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 > 第十二章 奇怪的女护士
    这天晚上,为了照顾叶千玹,母亲留在了医院。



    她一边给叶千玹削梨一边说:“老天有眼,什么都要还回来的。我住院你照顾我,现在换成我照顾你了。你要是不舒服就告诉我,或者想要我帮你做什么就说。”



    叶千玹满怀歉意地说:“妈妈,对不起,你身体刚恢复一点,我就给你添麻烦。”



    母亲笑了一下说:“别这么说,你是我女儿,照顾你是应该的。再说,这是意外,谁没事愿意给人抢劫,还用刀子刺伤?我要是嫌麻烦,当初就不带你了。”



    叶千玹一愣,疑惑地问道:“不带我?什么意思?”



    母亲解释说:“乡下人的说法,说生养孩子就叫带孩子。来,吃梨。”



    叶千玹说了声谢谢,想要起来,可腹部一动就疼,只好躺着。母亲见她不方便,就把梨切成小片,亲手喂给她吃。



    门被敲响,有人在外面说了声“护士”,叶千玹就让母亲去开门。



    随着门被打开,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传来,一个女人说:“现在病人感觉怎么样?”



    母亲答道:“还好,也吃得进东西,就是伤口疼。”



    护士走过来,叶千玹觉得她好像很面熟,但又看不出是谁。因为这护士头上戴着护士帽,脸上挂着口罩,只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那双眼皮十分完美,眼角朝上飞起,很是诱人。



    母亲打量了护士一眼说:“护士小姐,你这么高,身材这么好,可以去做模特了。”



    “呵呵,阿姨你过奖了。”护士笑道,又转而问叶千玹,“感觉怎么样?我来给你测一下体温和血压。”



    说完,她把一支体温计甩了甩,然后递给叶千玹。



    叶千玹接过来,夹在腋窝里说:“哦,我感觉伤口很疼,全身没力气。”



    护士答道:“感觉到疼是正常的,因为麻药只有几个小时的作用时间。麻药的作用一过,你就会疼了。有没有觉得头晕恶心?”



    叶千玹摇摇头说:“那倒没有,就是觉得很虚弱。”



    护士点点头说:“嗯,因为你失血过多,所以会虚弱。有的人身体反应强烈,对麻药会有特别的感受,比如头晕呀,恶心呀,不想吃东西呀。还有的会觉得头痛,神经抽搐,你没有这些感觉,说明你的体质很好。”



    说完,她又给叶千玹量了血压,说稍微有点偏低,但不要紧。



    叶千玹笑了笑,见这护士身形不像她见过的女人那么柔软,反而有些男人般干净利落的感觉,心想是不是她太瘦的缘故?可是看她的样子也不像很瘦,而且胸前鼓起那么高,大概只是她爱运动,练成一身肌肉,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不过,仔细再看,叶千玹还是觉得这个护士很不正常。她的声音虽然像女中音,给人的感觉却不太真实,像是电视里为机器人弄的配音。而且,大热的天,她把自己捂得那么严实,也确实很古怪。



    “或许医院有规定,护士都必须这么穿戴吧?”叶千玹想,“大概是为了卫生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要不然她怎么又是帽子,又是口罩,又是手套的,不嫌热得慌吗?”



    护士似乎看出了她的怀疑,说时间差不多了,叫她拿出体温计来看。



    母亲在一边关切地问道:“护士小姐,我女儿她没发烧吧?”



    护士看了看说:“哦,三十七点五度,没发烧。放心吧阿姨,没事。哦,对了,卫生间里二十四小时提供热水,但是洗漱用品须得自带,我们医院不提供。啊,忘了说,手纸和洗手液是提供的,其他都要自备。”



    因为来得匆忙,母亲什么也没带。现在经这护士一提醒,她突然想起来,叶千玹要住院,连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都没有,实在太不方便了。她说要回去取,叶千玹说去街上买就是了,省得麻烦。但母亲一向节省惯了,舍不得花那钱,非要回去拿。



    护士也附和道:“还是用自己用过的东西舒服。”



    说完,她又叮嘱几句后走了,说一会再来看叶千玹。



    叶千玹劝了半天,母亲仍坚持说,坐公交车很快就到了,叫她先休息。叶千玹没办法,只好随她。好在现在没输液,叶千玹不用担心身边没人,有事也可以自己按铃叫护士。病房里有个大电视机,她让母亲帮她打开,再把遥控器拿在手里,就这么躺着看电视。



    母亲走了,病房里只剩下叶千玹一个人,她调到新闻频道,想看看自己有没有上电视。



    可惜,新闻里没有关于她被抢的报道,除了那些国际大事,以及领导们开会的,更多的是关于华炜鸣和梅若昕被绑架的采访和各种分析评论。



    记者在华家拍摄的画面显示,华士高出面简单地说了这件事情,表示了对大家关心的谢意。然后他说,这是他们家的私事,不想对外说得太多,希望大家能给他们一个私人的空间。说完,他再也不管记者如何请求,径自回了大屋。



    这还是叶千玹第一次见到华士高,她觉得他一点都不像大集团的老板,反而像一个大学教授。因为他是那么温文尔雅,风度翩翩。虽然看样子好像已年过五十,却头发仍然黑亮厚密,精神矍铄。



    只不过,因为儿子被绑架这件事,他这些天都没有睡好,眼角有了隐隐的黑圈。除此之外,他依然是个美男子。但他这个年纪,也只能说是熟女杀手了吧?年纪太小的女孩子,应该还是会顾忌他的年龄的。



    倘若叶千玹是个三四十岁的女人,估计也会把华士高当成偶像,心目中的理想情人。他没有华炜鸣高,但比儿子壮实一些,看上去比较有份量,好像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往那一站,气场立刻就能镇住所有的人。



    以他的气质和风度,很适合做领导人,叶千玹不禁对他心生敬意,觉得华炜鸣真不是个好儿子。眼看那些记者喋喋不休地问绑匪是什么人,赎金交了吗等等这些问题,她真想用一块抹布堵住他们的嘴,让他们回家洗下水道去。



    所有的报道里,华炜鸣都没有露面。关于梅若昕的报道也是如此,只有她家的人出来致谢和报平安,而她却以受到惊吓,需要休息为由,一直未曾出现。



    其实叶千玹真的很想看看,梅若昕这个大家闺秀在遭遇绑架这样的事情后会是什么样子。因为已经知道了绑架案的内幕,她比其他人更想看到梅若昕的精神状态,是私会华炜鸣后精神焕发,心满意足呢,还是一副凄风苦雨的狼狈相。她严重怀疑梅若昕之所以不见人,是因为不想让媒体看到一个与情人约会回来的女人!



    正胡思乱想,门又被敲响了。



    叶千玹心想不可能是母亲,她没那么快回来,难道是那些讨厌的记者?不对,记者怎么可能知道她受伤住院?再说,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就算死了也惊动不了记者。



    难道是朋友?不对,她还没有来得及通知朋友呢。说不定是那些警察,还想再问关于抢劫案的事情。要不就是坏人又交代了什么,比如偷走了她的东西,警察帮她追回来了。



    于是,她小心地问道:“谁呀?”



    外面响起一个声音:“护士。”



    叶千玹一听,这是刚才那个护士的声音,就放心地说:“哦,进来吧。”



    护士走进来,盯着叶千玹看了又看,看得她心里直发毛。突然,她联想到,万一这是那个坏人的同伙,想要杀了她为同伙报仇,那她不就死定了?



    一阵恐惧有如乌云压顶,让叶千玹感到有些窒息。



    她紧张地问:“你看什么?”



    护士神秘地笑了一声说:“你这妆,化得可真丑!”



    叶千玹不高兴了,反驳道:“你好好做你的护士,管我丑不丑呢!”



    “哈哈!”护士爽朗地大笑,声音竟然变成了男人!



    叶千玹被吓得三魂丢了两魂,糟糕,这个护士竟然是个男人!他把自己捂得那么严实,就是为了防止被别人看出来。难怪他之前的声音那么奇怪,而且身形也没女人那么柔软呢。



    完了,这一定是那个劫匪的同伙报仇来了!叶千玹吓得冷汗直冒,甚至开始哆嗦起来。她不过是个弱女子,就算没受伤,也没有力气跟这样高大的一个男人对抗。更何况她现在有伤在身,本就虚弱无力,要是这个男人想杀她,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你,你想干什么?”叶千玹紧张地问。



    护士没有回答,却朝她一步步走过来。



    叶千玹警告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但她的警告没有对他发生效力,他依然一步一步朝她靠近,每一个脚步声都像在敲一只重鼓,让她的心突突直跳。



    “我真的喊人了!”叶千玹说着,抓过床头的开关就要按铃。



    护士一个箭步冲过来抓住她的手,只稍微用力一捏,她就疼得放开了。他把开关绕到壁灯上,看着这个无助的猎物,眼角满是笑意。



    叶千玹又惊又怕,颤抖着问:“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xzw.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