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 > 第七十三章 大小姐脾气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来源:https://www.jxzw.net
    刘妈答应着进了屋,神态自若,并没有丝毫惊慌。她走过来,把果盘放在小几上就要走。



    叶千玹叫道:“站住!”



    刘妈又转回身来说:“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叶千玹看了看她,见她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圆脸,顺眉顺眼的,塌鼻梁,薄嘴唇,微胖,皮肤较白,只是偶尔有几颗不知是黑痣还是老人斑的黑点。这种长相,一般来说都是比较慈祥的大妈,她的年纪估计在五十多岁,看样子身体很好,不知道在梅家做了多久了。



    如果偷窥者是她,她想干什么?是她怀疑叶千玹不是梅若昕,还是梅太太怀疑,然后派她来的?



    “刘妈,你鬼鬼祟祟的躲在门外,想干什么?”叶千玹冷冷地问道。



    刘妈再次解释说:“哦,小姐,我刚才说过了,是太太让我来给小姐送水果,我没想干什么。”



    “哼哼,是吗?”叶千玹不相信地说,“那你应该先敲门,然后报告说给我送水果来了呀。你为什么悄没声儿的躲在那里?一定是心里有鬼!”



    刘妈忙说:“对不起小姐!我真不是故意的,本来想敲门,忽然听见你们在说笑话,我就站着听了一会。”



    叶千玹板着脸说:“出去。”



    “是,小姐。”刘妈说着转身出去。



    等她走到门口,叶千玹又说:“我让你带着果盘出去,再来一遍!”



    刘妈愣了一下,仍然说是,然后过来拿起果盘,转身出去关上了门。



    保镖说:“小姐,别生气。刘妈在梅家做了五六年了,老爷很信任她的。”



    “是吗?”叶千玹不屑地说,“正因为这样,才更要守规矩!”



    她才说完,刘妈已经在敲门了。



    叶千玹懒洋洋地问道:“谁呀?”



    刘妈小心地说:“小姐,我是刘妈。太太让我给你送点水果上来,我可以进去吗?”



    这回,叶千玹对她的态度比较满意,就挥挥手对保镖说:“你去开门让她进来吧。”



    保镖应了声是,过去把门打开。



    刘妈对他道了谢,又对叶千玹说:“小姐,这是太太让我给你送来的。”



    叶千玹点点头说:“嗯,放那儿吧。你不是喜欢听笑话吗?哎,那就坐那里听吧。”说着指了指小几旁的矮凳。



    刘妈连连道谢,小心地坐下。



    保镖过来,叶千玹让他坐在梳妆凳上继续说笑话,自己则斜躺在床上靠着被子,用牙签戳着水果吃。



    可说也奇怪,有刘妈在,保镖竟然也说不出笑话来了。他就这么干坐在那里,左思右想,愣是没想出个合适的笑话来。主要是他最多比叶千玹大几岁,而刘妈则是阿姨级的,隔着辈呢。有些笑话在年轻人里说出来自然而又可笑,但在面对一个阿姨的时候,你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尽管那个笑话并不带色。



    叶千玹等了一会儿,见保镖不说,就催促道:“哎,你怎么不说了?说,说,说点儿让人乐的。”



    保镖说:“这我得想想。”说完抓了抓头皮。



    他长得牛高马大,至少有一米八,现在坐在梳妆凳上,感觉很不协调。而且,他还穿着西装,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个保镖算不上帅,但五官端正,皮肤是健康的橄榄色。他的五官分开来看,都不是特别漂亮的,但一组合起来就会觉得,在他这张略显方形的脸上,还是配他这样的五官才好看。



    叶千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看得他有些不好意思了,就低着头说:“我一下子也想不起来,要不还是让刘妈说吧。”



    刘妈一听连忙摆手说:“啊呀,不行,不行!我不会说笑话,你就别为难我了。”



    “我说行就行!”叶千玹固执地说,“他刚才已经说了一个了,你在门外也听见了。现在该轮到你了,刘妈。你就别客气了,说吧。”



    刘妈发愁地皱紧眉头,一再推辞说:“这,我真不会说笑话。小姐,你就别让我说了,还是让他说吧。”



    叶千玹依然不依不饶:“他说过了,我也说过了,总不能老让我们逗你乐吧?来,你说!不管是什么样的笑话,来一段就行。”



    保镖也说:“是啊刘妈,我跟了老爷这么久,还没听你说过笑话呢!你就说吧,这里没外人。”



    听他这么说,刘妈无奈,只得说:“行,那我就说一个,是我从别人那里听来的。说的不好,你们不要笑话我啊。”



    叶千玹嗤笑道:“嗤,笑话不能让人笑,那还叫笑话吗?”



    保镖连连称是,刘妈也笑了,说小姐说的对。她顿了顿,又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始说。



    “这个笑话是说,有一对老夫妇去拍照,摄影师问,大爷,您是要侧光,逆光,还是全光?大爷腼腆的说,我是无所谓,能不能给你大妈留条裤衩?”



    保镖闭着嘴笑,叶千玹却满脸严肃地说:“这个听过了,一点都不好笑!重来。”



    刘妈尴尬地笑了一下说:“小姐,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才是你觉得好笑的。那我再说一个,听着啊。”



    叶千玹玩着指甲说:“嗯,说到我们笑为止。”



    刘妈看了看保镖,好像在求助,那意思是,我说完,你就配合着笑,那我就过关了。



    保镖微笑了一下,用眼睛朝叶千玹指了指,意思是我笑不难,关键是大小姐得笑。今天她就是想让我们逗她乐,她笑就对了。她要是不笑,我们就得一直陪着说笑话,所以,你还是想个好笑的吧。



    刘妈凝神想了半天,终于又想到一个:“一天晚上,妻子迫不及待的拥到丈夫怀里说,亲爱的,我想要……丈夫手里拿着报纸,瞟都不瞟妻子一眼。于是,妻子恼羞成怒。第二天,丈夫又在看报纸,她穿着一身红色的性感泳装,在丈夫面前走来走去,丈夫还是不瞧她一眼。第三天,她又换上了一套蓝色的泳装,丈夫还是连头也不抬。到了第四天,妻子干脆什么也不穿,站在丈夫面前。这时,丈夫终于抬起了头,说,前天,你穿了一身红色的泳装,真的很美,很性感,昨天你穿了一身蓝色泳装,也很美,怎么今天这身透明的泳装这么皱啊,该熨一下了……”



    这回,保镖配合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太好玩了,透明的泳装这么皱!”



    叶千玹也觉得有点好笑,不过,为了整刘妈,她故意不笑,绷着脸说:“刘妈,这个女人是你吧?”



    刘妈一听,脸上顿时僵住了,过了几秒才说:“不,不是我。我这身材,这把年纪,怎么可能还穿泳装呢?我不会游泳,也不好意思穿那种衣服。”



    保镖笑道:“那也不一定,万一真的是你,你怎么熨那透明泳装啊?”



    刘妈捂住嘴笑了,笑完才说:“这要真是我啊,不熨了,我拿白布把自己裹成木乃伊,叫老头啥也看不见!”



    保镖说:“那多麻烦!要办事的时候怎么办?直接在那里剪个洞?”



    刘妈说:“把那里露出来不就完了吗?剪掉多可惜呀!”



    之前那句话本来只是刘妈给自己解嘲的,没想到却把叶千玹逗笑了。



    她一想到刘妈那微胖的身材裹满白布的样子,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见她笑了,刘妈也跟着笑。保镖也高兴地笑了,心想这回解脱了。



    谁知,这还只是暂时的。叶千玹笑完,又叫他们俩跳舞给她看。



    “什么,跳舞?!”两人惊讶得反问道。



    叶千玹答说:“是啊,别告诉我说不会。我就想看你们俩跳舞,要音乐吗?”



    两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大小姐今天会这么折腾他们。



    “这,我不会啊。”刘妈为难地说,“我就年轻的时候扭过秧歌,别的,什么都不会。”



    叶千玹抬起眼来问保镖:“那你会扭秧歌吗?”



    保镖连连摇头说不会,希望这么说可以让叶千玹放过他们。可她却偏偏不放,硬要刘妈教他,不管怎么说也要扭一段给她看。



    “大小姐今天这是怎么了?”刘妈疑惑地问,“怎么突然想看秧歌了?这么老掉牙的玩意儿,你怎么会想看呢?”



    叶千玹说:“没什么,无聊嘛。快,扭一段!”



    刘妈没法,只得教保镖,因为姿势简单,两人练了一会就可以了。刘妈嘴里哼着一首老歌,跟保镖一起扭起了秧歌。



    看着他们在那里扭,叶千玹觉得挺有意思。不知道梅若昕在家里,无聊的时候会不会这么折磨下人玩?



    他们扭完,又问叶千玹还有什么吩咐。叶千玹一时也想不出来,就说没事了,叫他们想干嘛干嘛去,有事她会叫他们的。两人如释重负地长呼一口气,告辞出去了。



    等他们走了一会,叶千玹估摸着他们还没下完楼梯,就又大叫一声。



    “啊,救命呀!”



    她这一叫,不仅刘妈和保镖吓了一跳,连忙往回跑,连梅成吾和太太也被吓到了,急急忙忙冲了上来。



    “若昕,你怎么了?”梅成吾还没到房间门口就大声问道。



    保镖第一个冲进去说:“小姐,我来救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