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 > 第三十一章 悄然离开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来源:https://www.jxzw.net
    母女俩聊了一会儿,杨焕玉说饭菜都冷了,要去热一下给叶千玹吃。



    叶千玹刚想说自己已经吃过了,可是想想,母亲等到现在都没吃,心里很过意不去,就说:“妈妈,还是我去吧,你也累了,在这休息看电视,我一会就弄好了。”



    杨焕玉见女儿如此乖巧懂事,感到很欣慰。可是想到梅成吾要把她接走,虽然不是现在,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她总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如今却要归还人家,就像从她的心上剜去一片肉,疼得要昏厥。



    叶千玹见母亲神色不对,关心地问:“妈妈,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杨焕玉忽然想到了什么,就说:“哦,我没有不舒服,你不是说跟朋友出去玩吗?现在都这么晚了,应该吃过饭了吧?算了,不热了,我随便吃点糕点。”



    叶千玹忙说:“哎,妈妈,我吃饭的时候还早呢,你看这都几点了,我的肚子早饿了!你等着,我去热,一会好了叫你。”说完起身进了厨房。



    梅成吾在房里听到女儿这么懂事,回想起她那漂亮可人的容颜,感慨不已。他捂着嘴,深恐自己哭出声来,会吓到她们母女俩。但他真的很想放声大哭,为自己过去的错误,为这么多年亏欠女儿及其母亲的照顾,也为不能当场相认的痛苦。



    他活了这么大岁数,从上初中以后就没哭过了,就连母亲去世也没有哭。可现在,他却忍不住流下眼泪,为自己曾经的错误深感愧疚。



    忽然,有人推门,梅成吾吓了一跳,忙问是谁。其实不问也应该知道是杨焕玉,因为叶千玹已经去热饭菜了,家里就他们三个人,还能有谁?



    杨焕玉在门外轻声说:“是我,小玉。”



    梅成吾赶紧把门打开,眨眨眼睛,咽下眼泪说:“怎么样,我女儿她怎么样?她没事吧?”



    杨焕玉说:“嘘,小点儿声!千玹她很好,只是有点累。她说跟朋友出去玩了,是庆祝她跟海王盛京签约。”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梅成吾喃喃地说,“没想到她还会做饭,是你教的?”



    杨焕玉有些不安地说:“呃,我一个人带她,有时候忙不过来,她就自己做饭吃。”



    梅成吾叹道:“哎,不应该,不应该啊。油烟熏多了,对皮肤不好!这要是烫到脸,或是烫到手,那多难看啊!”



    杨焕玉顿时变了脸色,赶紧说:“行,那我去做,叫她休息。”说着就要走。



    梅成吾却拉住她说:“小玉!算了,她都已经在做了,你现在突然过去不让她做,她会怎么想?不过,你还是得叮嘱她小心。哎,要是她从小在我身边长大,就不用受这些苦了!”



    杨焕玉越发不安,总觉得自己亏待了梅家的千金,想去他又不让去,不去又担心万一叶千玹真的烫到了,到时候他又要责怪她。



    “你知道,我一个人,打工也赚不了多少钱。我请不起保姆……”她难受地解释说。



    梅成吾这才发现,他无意中伤了杨焕玉的心。



    他握着她的手说:“小玉,别这么说。我知道你一个人挺不容易的,我不怪你。”



    虽然他这么说,杨焕玉心里还是有如凝固的冰块被搅碎,随便一动就稀里哗啦的,再也不可能恢复原来的固态。她心想要是自己刚才坚持去热,不要叶千玹动手就好了。那样的话,就不会被梅成吾责怪,自己的心也不会受此折磨。



    “小玉,以后,你就请个保姆来做饭,打扫卫生,你和千玹都不要做这些粗活了。”梅成吾说,“钱我来出,你尽管放心。要是你们生活有问题,我每个月给你们一笔家用,不够再说。”



    杨焕玉连连摇头说:“这怎么好意思?先生,千玹的薪水够多,可以养活我们两个人的。实在不行,我还干得动,还可以去打工!怎么可以要你的钱呢?”



    梅成吾说:“你辛苦了一辈子,帮我带大女儿,我真应该好好感谢你才是!这点钱,不算什么。再说,我给自己的女儿生活费,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我给的还少了呢!我欠了她二十年,是该好好补偿了。”



    杨焕玉动情地说:“哎,千玹有你这样的父亲,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呀!”



    “呵呵!”梅成吾笑道,“她能有你这样的养母,也是她的福气啊。以后时机成熟,我把你们都接到家里去,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可杨焕玉却不愿意:“不,不,你还是只接千玹就好了。我一个老妈子,去了也不好,土里土气的,丢你们梅家的脸面。”



    梅成吾却说:“你把我的女儿养得这么好,辛苦了二十年,吃了这么多苦,我该好好照顾你,作为对你的报答。这辈子,我可能无法娶你了,就,就把你当作妹妹吧!小玉,你会怪我吗?”



    “不,不会!”杨焕玉说着哭了起来,“先生,是我配不上你,不敢高攀。你有夫人,有小姐,只要能接纳千玹,好好对她,我就心满意足了!”



    梅成吾情不自禁地把她揽在怀里说:“会的,会的,你就放心好了。”



    杨焕玉也很激动,把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动情地说:“如果我也有夫人那样的家世,受过高等教育,长的漂亮,大方得体,当年你会不会娶我?”



    梅成吾点点头说:“如果认识你的时候我还没结婚,我一定会娶你!”



    但杨焕玉知道,即使他当时还没结婚,也不会娶她这个乡下丫头的。就算他一时冲动,喜欢当时的她,也说要娶她,他的家人也不会同意。



    两人正说得情深意切,忽听叶千玹在外面叫道:“妈妈,吃饭了!”



    他们都吓了一跳,杨焕玉慌张地说:“你赶紧走吧,别让她发现!”



    梅成吾很想留下来,但考虑到后果,还是答应马上离开。他让杨焕玉先出去稳住叶千玹,大声跟她说话,以免听到他的声音。



    杨焕玉依依不舍地看着他说:“先生,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梅成吾见她过了这么多年还想着自己,不免十分感动,就点点头说:“行,没问题!这是我的名片,需要什么帮助,你只管找我!”说着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她。



    刚说完,他的手机忽然响了。杨焕玉吓得脸都变白了,心想糟了,这回要被发现了!



    她慌里慌张地打开房门,把梅成吾推朝门口,低声说:“快走!”



    梅成吾赶紧按了拒接,急匆匆出去了。杨焕玉紧张得全身发抖,尽量不出声音地关好门,这才放心地靠在门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但忽而,她又转过身去,从猫眼朝外看。梅成吾已经离开了,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只有路灯照着走廊。



    杨焕玉失望地垂下眼帘,心里一阵泛酸。



    “哎,妈妈,吃饭了!”叶千玹又叫了一遍,见母亲还不过去,就到处找她。



    当她走到这边,看见母亲站在门口朝外面看,不由得奇怪地问:“妈妈,这么晚,谁来了?”



    杨焕玉吓了一跳,赶紧回过身来说:“啊,没,没有谁来!”



    叶千玹狐疑地说:“可我刚才好像听见电话铃响,不是你的铃声。是不是你的朋友啊?妈妈,你要是有了中意的男朋友,就带回家来给我见见呀!别害羞嘛,现在人家都时兴自由恋爱,老年人也需要爱情!”



    “别胡说!”杨焕玉虎着脸说,“刚才我也听到电话响,过来一看,是外面的人。我看了看,不认识,已经走过去了。”



    叶千玹嘟着嘴说:“行了,别管人家了。妈妈,你说你又不是小孩子了,好奇心怎么还这么大呀?走,吃饭去!”



    杨焕玉嗯了一声,跟着叶千玹朝饭厅走去。可她的心还挂着外面的梅成吾,不知道他走远没有,是不是一个人来的,回去是否安全。



    而此时,梅成吾并没有走远。他正别在墙角,倾听着屋内的动静。可是因为隔着门,他听不清楚母女俩的对话,只能勉强听见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他知道,那个年轻甜美,娇嗲的声音就是叶千玹,他的小女儿。可是,他们却隔着一扇门,他明知道她是自己的女儿,却不能上前相认。他分明已经走进她的家,她的生活,却不能以她父亲的姿态站在她面前!



    现实如此残忍,他又怎么忍心让女儿继续受苦?他真想现在就敲门进去,告诉叶千玹说,他就是她的亲生父亲,要她跟他走!但是他不能,当年就因为一时冲动犯了这个错误,现在不能再意气用事了。



    他必须把一切都安排好,也跟家里人说清楚这件事,等他们都接受了这个小女儿,才能把她接回去。他已经让她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和委屈,不能再让她在外面漂泊,更不能让她回家后还要受气。



    “对不起,千玹,等着我,我会来接你的!”梅成吾在心里说完这句话,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