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锦绣中文 > 落魄千金:高冷顾少的私宠甜妻 > 第257章 徐远的后悔
    苏小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jxz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安浅见张嫂始终不肯说实话,也知道暂时也问不出什么,便只好作罢。



    随手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便端起水杯喝了口润了润喉,起身缓步朝着楼梯口走去。



    张嫂眼看着安浅吃了饭便上楼,又看见几个佣人在收拾着餐桌,她叹了口气,便朝着偏门出去,走到走廊处的尽头。来到窗户前站定,这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顾景辰打了个电话。



    她要把刚才安浅所说的,一五一十的都告诉顾景辰。



    顾家别墅五楼的书房内,安浅已经打开顾景辰的笔记本电脑,右手点着鼠标,看着屏幕中出现的搜索内容。



    她已经找了将近半个小时,搜索了无数次不同的网页,却从未找到过和顾景辰身上相同的病毒存在。



    正如司澜所说,这个病毒很特殊,医学界,从没遇到过……



    正在她面色有些忧心忡忡的时候,桌面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她深吸一口气,收回目光,低眸看着桌面上的屏幕。



    看见手机屏幕上的“徐远“两个字时,她心里一顿,一丝疑惑涌上心头。



    徐远这时候突然打电话过来,究竟有什么事?



    安浅眉头微蹙,想到和他已经没什么关系,而且徐远和顾景辰身上的病毒并没有什么关系,便挂断了电话。毕竟,她曾经和徐远相爱过。如今各自都有了另一半,也没有必要再联系。



    看向屏幕的时候,桌面上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本来心里就被一堆事干扰,徐远又突然不停打电话过来。心里突然涌起一丝烦躁,她拿起手机,干脆直接调了静音。放下手机,不再去管。



    重新看着网页上的一些医学报告时,脑子里思绪又不集中。



    手机调了静音,万一重要电话打进来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便低眸再次拿起手机,看见未接电话时,却惊讶地发现,通话记录显示的是徐远二十几遍未接电话!



    她深吸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屏幕再次闪现徐远来电。



    安浅顿住一秒后,便直接把徐远拉去了手机通讯黑名单,一下子便清静许多。



    手机再次取消静音后,她便再次看向满是医学报告扫描件的电脑屏幕,她突然觉得脑子里有些片刻的空白。莫名又想到安冉要给顾景辰进行心理指导的事情,又突然闪现出上次在医院内,安冉伸手想对顾景辰做些什么的画面。心里顿时有种无比的膈应和不安。



    以顾景辰目前的状态,还不需要隔离,更不需要安冉给他进行心理辅导。可是,想到前几天他都突然晕倒。原本有些放松的心,又再次题了起来。



    她垂眸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想了想,还是拿起手机,给司澜打了个电话。



    台面上手机清脆的铃声响起,他放下了手里的动物标本,慢条斯理的摘下双手的手套。拿起手机,看见屏幕上“安浅“两个字时,他狭长的眼眸眯了眯。毫不犹豫的接通了电话。



    似乎知道安浅打电话过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找他一般,接听了电话之后,他便声音低沉的开口“小浅,怎么了?“



    “司澜,我想知道……景辰站在的状况,还可以继续稳定多久?“安浅手指紧握,双眸盯着书桌某一处。



    其实她心里更想知道的是,司澜手里调制的解药,实验的怎么样了。



    见她打电话过来是为了这件事,他抬手修长白皙的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镜框,沉吟了几秒后,这才吐词清晰的说道:“大概还可以支持几个月,这种事说不准。几个月之间,他也会有一些小问题出现。“



    还没从司澜所说的几个月期限内缓冲过来,听见他说就连这几个月之间都会有小问题时,她便语气有些紧张的下意识问道:“什么样的小问题?“



    “近期他可能还会时不时的晕倒,头疼,还有经常疲惫。这些会慢慢损耗他的内脏,把他的健康缓缓掏空。“



    听到这里时,安浅只觉得心里一沉,原本,她不打算询问解药的事情的。可是现在听见司澜说的这些,她便忍不住问道:“司澜……你这边,解药有眉目了吗?“



    问完这话后,她便屏住呼吸,听着他的回答。直到听见电话那头,缓声说了句:“解药还没有弄出来……“



    虽然明知道他肯定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好,可亲耳听见他这样说后,她心里还是有些怅然的叹了口气,伴随着浓重的失落和担忧。



    司澜走到实验台另一处,端起一瓶药,透过咖啡色的玻璃瓶,隐约看见里面白色药丸时,他继续说道:“不过……我弄出来一种处方药,他病发的时候吃一颗,可以缓解病毒的继续入侵,也可以缓解疼痛。“



    安浅原本心里对于这件事已经没有太多期待,听见司澜这样说时,顿时觉得心下一松,正打算开口说话,却听见电话那头他淡淡的声音继续传来:“不过……不到万不得已,最好别吃这种药。对身体副作用非常大,但总比让他继续发作好。“



    在听见这句话后,安浅原本放松的心顿时再次提了起来。心里带着一丝担忧,却还是没能说些什么。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最终,还是安浅首先开口,“我现在就过来找你拿药。“



    挂断电话后,她握着手机起身朝着房间内走去。



    快步走到房间沙发区域,她蹲下来打开最底下的抽屉,拿出一本黑色笔记本,翻开后,拿出里面一张支票。



    虽然母亲向来对她不算太好,但安家,在花销上,对自己还是从没有小气过。



    毕竟,更大的原因,是做为安家的脸面问题。她如果过于寒酸,对于安家来说,也是说出去不好听的。



    拿着支票,她打开门快步走出房间,走的太急,一下子就撞入一个宽阔的胸膛。



    熟悉的清冽气息席卷全身,还透着淡淡的烟草气息。肩膀被他结实的手臂稳稳的扶住,她没来得及抬头,头顶便传来他低沉好听,却明显带着一丝不悦的声音:“突然这么着急,是要去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