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首席老公:宝贝妈咪带球跑 > 第五十一章 得罪老板的下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jxzw.net
    “啊!”叶千玹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嘴巴就被华炜鸣堵住了。



    她使劲挣扎,想要摆脱他,可车上空间狭窄,哪那么容易!她一偏头就砸到车身,再转回来就正好撞到他的脸。他的呼吸近在咫尺,她甚至不用碰到他就能感觉到他那男性的力量。



    华炜鸣见叶千玹这么不听话,十分恼怒,将她的手按紧,用身子压住她,开始脱她的衣服。



    叶千玹见他又要干坏事,气得小脸通红。



    “华炜鸣,你上次就没用套……”她气愤地说,“我要杀了你!”



    华炜鸣一愣,干脆不脱了,将她的裙子掀上去蒙住她的脸说:“我就是不喜欢用那玩意儿,怎么,有意见?”



    叶千玹的声音被裙子弄得沉闷而怪异:“何止有意见!华炜鸣,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她边骂边挣扎,可她一个女孩子家,怎么挣得过一个大男人?



    华炜鸣最喜欢女人穿裙子了,特别是叶千玹今天穿的这种下摆有点宽大的连衣裙。他根本不需要费事去后面解拉链,直接把裙摆掀起来就可以。



    看着她雪白的皮肤,他心里的欲火就被勾了起来。面对这样一具美体,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抵挡不住诱惑。他微微一笑,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叶千玹的小裤轻而易举就被褪下,狭窄的空间令她怎么动都不能离开,只能乖乖地任凭华炜鸣摆弄。委屈和羞愤的泪水汩汩流出,打湿了蒙在脸上的裙边。



    她想呼救,声音却已经嘶哑。而且,华炜鸣用一只手压着她的下巴,指头半捂住她的嘴,她想叫也叫不出来。就算墙外的路上有车有人经过,也不会听到的。



    “该死!这辈子怎么会遇到这么个混蛋,总是被他吃,本王亏大了!”叶千玹心里这么想着,对华炜鸣的恨意越发深浓。



    华炜鸣轻轻抚摸着叶千玹滑腻的肌肤,不时亲一下,还夸上几句。可在叶千玹听来,这些话全都那么恶心!



    华炜鸣,你他妈的白长了一副好脸蛋,那天晚上就该被GAY们插得爆菊而亡!



    可是这样的诅咒又有什么用?叶千玹现在除了能在心里骂他,别无它法。她已经没有力气,华炜鸣就像一座山般压在她身上,令她几乎动弹不得。



    他可能两天没刮胡子了,亲她的时候,胡茬刺得她疼。她很厌恶他的脸,更恨他的手!可她非但看不到他的脸,也无力拿开他的手,只能由他想干嘛干嘛。



    从小到大,叶千玹最讨厌的感觉就是无助。而此刻,是她的这种无助感和厌恶感达到巅峰的时候,她真恨不得自己能化作一团火焰,将华炜鸣烧个一干二净!



    可是,叶千玹化不成火焰,华炜鸣却仿佛一团火,滚烫的身体灼得她十分难受。他用力分开叶千玹紧紧夹着的双腿,粗鲁地挤进她的身体。那一瞬间的痛感,令她觉得自己像被人一棒打了出去。



    华炜鸣有如暴风骤雨般进行着最原始的运动,车子随着他的动作一颠一颠。那摇晃的感觉差点就把叶千玹弄晕了,就像乘着一艘小船在海面上飘荡,不幸遇到了大风浪。



    一直以来只听说过车震的叶千玹,今天总算亲自体验到了。可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玩的,相反,却觉得自己像只小鱼小虾,被一阵阵猛烈的海浪冲击,仿佛连生命都无法保障。



    “呜呜,华炜鸣,你去死!”叶千玹呜咽着说出,却因为嘴巴被捂住一些,吐词并不清晰。



    华炜鸣正在兴头上,哪里顾得上听她说什么!而且,在这种时候听到女人在身下哼吟,他越发孔武有力,雄姿英发。



    他加快了速度,两人的身体碰撞发出“啪啪”的声音。再伴随着车子震动的节奏,让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骑士,骑着一匹骏马,与马群奔腾在一望无涯的大草原上。



    叶千玹发出的呜咽声,每一声都在刺激着华炜鸣的神经,让他十分兴奋。他抓着她的手,尽情地宣泄着早已在心里隐藏的怒气。



    “臭丫头!”他喘息着说,“叫你还敢跟我作对!服不服,嗯?”



    叶千玹哭喊着说:“不要了,求求你,停下来,我受不了了!”



    可是她的求饶却让华炜鸣更加激动,速度也越来越快。



    叶千玹嘴里发出的“啊啊”声,就好像被横担在马背上一般,成了不规则的颤音。这声音仿佛一只妖娆的小手,挠得华炜鸣心痒难耐,除了更加用力,不知道该怎么来解痒。



    终于,一股热流喷了出来,华炜鸣也大汗淋漓地趴在叶千玹身上。



    她不喊了,也不哭了,只是静悄悄地躺着。过了一会儿,依然什么声音都没有,华炜鸣忽然觉得有些不安。



    他拍拍她的脸问:“喂,叶千玹,你还好吧?”



    叶千玹没有回应,华炜鸣吓了一跳,忙把蒙着她脸的裙子拿开。只见叶千玹大大地瞪着双眼,满脸是泪,嘴唇因为激动而瑟瑟发抖。



    她的身体很烫,也被汗水浸湿了。她就这么无声地哭泣着,用眼神表达着她的愤怒。



    华炜鸣见她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帮她套上小裤说:“好了,休息一会儿,我送你回去。你住哪?”



    叶千玹没有回答,而是说:“你不如把我弄死吧。”



    华炜鸣听了不禁一笑道:“怎么,刚才还不够死的感觉吗?”



    他曾经上过的女人,就大声叫过她要死了。可他知道,那是达到高潮时的快感使然,而并非真的要死。叶千玹这么说,是没有满足吗?



    不过,现在要他再来一次是不可能了。要想接着来,得休息休息,酝酿一下。



    叶千玹恨恨地说:“华炜鸣,你今天不杀了我,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噢,是吗?”华炜鸣不介意地说,“那我就等着看,你会怎么让我后悔!”



    叶千玹闭上眼睛,再也不愿意看他的脸。这张脸真他妈的可惜了!



    华炜鸣休息了一会儿,抽了支烟,然后就发动了车子。因为叶千玹一直没说她住哪,他只能把她带回去。



    谁叫她是他的私人秘书呢?哼,他有的是工作让她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