打碎,她仍然只是那个跟梅若昕长得很像的女孩而已!



    “噢,这样啊!”叶千玹漫不经心地说,“那,你有没有叫刘妈悄悄跟着我?”



    梅太太一愣,奇怪地问她:“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叫她跟着你啊。她怎么你了?”



    叶千玹仔细观察梅太太的眼睛,见她眼里满是迷惑,丝毫没有慌张,觉得她说的应该是真话。



    她皱眉道:“那就奇怪了,我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盯着我,可又不知道是谁。”



    梅太太听她这么说,也很奇怪,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说:“可能,她觉得你有点变样,想看个清楚吧。”



    叶千玹心里一震,这么说,她还是被怀疑了!



    她小心地问:“妈妈,你觉得,我也变样了?”



    梅太太疑惑地看了看她,又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说:“瘦了点,眼睛好像也大了些。”



    叶千玹解释说:“那肯定了!被绑架的那几天,我吃不下,睡不着。回来以后又总是被那些该死的绯闻纠缠,还有那些讨厌的记者,整天跟着要采访,烦都烦死了!我真的瘦了,人一瘦,眼睛就变大了。而且,我试了现在流行的按摩瘦脸法,还真的有用呢。”



    梅太太对她的说法并不怀疑,只是心疼地说:“真的委屈你了!你刚才没事吧?那个保镖,不知道你爸爸会怎么处置。”



    叶千玹忙说:“我没事,是跟他开玩笑的。啊,对了,要是爸爸把他杀掉怎么办?”



    “不可能的!”梅太太连连摇头说,“你爸爸不会那样乱来,那可是要枪毙的呀!”



    但叶千玹还是不放心,掀开被子说:“不行,我得去看看。”



    梅太太一看,吃惊地喊道:“哎呀,你衣服怎么这个样子?”



    叶千玹低头一看,不好意思地笑了。



    原来,刚才她为了说保镖非礼她,把衣服扣子解开了,现在就这么批着,露出了里面的内衣。哼,真是便宜了那个家伙,得找他算账!



    “啊呀,这是刚才我困了,本来想脱衣服睡觉的,后来睡不着,就想跟他开个玩笑。我得去找爸爸,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不能让那个保镖被爸爸打死!”叶千玹说着赶紧扣上衣服,穿上拖鞋跑下楼去。



    梅太太也有点担心,毕竟这个保镖在梅家做了好几年,一直兢兢业业,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差错。既然这只是女儿开的一个玩笑,那就更不应该惩罚他,她得去为他说情。于是,她也跟着下楼。



    一楼书房里,梅成吾正在严厉地训斥那个保镖:“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一直很看重你,觉得你为人诚实,正派,做事踏实。所以,很多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你去做,也经常给你红包。可你呢?今天你做了什么?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其实在叶千玹和梅太太下来之前,梅成吾就已经训了半天了。现在他是越说越气,觉得像是自己的信任突然被刺了一刀似的,心里很不舒服。



    叶千玹赶到书房门口,看到刘妈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顿时火气直冒。



    她走过去,一把拉开刘妈说:“你干什么?又在这里鬼鬼祟祟的!”



    刘妈吓了一大跳,赶紧退朝一边说:“啊,我听到老爷很生气,有点担心,所以……”



    叶千玹怒道:“身为下人,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不该做的不做,难道你连这个都不懂吗?滚!”



    刘妈低头说知道了,然后赶紧回到自己房间里去。



    梅太太下来,见叶千玹在敲门,忙过去问怎么样了。



    叶千玹摇摇头说:“爸爸在里面骂人呢!”



    话音刚落,就听到梅成吾在里面说:“谁?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