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 > 第二章 男人与女人的战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xzw.net
    天哪,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一感觉到华炜鸣的味道,叶千玹就在心里责怪自己,就算再想要男人也不能做这种梦啊!难道就因为在他家的沙发上睡觉,就会梦见他吗?



    如果仅仅是梦见他也就算了,还梦见被他抚摸,亲吻,这算怎么回事!



    叶千玹使劲摇头,想要从梦中醒来,可不管她怎么努力,他都在她的脸上,唇上深情地留吻。他的温柔像一股暖流,渐渐化开她心里的冰霜,仿佛积雪的早晨阳光明媚,原本冻得坚硬的心也慢慢软了,化了。



    “嗯,嗯!”叶千玹发出轻轻的哼吟抬起肩膀,好像想要起来。



    华炜鸣却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把睡袍拉下,露出她的香肩。他的手在肩膀上滑来滑去,又滑向她的锁骨,弄得她心里直痒痒。



    “小贼,竟敢偷穿我的睡袍!说吧,该怎么惩罚你?”华炜鸣把叶千玹的手从睡袍里拉出来说。



    叶千玹使劲想睁开眼睛,却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看到他那张英俊的脸。他的鼻子在他的脸上蹭来蹭去,温暖的气息喷在她的皮肤上,一种难以形容的酥痒冒了出来。



    “没有。”她终于说出两个字,还没有具体解释就又被他的吻堵住了嘴巴。



    华炜鸣像在吃一杯果冻似的,吸溜吸溜地吻得起劲,让叶千玹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一块磁铁吸引,情不自禁的想要靠上去。



    “不,不要!”叶千玹本能地说,就算在做梦,也不能这样吧?这太难为情了!



    可是,那是什么?仿佛林地里突然涌出一股温泉,让她感觉全身都浸入温水里,暖暖的很舒服。她不想动,可他把她弄得痒痒的,又说不清楚是哪里痒,也挠不着,身子就不由自主地扭动。



    这种感觉让她有些无所适从,除了用低声的哼吟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实在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长这么大,叶千玹还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她觉得很羞耻,在心里对自己一遍又一遍地说不要,快点停下来。可是,不管她怎么想,那股温泉依然流遍她的全身,似乎能够穿透她的骨骼和血肉,浸透她的身体一般。



    她本能地动了动身子,缩起了腿。但是,很快,她就知道这也是没用的。因为,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就像一根神奇的魔法棒,走到哪里,就把那温暖和酥痒带到哪里。



    叶千玹试图寻找他的手,再把他抓住,制止他的犯罪。可她试了几次,非但没有抓住他,反而被他控制住了。一转眼,她仿佛成了罪犯,而他却是好人。



    不过,如果她真的是坏蛋,被这么帅的男人抓住,光是他的魅力就可以让她改邪归正了吧?



    “不,不能!”叶千玹心里有个声音这么喊道。



    但奇怪的是,她说出口的却不是“不”字,而是“好舒服”!



    糟糕!连身体都背叛了她,她还有什么可以坚守?



    叶千玹觉得很羞愤,一种不能随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感觉涌上心头。她不喜欢被控制,她要反击!



    于是,她把腿抬起来,勾住了华炜鸣的。他腿上有细细的绒毛,她光滑的腿一搭上去,就有种毛茸茸的感觉,痒痒的。她不喜欢毛,可是却喜欢此刻的感觉,这是什么毛病?



    但她压根没时间去想这是什么毛病,因为他的手已经让她全身都痒了。他只不过那么轻轻的画圈,断断续续地从她的皮肤上滑过,她的铠甲就软了,也放下了戒备。



    华炜鸣吻着她的锁骨,手轻轻捏捏,又放开,绕到背后,把她揽在怀里。



    她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像个婴儿般,朝他那有着阳光和烟草味道的怀抱迎去。



    “哼,就这样让他占便宜了?”不知为何,叶千玹脑中竟然闪出这么个念头。



    她已经意识到了,这不是在做梦,华炜鸣真的压在她身上,在亲吻和爱抚着她!



    混蛋!这家伙不是被绑架了吗,怎么会在这里神秘出现?叶千玹使劲撑开眼睛,看到他闭着眼,正满面陶醉地朝她吻下来。



    叶千玹好不容易腾出一只手,托住了他的下巴。



    正吻得动情的华炜鸣,突然被一只手阻挡了行动,不由皱起眉头。他睁开眼睛,见叶千玹眼神迷离,皱眉嘟嘴地看着自己,便笑了一下。



    “你醒了?”他问。



    叶千玹使劲摇摇头说:“我本来就没睡着!”



    华炜鸣又笑道:“那你刚才算是在干嘛?梦游吗?”



    叶千玹此刻已经能完全睁开眼睛了,只是仍然觉得眼皮很重,想睡觉。



    她努力瞪大眼睛说:“你,你是人是鬼?”



    华炜鸣听了一愣,转而觉得好玩,忍住笑问:“你觉得呢?”



    说完,他用下巴轻轻碰了碰她最嫩弱的地方。



    “啊,讨厌!”叶千玹嗔道,“不要动!”



    华炜鸣又用下巴在她的皮肤上蹭了蹭说:“我刮过胡子了,应该不扎。”



    叶千玹恨得憋足了劲,使劲去推他,嘴里说道:“讨厌,滚开!”



    华炜鸣呵呵一笑,抓住她的手说:“我真那么讨厌吗?”



    叶千玹点点头,想要起来,但她被华炜鸣压着,沙发上又窄,想起起不了,想走走不开。



    她还想再说点什么,华炜鸣的吻又来了。她干脆闭紧嘴巴,咬紧牙关,不许他的舌头进去。



    “唔,这样不好玩。”华炜鸣皱眉道。



    叶千玹怒道:“可恶!走开,我要回去了。”



    华炜鸣坏坏地笑道:“啊,想走?先把这一局玩完再说。”



    话音刚落,他就用舌头在她身上游行。她觉得很痒,却又无法挣脱,身子扭来扭去,像一条大蛇。她想推开他,可却留恋他带给她的那种奇妙的感觉,竟然忍不住挺起身子。



    看到她有这样的反应,华炜鸣不禁笑了一下,看着她的脸庞。她发现华炜鸣在看她,脸顿时羞得通红,难为情地别在一边,闭上了眼睛。



    “不要,不要,不要!”叶千玹低声说道。



    华炜鸣听见了,却假装没听见。因为许多事实表明,女人说不要,其实是说要!而且他深信,叶千玹已经爱上他给她的感觉,她喜欢那种感觉,只是仍然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耳垂,柔声说:“小叶子,你乖乖的,我会让你舒服的,嗯?”



    叶千玹没有回答,而是咬紧了嘴唇。她知道自己无力反抗,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无功,可为什么心里还是说不?而且,不管她说了多少个不,身体还是想要与他更亲近?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华炜鸣开始吻她的耳朵,时而轻咬一下,又在她耳朵里转个圈。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拼命地想躲开。而他却捏住她的下巴,再次吻住她的唇瓣。



    她的嘴唇有点肉肉,湿凉湿凉的。不过,在华炜鸣的舌头进去之后,她就慢慢温热起来了。他很喜欢这种感觉,用自己的体温把她从冰凉的偶人变成热情的娇娃。



    他唯一不喜欢的,是她明明想,却偏要说不。这是在装吗?还是真的不想?或者,只是心理上认为不能,可身体却在渴望?



    “千玹,你准备好了吗?”华炜鸣体内的火焰已经越燃越高,他感觉自己即将到达火焰的最高顶点,如果再不泻火,那就会成为邪火了。



    叶千玹使劲摇着头,紧抿着嘴巴,表情十分纠结。



    华炜鸣伸出舌头,顺着她的下巴溜了一圈,又叼住她的下巴,把手掌盖在她那因为欲念而膨胀的丰腴之上。



    一阵暖流窜遍身体,叶千玹又开始哼了。她的声音很轻,却很诱人,像一只纤柔的小手,拨动着华炜鸣的神经。



    他感觉到了她的热情,也感觉到了她的需求,这正是他想要的。



    “我知道,你已经准备好了,只是嘴上不肯承认。”华炜鸣说着,一边抚摸她的腿,一边慢慢地,像个探险的旅者般,朝她的堡垒挺进。



    叶千玹喊了一声,两眼哀怨地看着华炜鸣。他却已经不再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而是微闭双目,嗅着她身上发出的香味,样子十分沉醉。



    就在这一霎那,叶千玹忽然觉得他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她在街上走着,却莫名其妙的就走到这里来,难道不是想看到他吗?



    得知他被绑架,她的心像被吊到了嗓子眼,一直担心他的安全,直到电话确认他还好好的。尽管如此,她仍然担心,怕以后再也见不着他。



    此刻,他就在她面前,又闻到了他身上那股熟悉的带着烟草味的淡香熏,以及一种类似阳光下花草的味道。这种味道莫名的让她感到安心,却又被一种强烈的反感情绪搅乱,让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对他。



    她很想搞清楚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华炜鸣却已经剥夺了她的时间。她感觉不但身体,就连她的脑子,也被华炜鸣霸道地夺去了!他在想什么,做什么,她也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了过去,跟他一样只能想他想的,做他做的!



    “啊啊啊,你这个坏蛋!”叶千玹终于忍不住咆哮起来。



    但她的咆哮也不能阻止华炜鸣的进攻,他像阵阵潮水,不停地朝她涌来,而且一浪高过一浪。而她,除了接受,已经晕头转向,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